霜若泠

佛系写手

【刀剑乱舞乙女向】【压切婶】相信

现代

女主曾暗恋一期一振,女主三日月宗近双生子

不是谈恋爱

不是很甜

有一点三日鹤

私设有些多

无逻辑,OOC

没问题的话就接着看吧

三日月凉人如其名,身体偏凉,每到冬天,她就会抱着自家老公长谷部各种取暖。“长谷部,我感觉我快被你养废了”缩在长谷部怀里的凉又缩的更严实开口。

长谷部听后抱紧凉笑笑开口“反正我养你就好”,继续敲着笔记本进行工作。

凉在他怀里打着哈欠闭起了眼睛,困意又涌了上来。

“凉,你电话响了”长谷部摇了摇她宠溺的开口。

“你接不一样的么?”凉闭着眼睛撒娇,声音还带着鼻音。

“你哥的”长谷部有些无奈。

“你接你接”凉偏过头不理他。

等长谷部接完电话,凉准备好听过滤后的内容时,却发现,长谷部沉默着。“怎么了?”凉坐起身看着长谷部,“很严重的事情?”

“相叶郁被一期一振接回国了”长谷部思考了一下,觉得还是直接说明比较好。

“哦。以一期一振的性格确实应该会这么做。”凉很淡定的评价着,“与我有什么关系么?”她知道三日月宗近特意打电话过来肯定不会为了这个所有人都能猜到结果的事情,“还是相叶郁和谁说了什么?”

“说当年她离开一期一振是三日月凉的胁迫,并且这次舆论的造势,粟田口家起了作用。”长谷部微微叹了口气知道瞒不过她。

“这样啊。”凉又缩了回去,一脸无所畏惧,“让他们说去吧。有些事既然那位相叶桑想闹大我也无所谓。倒是宗近兄长在欧洲旅游还帮我关注这些消息还真是,真的不是鹤丸想搞事才让宗近兄长打电话给我么?”

粟田口家长子一期一振要办订婚宴的消息不日便传开了,上层社会近乎人手一份请帖,缺偏偏少了三条家三日月凉那份。小狐丸知道后,担心自家妹妹受刺激跑去看望凉,结果看到凉窝在沙发上(其实原本窝在长谷部怀里),吃着乌冬面,看到小狐丸来了,还让长谷部又去弄了一盘油豆腐,很是自在。

“你也太淡定了吧。”小狐丸有些无奈。

“哥,长谷部去还能不带女伴啊。”凉笑眯眯的开口,像极了三日月宗近,不愧是双生子。

所以,当在长谷部桌子上看到请柬时,凉很平静,抱紧长谷部,“长谷部,我们一起去吧。”

三日月凉很漂亮,一期一振都知道。但当三日月凉挽着长谷部出现在宴会上时,一期一振还是被晃了眼,毕竟当年郁走后,陪了自己那么久,不过,从郁口中知晓离开自己的原因后,一期一振便再也不会被感动。

“一期君,相叶桑,订婚快乐。”长谷部礼节式的问候、

压切长谷部,左文字家的养子,没人能想到,这样的存在也能成为左文字家族集团的第三董事,有人曾在公开场合问及左文字大哥现任董事长江雪左文字的想法,只得到一句,这是他应得的。

“一期哥,这是我的贺礼。”凉笑着开口,无视相叶郁。

凉清楚的明白,自己的请柬粟田口是制作了的,只是,为什么没送到她手上,相叶郁,功不可没。

看着相叶郁有些崩坏的脸色,凉笑着对长谷部开口,“听今剑说,髭切和膝丸也回国参加了这次宴会,我能去找他们么?顺便问问宗近兄长和鹤丸在欧洲玩的情况。我看推特,他们遇到过。”

“好。”长谷部温柔的笑着开口。二人便去了别处。

回到家,便拨通了小狐丸的电话,“上次说的事可以开始了,资料我已经传过去了。”

结束了简单的通话,三日月凉习惯性的抱住长谷部,闷闷开口,“你会瞧不起我么?”

“把一切说清楚,没什么不好,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么相信你。”长谷部摸摸她头发开口,“这次的事情结束,我们去度假吧,冬天真的太冷了。”

“好。”三日月凉抱着他,心安的开口。

当年一期一振突然取消订婚,还公开表示,永远也不会原谅三日月凉所做的一切,自己不会再被欺骗。那时的凉,除了家人,被众人唾弃。也将自己在三条集团的工作转交给三日月宗近,打算一个人去爬富士山,却在山脚下遇到压切长谷部。那时的他还只是在试着参与企业管理。

“你怎么会在?”凉呆呆的开口。

“想爬山,所以在啊。”压切长谷部笑着开口,“三日月凉,我相信你。”

相信你没做过威胁相叶郁的事情,相信你只想把自己的爱都交给那个叫做一期一振的男人,只可惜,那个男人看不见。

一路上三日月凉和压切长谷部聊了很多,最后,三日月凉说了谢谢,“长谷部,谢谢你相信我。虽然我们平时只有工作的时候有交流。”

“我只是觉得,连合作方衣服可能没带够,会特意去买衣服的人,不会不珍惜自己爱的人的心情。”长谷部笑着开口。

“其实我那次买衣服只是想偷懒开溜。”三日月凉轻快的说着。然后,是许久的沉默,“失望了?”凉搞怪的问道。

“你终于笑了。”长谷部仿若长叹了一口气,轻松了许多。

回到家后,石切丸兄长说左文字家想联姻,对象是压切长谷部,凉想着长谷部陪她的那段时光,说了句,“可以试试。”

然后一试便是四年,在相叶郁走后的第三年,一期一振悔婚后的第二年,俩人结婚了。很简单,就两家的家人在一起,举行了婚礼。当时有人知晓问原因。凉调侃道,“一年前的事情,闹得太大了,还是简单点不容易出意外。”

就这样风平浪静三年,直到现在。三日月凉第二天起床看到消息的时候,知道自己哥哥这次是真的没打算轻饶。四年前的那次加上现在,多年的怨气终于可以解决,虽然凉觉得自家兄长就是护犊子中。

下午两点,在当年那个一期一振宣布解除婚约的那个会场,三日月凉和长谷部出席了新闻发布会。

“首先感谢各位媒体朋友的到来。”看着石切丸难得严肃的开口,“这次邀请各位媒体朋友到来是为了说明近日来相叶桑在各大公开场合的说辞的准确性,真实性。”

“恩,我觉得听我说不如听录音来的直接对吧?”三日月凉笑嘻嘻的开口。点开了录音。

“相叶桑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么?”听着六年前的三日月凉的声音,还是有些脆生生的,没有如今沉稳。怪不得会被冤枉。凉想着,当年的自己确实雷厉风行啊。

“是关于一期一振的事情,三日月小姐你喜欢他吧?要不要和我做个交易昵?”相叶郁的声音和现在一样温柔,但录音中多了一些矫揉做作。

“我不觉得我喜欢一期一振这件事是可以拿来做交易的,一期一振也不是你能拿来交易的砝码。”凉觉得有些可笑,拒绝的很干脆。

“我可以离开他,但前提是你让我去英国留学”相叶郁仿若没听见般开口,“我便会自动消失。”

“请不要自说自话,如果一期哥真的想和你在一起我不会阻挠,所以用不着来我这说这些话。”相叶郁有些无奈的打断。

“如果你不答应我,我还会和其他人以一期一振做砝码进行交易。三日月小姐,你确定要让一期一振承担风险?”相叶郁有些阴沉的说到。

“相叶郁,你不要太过分。”凉有些咬牙切齿。

“所以,三日月小姐自己考虑清楚,是让我消失还是继续看着我拿着一期一振做交易。”相叶郁笑着开口。

录音结束了,很多事都该结束了。

有人问过凉,为什么四年前一期一振悔婚的时候不说,“因为我爱他。”凉笑着开口,因为爱他所以不想破坏他心中的美好的记忆,因为爱他,所以,会去想去相叶郁会改变。会想着,也许相叶郁改变后一切都会变好。一期一振可以幸福。可是,相叶郁回来 ,又再次伤害了凉。

有人有问过凉,为什么现在开口说了,凉握住长谷部的手笑着开口,“我已经被她破坏了一次幸福,现在,即使,只是干扰我也不会原谅。”

凉又开始在长谷部怀里怠惰,她真的开始不去管一期一振,相叶郁了,她只要抱着长谷部就好。

“呐,长谷部,你不吃醋么?我曾经那么爱他。”凉看着自家老公的眼睛问道。

“然而他不信你,所以他只拥有你的爱三年。”长谷部习惯性捏了捏她脸。

“那你昵?”凉抓住他的手。

“我比起你做过什么,我更想知道,你做完后会不会开心。”长谷部认真的开口,“从第一次见你我就相信你,因为,你的眼睛里有我。”

凉也许永远也不会知道,作为左文字的养子,很多人在工作人甚至都不屑于去看压切长谷部,只有三日月凉,在每次和他说话的是会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笑着。那一刻,长谷部就决定,无论别人如何评价,不是凉自己亲口承认的,就不是真的。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