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若泠

佛系写手

【压切婶】呐,那你娶我吧 5

会甜的

这几章在埋线

感觉设定越想越多,一点都不傻白甜

OOC

虽然鹤丸出场很多,但是他和婶婶不是爱情!!!!



夕阳下积雪的庭院格外耀眼,灵力波动已经很少的审神者起身倚靠在门边,身上披着白色的外褂,黑色的长发散落在肩侧,“石切丸,看来他选了我,可是,为什么,我感受不到喜悦昵?”

“因为选择不是一件快乐的事情。我待在神社很久了,看过很多人类,选择的结果多是自己觉得正确,却不是真正的心中所想。”石切丸坐在一侧静静地陪着她,虽然有些心疼婶婶,但是,至少,一时阿鲁基还不会再出事了,虽然过往的历史中,自己一直是可以治愈疾病的御神刀,但是,却无法阻止阿鲁基的命运。

“看来,那个男人,真的很重要昵。”婶婶看着渐渐渐消失的落日轻叹出声,“他们快回来了。这幅模样可不能让鹤球和光酱看见啊,可以帮我喊下清光么?”

看着石切丸不放心自己离去的身影走远,审神者突然的咳出了声音,“这还真是狼狈啊。”看着手中的血喃喃出声。

门口金光刺痛了婶婶的眼睛,出阵队伍回来了,鹤丸的斗篷被血染红,虽然眼睛还有些不适,但是却还是下意识的冲了过去,“鹤球,你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牵过鹤球的手就拼命输入灵力。

“吓到你了吧。”鹤球还是那幅笑容,“我把他带回来了咯。”鹤球把长谷部推到审神者身前。一股浓厚的血腥味瞬间笼罩了审神者,“光酱,发生了什么?”审神者慌忙询问。

“嘛。”烛台切挠了挠脸。

“大将,这些事情等下鹤丸会和i进行详细的汇报的,还是先手入吧。”药研冷静的声音传来。

“对,先手入,等会你给我好好交代。”审神者捞过鹤丸和长谷部拖走了。鹤丸无奈的笑了笑,就顺势跟着婶婶走了。长谷部等反应过来,已经被婶婶拖了好几米,也赶忙自己起身走路。

到了手入室,先把鹤丸扔到床上,输入灵力,直接拍了一张加速符。然后在开始治疗长谷部,许是审神者的灵力太温暖柔和,等审神者帮长谷部治疗好,长谷部已经睡着了。

“睡的真安稳。”看了看长谷部的睡眼,审神者感慨道,“鹤丸,你先回去吧,我给长谷部抱床被子来也就去休息了。”

被治疗好的鹤丸迷迷糊糊的点点头,便出去了手入室。等鹤丸半夜睡醒,想起来时,跑去手入室,“阿鲁基果然陪了一夜啊。”鹤丸看了看阿鲁基与长谷部牵着的手意料之中的开口。

“长谷部,好像很容易做噩梦,可能被前主抛弃记忆太深刻了。”阿鲁基倒是猜到鹤球半夜会出现似得平静的开口,“鹤球,你究竟陪了多久啊,我一直清楚的明白他是我第一振长谷部,昨日却发现,我好像丢了什么。”

“是么?”鹤球的语气和脸色并没有任何不同,“自从你当审神者以来,我就一直陪着你啊。阿鲁基,是不是把梦境当做现实了?”

“可能吧。”见问不出什么,阿鲁基也就放弃了。

“阿鲁基不好奇为什么我和长谷部受了那么重的伤么?”鹤球看着自家阿鲁基有些不甘心的模样,心中泛起一阵苦涩,但语气还是很轻快。

“猜得到啊。”婶婶嘟哝开口,“你俩肯定打了一架对吧?”

“那为什么不说我昵?”鹤丸笑了,还好,阿鲁基还是很信任他,即使他把长谷部扁了一顿,阿鲁基还是相信他。

“男孩子么,打架不是很正常,并且,至少,现在的长谷部,比起一直陪着我的鹤丸国永,我更愿意相信护着我的是鹤丸,但是,我也不会怪因为织田信长而把我家鹤球打的这么重浪费了我这么多资源的长谷部。”婶婶最后几个字不自觉的加了重音,“长谷部桑~偷听开心么?”婶婶笑着盯着长谷部。

“为什么不怪我?”长谷部被点名后呆呆的开口。

“因为我喜欢你啊。”婶婶拿着手入的棉棒又在长谷部身上戳着,“长谷部的身材真好啊,对吧,鹤球?”

“是的啊,穿衣显瘦,脱衣有肉。”鹤丸用着从婶婶那学来的形容夸赞到顺便帮阿鲁基制住长谷部。

知道长谷部被说得脸红的不知所措,“因为你是我的刀,你会动摇,我只会觉得,是我不如那个男人罢了。”婶婶收好手入材料,认真的看着长谷部。可是审神者站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脚很疼痛。

“阿鲁基你的脚?!”长谷部看过去发现审神者白色的袜套上沾着泥泞。

“啊,忘穿鞋了。”婶婶看了一眼恍然大悟。

“阿鲁基,你为什么不穿鞋?”鹤丸的语气透露着一丝危险。

“你们伤的那么重,我就直接跑出去了,那还记得穿鞋,看来是冻伤了啊,明天得去找药研。”婶婶倒是很淡定。

“你就这么不在乎自己么?”鹤丸拉过婶婶的手,有些情绪愤怒的开口。

“我不过只是一位有灵力的凡人罢了。”婶婶席地坐下,“长谷部,你出去我房间帮我把鞋袜取来好么?”

长谷部看看审神者恍若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神情和鹤丸阴沉的脸色,应了一声便跑了出去。

“鹤丸,今天出阵的发生的事情,你不说,我也可以猜的很清楚,我相信你是真的希望我可以解脱,但是,强求的得来的忠心有何来快乐,不如放他走。”审神者微不可差察的叹了一口气,即使现在只是坐在地上,也和平时处理正事时一样平静,“生与死,你存在了千年,还看不懂么?”

“可是那不是历史真正的长谷部,他和我一样,只不过的复制品,继承了本体的记忆罢了。”鹤丸苦笑着开口。

鹤丸永远记得,那个时候情景,那抹红色挥之不去,可是,即使这样,审神者还是执迷不悟,又一次。还记得与婶婶初遇的场景,“鹤丸国永啊,好漂亮啊。”“鹤,可是非常忠贞的啊,你会一直陪着我啊”“你会陪着我吧?”“你好,我是你的阿鲁基。”……怎么这么多重叠的记忆,到底那一次才是真实,原来连自己也……

“鹤球,你怎么了?”审神者看着捂着头的鹤丸,站起来担心的开口。但是却无法站稳,鹤丸压抑着头疼扶住了婶婶,“阿鲁基,是我一直陪着你的,你只拥有过一振鹤丸国永,对么?”

“对,我只有你这一振鹤丸国永。”审神者紧紧抓住鹤丸坚定开口。

“阿鲁基,你可以笑一下么?”鹤丸虚弱的的笑着开口。

审神者思索了一下,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鹤丸看到那个笑容和记忆中那个笑容渐渐重叠了。便安心的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鹤丸怎么了?”长谷部拿东西回来看着倒在地上的鹤丸开口询问。

“大概是累了吧。”审神者敷衍道,“长谷部,你把他搬到床上吧。”但看鹤丸的眼神却多了意思莫名的意味,可能,一切都是真的,是记忆错乱了,但是,确实要考虑其他可能性啊。

长谷部安排好了鹤丸便在一旁站的,婶婶看着他,“做好决定了么?”

“是。”长谷部看着眼前的女子,语气变得坚定。

“扶我回房间吧,你今晚还睡在近侍房间,明早把鹤丸药研都早些喊过来。”审神者倚着长谷部站起来,语气无奈。




想了想,还是改了一下,但是,婶婶肯定明天还是会被药研骂。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