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若泠

佛系写手

【小狐婶】上邪

OOC

涉及一些暗黑本丸

私设如山

有一些替身梗

不要问我为什么又是鹤球是近侍,因为他好看啊,看起来就像欧洲人这种事我才不会说

然后就是虐

“小狐,可以去趟远征么?我有些想要的东西,就麻烦你帮我带回来咯。”婶婶笑着开口,看起来与往日无异。

“那小狐我可就得努力了啊。”小狐丸揉揉婶婶的头发开口,“不过你最近身体不太好,可要好好照顾自己。”

看到小狐离开本丸的身影,婶婶的仿若松了一口气,轻声开口,“鹤丸,让三日月过来,我有事要说。”

“你一个人回屋没事吧。”鹤球有些担心的开口。

“所以阿鲁基喊我来了啊。”烛台切扶住了婶婶。

很快,三日月,鹤丸,烛台切,和婶婶都出现在了审神者的房间。婶婶看了看鹤丸和烛台切,点了点头,行了个大礼,尽可能已平静的语气的口,“三日月宗近,我有事拜托你。”

“哦呀,阿鲁基行如此大礼还说有事拜托我这个老人家,看来事情很严重啊。”三日月虽然还笑着,但眼神却变得凝重。

“我接下来离开本丸,可能不会再回来。”婶婶起身看着三日月的眼睛开口。

“阿鲁基是要背叛么?”三日月开玩笑的说到,看了看鹤丸和烛台切,知晓事情可能无法改变。

“这点还请三日月放心,只要我还活着,即使我在现世,本丸的灵力也不会断。”婶婶微笑的说着。

“所以阿鲁基身上发生的事情比死更无法改变么?”三日月不解。

“不是无法改变,而是不想。”婶婶喝了一口西柚汁,“我怀孕了,是小狐丸的。”

一贯风轻云淡的三日月瞳孔一瞬间紧缩,“这还真有些吓到我了。”

“正常情况下,审神者和付丧神是无法孕育后代的。但是,还记得我来这个本丸最开始的模样么?”婶婶的一句话让在场的刀剑陷入回忆。

这个本丸本是审神者同父异母的姐姐的,那个女人,开设了寝当番,每个符合她审美的刀剑都进行了各种羞耻的对待,而不符合她的审美的,则被派去战场,直到碎刀,小狐丸是一柄美丽的刀剑,也是前任曾经最喜欢的刀剑,直到有一天,前任抛弃了他,并且当着小狐丸的面和其他刀一起纵情声色。那是小狐丸暗堕的开始,后来,小狐丸被派去出阵,一次次受伤……知道某一天,小狐丸出阵回来。

“姐姐大人,看来你玩的很开心啊。”一个不屑的声音从审神者房间传出来。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里?”那是前任审神者有些颤抖的恐惧的声音。

“还不是你的作为让时之政府找到了我。”那个女生很是平静,“家族的脸面可都是被你丢尽了,不过,你的作为连人都不配,不是么?”女生歪着头笑道。手指在嘴边比了个闭嘴的动作。

这是小狐与婶婶的第一次见面。

接下来,婶婶接任了前任,成为了本丸新主人。替刀剑治疗,使本丸渐渐恢复正常。唯独小狐丸,暗堕的程度没有一丝减缓。

“因为阿鲁基样貌太像那个女人了啊。”清光看着自家有些郁闷的阿鲁基摸摸头猜测道。

“并且可能因为是姐妹吧,可能身上的气味也许小狐丸闻起来很像。”三日月喝着茶开玩笑着掺和着。

审神者无奈的纠结。一天夜里,小狐丸不知道被谁灌了酒,可能就是三日月说的那样,顺着气味,小狐丸爬进了审神者的房间。审神者本能的想挣扎,但是听到小狐丸那句,“为什么要抛弃我?”心软了,就让小狐丸抱着睡了一夜。

第二天起床,审神者发现,小狐丸暗堕气息减弱了。于是,审神者做了一个决定,让小狐做陪在自己身边。直到有一次,小狐丸不知道被作为近侍鹤丸恶作剧喂了什么,缠着审神者要办事时,审神者生气了,“小狐丸,我不是她。”那是她第一次生气,她跑去找三日月管好小狐丸,三日月却说,“阿鲁基难道不是嫉妒她么?即使消失这么久,小狐丸的眼中只有那个女人,却没有阿鲁基。”

小狐丸也因为这件事搬回了三条派的房间。却发现,“因为阿鲁基不在么?”三日月看着睡不着的小狐丸开口。

接下来一切顺理成章,小狐丸又搬了回去,但,却一直没到下一步。

然而两个月前,小狐丸又喝多了,然后,该做的都做了,但那个时候,小狐丸的身上还有一丝暗堕气息。

“所以,因为,这孩子是在暗堕期间怀上的。他会污染甚至反噬母体的灵力。”婶婶一句话拉回了众人的回忆,“同样也是因为在暗堕期间存在灵力不稳定,我才会有这个孩子。”

三日月明白了,若不是因为暗堕,不会有孩子,同时,这个孩子有暗堕气息,所以,阿鲁基必须离开本丸去治疗。

“我知道了,我会和小狐丸说明的。”三日月难得认真开口。

“不能告诉他真相啊,他知道的话不会同意我去冒这个风险的。”婶婶有些悲伤的开口,但是却很坚定,“不过,一期那里就得麻烦你了,短刀们我有些不放心,一期如果知道原因的话,应该不会让短刀们出事的。”

三日月知晓后离开了审神者的房间。审神者身子往后倒去,鹤丸连忙扶住了她,“鹤球,不要这么担心的目光看着我啊,感觉我快要死掉的感觉很不好。”婶婶看着鹤球担心的金色双眸笑着开口,“等我把孩子生下来,我们还要一起搞事昵,我觉得我可以在本丸里面弄个鬼屋啊之类,一定会吓到很多刀昵。”

“好,我等你回来搞事。”鹤球也笑着。

“光酱,我想吃牡丹饼,等我回现世就再也吃不到光酱做的食物了,现世的那些人做饭都没光酱好吃。并且,替我好好和长谷部解释,我就这么走了,我怕他跳刀解池”婶婶还在开玩笑。

看着烛台切去厨房做点心的身影,审神者向鹤丸也行了个大礼,“这么长的日子,麻烦你了。”

然后,便随着狐之助离开了本丸。

鹤丸国永第一次觉得如此悲伤,审神者来时,正是鹤丸被前任妄图强迫自己就范的时候,婶婶就那样出现,甩了那个女人一个响亮的耳光,然后不屑的开口,等那个女人走后,被她温柔的修复与对待。

小狐丸远征回来时,没有人告诉他,只有三日月开口,“审神者在现世有婚约,为了家族,决定结婚了。”这是阿鲁基让三日月告诉小狐丸的说辞。

小狐丸并没有众人想象中的崩溃,而是异常平静的开口,“这样啊,也就是说她还会回来的对么?”

“大概吧。”三日月有些惊讶小狐丸的敏锐,语气如旧的开口。

接下来的日子如往日一样,灵力并没有消失,直到八个月后的一天,灵力突然开始不稳定。

“阿鲁基她……”被鹤球拉过来的三日月有些担心的开口。

“可能只是这一段时间,听药研说,女主分娩时很痛的。”一期一振安慰着大家。

但看着这灵力的爆发程度,他们很清楚的明白,阿鲁基凶多吉少。两天后灵力恢复了正常,但,刀剑们清楚的明白,灵力不再是他们阿鲁基的了。

不久时之政府的工作人员,便抱着一个婴儿出现在本丸,和小狐丸一样的发色和瞳色,“三日月,阿鲁基到底?”小狐丸有些不敢相信。

“这就是真相。”三日月看着婴儿了然开口。

“你们都知道?”小狐丸悲戚的开口,“鹤丸,烛台切,三日月?就我不知道?”

“阿鲁基她说,小狐丸虽然在现世只是个传说,但是,如果有这个孩子的话,那是不是可以证明,小狐丸真的存在过。”烛台切回忆着开口,“阿鲁基说这句话的时候真的很帅气昵。”

“小狐,人有很多类型,有的人会背叛,有的人会为了利益伤害他人,而我,只想守护好我拥有的一切,包括狐球对我的这份心情哦。”小狐丸抱着孩子,仿佛看到了,阿鲁基的笑容。

脑洞来源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