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若泠

佛系写手

【压切婶】呐,那你娶我吧 4

OOC

在战扩E4沟了几天就是进不到BOSS点的我

可能会透露一些审神者过往

鹤球只是陪着审神者走的太久了

还有崩了,崩了,崩了


看到出阵队伍走出本丸的大门,婶婶身体有些发软,她心中有一丝不安滑过,“你们怎么来了?”看到抬手稳住自己的太郎和有些担心的看着自己的石切丸,审神者笑着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变得很无力。

“阿鲁基身体一直偏寒。”石切丸给婶婶披上斗篷,“鹤丸说过每到冬天,阿鲁基都很喜欢和他抢斗篷。”

“因为他的斗篷看起来就很暖和啊,并且感觉毛乎乎的很软。”审神者不自觉的把自己缩在斗篷里面蹭蹭,一本满足。

看着一脸幸福的婶婶,太郎和石切丸的眸子却有些说不清的晦暗,但愿这个长谷部不会叛离伤害自家阿鲁基。

1582年6月21日,日本天正10年6月2日,刚刚进入夏日的傍晚还有着些许燥热,那天际落日的余晖在有心人的眼里更像晚上即将烧起的火焰。

看着长谷部有些失神的脸庞,鹤丸很少见的不易觉察的叹了一口气,轻笑出声,“布阵是否有破绽?难得的机会,想弄点奇袭呢。”

“嘛。”药研看着鹤丸和长谷部的神色,明白这次可能不那么容易完成任务了,“ 找到了找到了。突击吧!”便直接开始动手,剩下的事情等会在清算吧。

可是长谷部却发现自己无法动手,这是他自从被那个男人送走后,第一次距离织田信长这么近,梦中的火焰和天边的晚霞就这么融合了,他仿佛看到了那个那个男人的脸,不受控制的向本能寺奔去。

“长谷部!”药研喊道试图拦住她。

“长谷部!”审神者突然心口剧痛倒在地上,他看到了长谷部执意改变历史被鹤丸斩杀的情景。

“阿鲁基。”石切丸将婶婶扶到床榻边躺好,“怎么了?”

“没。”婶婶抬眼看了眼石切丸,轻声开口,“只是看到了幻想罢了,鹤丸怎么会……”可是那个在知道长谷部消失后绝望的将刀刺向鹤丸的人又是谁,鹤丸为什么没有躲昵?为什么那个时候鹤丸还是笑着的呢?

“其实。”石切丸有些迟疑的开口,“阿鲁基和鹤丸的关系感觉很微妙昵。”婶婶有些疑惑的看着石切丸。“不是恋人,却比恋人感觉更亲密?”石切丸笑着揉揉婶婶的头发。

“鹤丸国永,是亲人,也是我在最重要的人。”婶婶笑了笑安心的开口,“无法互相拥有,却可以祝福彼此,这更多的是一种羁绊,无论鹤球做了什么,我都会原谅他,因为,我相信。”就如同,他相信,无论他做了,审神者都会理解他一样。

鹤丸看着自己身上多出来伤口,和长谷部近乎涣散的双眸,“不错呢……让我吓到了……!”

“长谷部,你疯了么?”药研解决完他那边的敌人也赶过来制止道。

“药研。”长谷部看清了来人悲戚开口,“一直陪伴在织田信长的你,一定不会懂我这种宁愿烧毁在这里也不愿因为被送走逃过一劫的心情吧。”

“唰!”一柄刀无比犀利的刺了过去,“所以你就沉湎在自己的心情里面而枉顾其他人么,压切长谷部,你还真是自私又懦弱丝毫都不帅气。”烛台切的眼中晦涩难分,如果又一次,阿鲁基还能再挺过去一次么?

“其他人?”长谷部艰难的重复着。

“药研,光酱。”鹤丸收起刀笑着开口,“阿鲁基说如果长谷部真的想要回到织田信长身边让我们不要拦着。”鹤丸知道自己笑的应该比哭还难看,他冲到长谷部身边,拽过御守,“长谷部,你说药研不懂你的心情,可是你又会体会到阿鲁基宁愿承担因为你改变历史带来的后果,自己会会灵力反噬痛苦万分直至死去,因为纵容你改变历史而使现世产生变化背上骂名,只为了实现你的愿望的心情么?因为织田信长辜负了你,你就要伤害你现在的主人对么?压切长谷部,你口口声声说着忠义,却连现在唯一可以做到的忠义之事都做不好。”鹤丸越说越愤怒,他不想那个人再哭了。如果,即使长谷部知道一切,还选择改变历史,他不会阻拦,他会回去陪着阿鲁基,面对一切。

听着鹤丸的话语,看着药研烛台切时刻准备动手的刀,他想起了出发时阿鲁基替他带好御守对他说,“我会等你回来。”那言语中的期望与真诚,是他不曾从那位大人获得的。

或许,他可以从这位主人身边获得解脱与新生,他突然,想去相信,真的有人,会珍视自己。



我觉得,恩,长谷部只是不敢去相信,有人会因他欢喜,会为他付出一切吧。其实,他很自卑,总觉得,自己不够好,总觉得,如果可以救出织田信长那个男人就会认可自己。纠结的长谷部,快让婶婶好好疼你。还有就是,虽然阿鲁基捅了鹤球,但是没有下狠心捅要害,只是皮外伤啊,捅完就后悔了,后面会交代的。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