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若泠

佛系写手

【压切婶】呐,那你娶我吧 3

甜甜甜的压切婶

可能有些淡淡的忧伤

OOC

这是一个平淡却很温馨的故事

审神者有名字,后面会出来的

恩,那开始吧

审神者难得醒的很早,拉开门,看着屋外的雪景,“长谷部,你醒了么?”她披着外衫,敲了敲近侍的房间。

“阿鲁基?”长谷部并不是很清醒的声音从屋内传出。

“你醒了话等会起来后可以让二姐…蜂须贺过来么?”确认了自己的记忆没有错误,审神者在门外说完回到自己的屋内。

昨晚因为工作到太晚,而鹤丸丝毫没有想回来的迹象,便让长谷部歇息在了近侍房间。本以为长谷部在身边会很安心,但是,昨晚被一种不安缠住,现在都萦绕心头,久久不能散去,被前主送人不安感无法保护那个男人的无力感,纵使已过千年,也依旧无法忘却么。果然,自己要看起来更可靠啊。

长谷部在床上睁着眼睛想了一会,昨晚梦中的他又一次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送人然后在本能寺之变时,没法陪在那个人身边保护他,那种无力感。然后阿鲁基的声音响起,让他在梦中醒来。阿鲁基?那个第一次见面就问自己要不要娶她,还说喜欢自己的女生么?她让自己喊蜂须贺过来么?果然,自己又一次被嫌弃了么?

长谷部从床上坐起,穿好衣服,看着那个紧闭的屋门,鞠了一个礼,便下去了。

“怎么想起来穿这身了?”蜂须贺看着那件巫女服有些疑惑。还记得阿鲁基因为穿的很随意被歌仙说不风雅的时候振振有词,“虽然你们喊我阿鲁基,但是你们都是有心的,我更想和你们做家人,亲人啊,再说,我不穿这身衣服你就不理我啊,凭一件衣服看人风不风雅,你才只是小格局的风雅,懂不懂?”

“只是觉得,或许对于他来说,可能我作为主人才会让他觉得刚安心吧。”审神者抚摸着衣服的纹路,眉眼中化不开的愁绪,究竟该怎么做才好呢?

“我懂了。”蜂须贺了然开口。

当鹤丸算好时间打算看好戏闯门而入之后,看到的却是自家审神者在蜂须贺的帮助下穿好了巫女服,“这还真是吓到我了啊。”鹤球回神过来,走到审神者面前,拉着审神者仔细看了看。

“鹤球,衣服会乱的啊喂。”审神者看着左瞅瞅右看看的鹤丸,有些无奈。

很好,这语气还是他家阿鲁基,鹤球点点头开口,“今天的队伍编制怎么安排。”

“在桌上。”审神者揉了揉鹤球身上的球球满足的开口。果然,毛茸茸赛高。

当审神者穿着巫女服和昨晚一样出现在餐桌边时,众人一致的低下头,安静的扒着饭。

“喂,怎么又这么安静啊,阿鲁基你怎么了啊,今天不是时之政府开会的的日子啊。”和泉守疑惑的开口。然后被发挥机动快速吃完饭的堀川带着一脸歉意的拖走,还伴随着,“堀川,我还没吃完啊~~~”

众人吃完饭,鹤丸摇了摇铃铛,“这是今天的远征和出阵名单,远征,一期一振,骨喰藤四郎,鲶尾藤四郎,江雪左文字,宗三左文字,小夜左文字,队长一期一振。远征地是关原。吃完午饭出发。出阵名单,我来看看啊,歌仙兼定,山姥切国广,药研藤四郎,烛台切光忠,鹤丸国永,压切长谷部,队长,鹤丸国永。出阵地,本能寺。半个小时后出发。”鹤丸声音越来越微妙,观察到长谷部不自觉握紧的左手,脑中还在回想着那句,‘鹤丸国永,等会吃完早饭,你带第一部队去趟本能寺,如果,长谷部想回到那个人身边,你不用拦着,因为,那也是长谷部的忠义啊。’阿鲁基,你到底想干嘛。

第一部队整理好准备好出发时,审神者从房内出来,喊住了长谷部,“长谷部,这是御守,你记得带好,我无法和你们一起上战场,但比起胜利,我更希望你们完好的归来,这里,纵使还无法被你认可为最好的安身之处,但是,我会一直等你。”审神者把御守给他挂在脖子上,认真的开口。

“ 遵从主的意愿。”长谷部握紧的左手渐渐松开,整个人也放松下来,可是,语气却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