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若泠

佛系写手

【压切婶】呐 那你娶我吧 9

OOC

都会变好的

然后后。鹤三日鹤?谁攻谁受无所谓啦,幸福发糖就好。

看着屋外的雪花,看来灵力真的出了问题,安排出阵名单,审神者定下了和吃枣去阿津賀志山的日期。

“长谷部,你转过去。”审神者看了看出阵人员,拽拽长谷部。

长谷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是转过去,审神者走过去,踮着脚帮长谷部理了理背后的蝴蝶结,“长谷部蛮高的啊。”轻声感慨,然后靠着他背上,“平安的回来啊。”声音闷闷的传出。

“阿鲁基偏心哦~”乱拖长语气嬉笑。

“那把你从我这里顺走的小裙子全部还回来啊。”阿鲁基站直身子勾过乱的肩膀。

“该出发了。”一期温柔的拎走的乱,顺便揉了揉审神者的头发。

“恩,一期尼拜托啦。”审神者安心的开口。

看着出阵部队消失,审神者抱紧鹤丸,“鹤球啊,阿津賀志山有你老相好不会有事的吧。”一本正经的吐槽到。

“喂,你说清楚,我老相好?”鹤丸努力拍掉审神者的爪子。

“三日月啊。”审神者孜孜不倦的继续抱。

“哦,那个老流氓啊。”鹤丸有些无奈,“你被扒拉我了行不?”

“那是美人!美人懂不懂?美人做事那叫做幽默风趣。”审神者一本正经,“因为你看着就很暖啊,冬天沉迷鹤球的披风。”然后接着颓废在软乎乎的披风里面。

“阿鲁基,我一直想问你,你不是喜欢长谷部么?”鹤丸放弃了挣扎,把披风分给了审神者一半,两人并排坐着。

“对啊。”心满意足的审神者尽可能的缩在披风里面,然后一脸你问这问题你是白痴么的眼神看着鹤丸。

“那你应该知道,我们这种千年老刀是很注意传统的,你这么和我亲热,还有夸别的刀漂亮长谷部可能会不开心的哦。”鹤丸一本正经洋洋得意的开口。

“哦。”审神者用一脸鹤丸你是坏掉了么眼神,“鹤丸国永,和我说传统啊,那是不是有了肌肤之亲我就得嫁啊?”审神者戳戳鹤丸的腰,“你娶么?”

“我有相好好不好?”鹤丸一脸惊恐的跑开。

“反正我锻不出来也捞不到三日月,对吧?”审神者笑眯眯。

“所以说,大将,你今天的工作做好了么?至于鹤丸国永调戏大将嘛,我想我的弟弟很乐意和鹤丸手合的。”药研的声音默默穿来。审神者立马爬起来往房间奔去,“药总我错啦!!!”

所以长谷部回来再手入室看到了在修复且没有加速符的鹤丸,23h。这就是后话啦。

审神者麻溜的在药研的监督下开始工作,极化的药研好可怕,审神者一边工作一边后悔把药研极化。

“大将,我不会乱说的。”药研声音低沉却温和,“但是阿大将,至少要保证自己看起来没问题我才能瞒得住啊。”

“药研,对不起。”审神者依旧在处理公文。

“大将的灵力的情况不允许你再次受伤,但是阿津賀志山又必须去。”药研思索着,“不然吃枣的疑惑大将是无法打消的,虽然阿津賀志山确实有些问题,但主要问题还是那里……”药研压低了声音。

阿鲁基震惊的抬起头,“药研,你?”

“毕竟我是随身携带的短刀,并且,大将很相信我啊。”药研笑笑,“如果想去阿津賀志山并且不让别人发现你身体的异样,我会想办法的,大将这两天还是努力工作,正常休息比较好。”药研默默拿起审神者的手机,开始删东西。

长谷部出阵回来,就看到审神者扑倒自己怀里,“长谷部,药研他不是人(药总:我本来就不是人啊。。)。他把我助眠的东西给删了,我晚上要失眠啦。”

“那阿鲁基可以让长谷部陪着啊,我前两天看阿鲁基抱着长谷部谁的可香了。”深知自己弟弟目的的一期尼笑着开口。

一句话,让抱着的两人都成功僵硬,“呃,没事的,我是能睡着的,我会努力的。”审神者站出长谷部的怀抱生硬开口,然后一抬头,“长谷部,你那是什么表情啊啊啊啊啊”

“阿鲁基真的会睡不好么?”长谷部十分认真的开口。

“啊,可能会困难。”看着长谷部又认真又担心的表情,审神者挠挠眼神飘忽。

“如果我可以的,我会陪着阿鲁基直到阿鲁基入睡的。”长谷部,你为什么这么有干劲啊,审神者有些无力,鹤球,说好的传统昵?(鹤球表示,手入室好无聊啊。

“啊,那就拜托你了。”审神者的声音毫无气势。

“话说,长谷部陪着审神者入睡应该就会有肌肤之亲了吧。”鲶尾搞事的声音响起,“早上阿鲁基不是说有肌肤之亲阿鲁基就可以嫁了么?”

“哈?”审神者眉毛抽动。场面一度尴尬。

药研,于是大将这就可以嫁了,突然不爽

一期笑容僵住,我该不该说前几天他俩就在一起睡过了

长谷部,啥?阿鲁基嫁人?嫁谁?我么?樱吹雪

“该吃晚饭了。”咪酱及时救场。众人听到话后纷纷跑路,看着散去的背影,“我倒是想嫁,他倒是得愿意娶啊。”喃喃嘀咕了一句,然后看了一眼还呆在原地长谷部,伸出手,“长谷部,我们也过去吧。”

就如同当时她倒在地上,长谷部向她伸出了手一般。

审神者突然感觉心口一瞬间的刺痛,但还是冲着长谷部笑了,拉过了那位付丧神的手。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