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若泠

佛系写手

【压切婶】呐,那你娶我吧 6

看到长谷部极化后,果然我家长谷部有那么好

OOC

中间会虐,然后结局会甜的

审神者醒的很晚,睁眼时,药研坐在一旁看书,“药研?”审神者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的可怕,“你怎么在这?”头好痛,发生了什么?鹤丸昵?

看着揉着脑袋拼命想着发生了什么婶婶,药研的眸中不自觉的覆上一缕痛苦,“阿鲁基,你的脚不想废掉的话最好现在给我看下。”听到药研低沉的声音审神者不自觉缩成一团,用眼神偷瞄药研,必须得承认药研极化后更攻了,除了身高,一点也不像可爱的短刀。

“说教的事情等会再说。”无奈的看着审神者小心翼翼的样子,“让我看一下伤的情况,进行治疗才比较重要。”

药研高气压说教自己的场景并没有出现,审神者权衡下,还是把脚露了出来,看着药研认真上药包扎的眼神,“药研,你不生气么?”

“为什么生气?”药研眼皮都没抬一下,“别乱动,有点痒是正常的。”

“三天前去万屋偷吃雪糕,五天前和鹤丸一起扮鬼吓人。在三日月的抹茶里面加芥末,半夜去给和泉守编很多小辫子……”审神者扳着手指算到。

“那还记得你昨天做了什么么?”药研不经意的打断。

“昨天,长谷部和鹤丸去本能寺,两个人给我带了那个时代的点心,因为太激动,我没穿鞋就出门了。”审神者想了一下开口。

开始了。但是,有些事一定不能忘。因为忘了,就会……审神者的心中划过这样一句话,眼泪不自觉的落下,为什么这么痛苦昵?自己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么?

听到审神者的回答,药研没有纠正,只是眸中的悲痛更加浓厚。

“药研,我是不是忘了什么?”药研一言不发的样子让审神者觉得有些不对劲。

“大将,你觉得长谷部会离开么?”药研的声音有些闷闷的。

“如果是织田信长需要他的话,我想,他会的。”审神者认真的开口,“我觉得昨天他不会回来的,我在想象中,我觉得我可以接受,可是当他出现在门口的时候,我心里想的却是,去他的织田信长,我的刀怎么可以和别人跑掉。”

“唔,大将言辞又不风雅了。并且大将做了那么多好事啊。你说一期尼知道后会怎样昵?”药研绑好绷带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成果点头,“歌仙的话,抄书是肯定的了吧,不过,大将接下来一段时间都不怎么好走路,静静心也挺好的。”药研笑着说着恐怖的话。

“药研!药总!药研papa!不要告状啊!小的错了啊!!!”伴随着审神者的鬼哭狼嚎,药研不为所动的拎着药研走远。

“阿鲁基怎么了?”听到审神者的鬼哭狼嚎,去烛台切那里取来审神者早饭的长谷部和在外面偷听的鹤丸冲了进来。

“长谷部,你还是早些去找那位大人吧,你阿鲁基我命不久矣。”回想着药研走时留下的那个笑容,审神者已经绝望了。

“谁让你那么蠢的把那些事情做出来啊,要不今天去吧药研的药箱掉包咋样?”知道谈话内容的鹤丸但是无所畏惧。

“哦,但愿你还能活着。”审神者瞄了一眼折回来取东西的药研一脸冷漠。

看着药研和鹤丸进行的大逃杀,“长谷部,我们吃早饭吧。”审神者有些心累的开口。然后咬了一口长谷部递过来的饭团……强忍住吐出来的欲望,默念着在长谷部面前要保持形象,努力咽了下去,然后,面无表情的说道,“长谷部,把鹤丸压切掉吧,他已经是一废鹤了。”




饭团里面有啥,恩,可以自行推测。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