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若泠

佛系写手

【压切婶】呐,那你娶我吧 10

54副本开启

战斗都是浮云

审神者的的伤势好的很快,没过几日,长谷部出阵回来便能看到审神者在本丸蹦来跑去了。

“长谷部回来了啊。”审神者看了一眼回来的部队,“长谷部,没受伤吧,休息半个小时,你继续带队出去。”完全不担心长谷部累着。

“谨遵主命。”长谷部单手放在胸干脆开口。

“这次没抢到誉啊,部部,多抢点好伐,这样你升级快。”审神者把长谷部的手扒了下来,伸手捏捏他脸。

“阿鲁基,我。。。”长谷部有些无奈,但是又不好拒绝。

“知道啦,不捏了,吃点点心补充下体力吧。”审神者把自己桌上吃了一半的点心推了过去。

“那个,阿鲁基,鹤丸昵?”长谷部扫视了一下房间开口。

“恩,你去开下左边的柜子。”审神者笑的神秘。长谷部虽然疑惑却还是打开了柜子,看到鹤丸在里面,两付丧神面面相觑。

“真的好像正室不在家丈夫找了小三然后正室又突然回来逮到小三的剧情啊。”审神者走过去看了看两刀,面无表情的吐槽。

“阿鲁基,按照剧情设定怎么的也是长谷部的是小三啊。”鹤丸从柜子蹦出了一脸不满。

“你那一脸明明是我先的的表情是什么鬼啊,狗血偶像剧看多了?”审神者回到原位吐槽,“我过两天去阿津賀志山,我还不想被你老相好打,所以说,乖乖继续处理公务吧。”审神者把公文扔了过去。

长谷部听到两人的对话默默缩小存在感,“把吃的带走吧,好好休息下。”审神者也没阻拦,就让长谷部离开了。

“你要带长谷部去阿津賀志山。”鹤丸看着拉门管好陈述。

“恩。”审神者恩了一声。

“我呢?”鹤丸似是随意的开口。

“鹤球,你在乱想什么啊。”审神者抬起头笑着开口,“药研和你这次都要和我一起的啊。”

鹤丸沉默了,药研么?不会轻易告诉自己原因的人啊。鹤丸知道不是阿津賀志山的灵力出了问题,但是为了掩饰真相,甚至直接把长谷部带在身边么,长谷部练度愈发高了,如果……自己还能制止么?

看着沉默不语的鹤丸,审神者想开口询问,却发现无法发出声音,有些事情已然改变,她和鹤丸之间都有了秘密。但是,她相信他,“鹤丸,我不会有事的,如果出事了,我也相信,鹤丸把我带回本丸。你是我唯一的近侍啊。”鹤丸看到审神者仍旧在看公文,仿佛是自己有了幻听一般,但是,他明明确确知道,审神者对他的信任从未改变。

阿津賀志山被审神者们称为疯人院。吃枣和审神者也来了很多了,“嘛,没想到你会带长谷部来。”吃枣看了看审神者的队伍编制笑嘻嘻。

“哦,那你还不是带鹤丸来了。”审神者径直路过吃枣,安静踏入战场。

“我靠,别随便开副本好吧。”吃枣嘴上抱怨道但是脸上却笑得可开心了。挥起刀就冲上去,“小要,你给我看好血啊喂。”

“哦,我是术士不是牧师好伐?”审神者边吐槽边用灵力控制 了几只溯行军使他们的行动变缓,然后让两家的鹤丸上去一通杀。

“啊,小要,你家长谷部才是牧师吧?”吃枣看了看审神者家的刀的站位十分无力。

“这叫骑士。”审神者默默用灵力聚成了一支箭像吃枣身后扔去,“长谷部,你去支援石切丸吧,他机动不太够,我这边药研也看着的昵。”

箭从吃枣耳边呼啸而过,吃枣却很淡定的歪了歪头,“啊,你这箭别又削掉我一撮头发。”审神者听完笑了笑即使投入战斗。

“靠,城管!!小要,说好的你脸白遇不到城管的昵?”吃枣骂道。

“万一有膝丸你不就是赚了么?”审神者看起来很淡定但手心已经开始冒着冷汗。

“你其实很担心长谷部吧 ,城管都是按照队里面练度最高的出对应的强度,我们这次好几个满级的。”吃枣杀到审神者身边轻声开口。审神者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

暗箭在所有人没注意到时候刺了过来,“唰!”一身蓝色狩衣付丧神打飞那把箭,“哈哈哈哈,小姑娘过来了啊。”

“三日月,你说好只在王点出现的设定昵?”审神者吐槽到。

“哈哈哈哈,那都是小事。”三日月默默腹诽,在他的地盘上让这位审神者出事了那振鹤丸不得和他决裂啊。

“咦,小要,你这里怎么有只爷爷,你不领回去么?”吃枣一脸好奇。

“恩,他是阿津賀志山所有三日月的合体?反正就是,他走了这地就没三日月了,而我有遇不到除他之外的三日月。”审神者思考了下开口,随便KO掉了最后一只溯行军,“鹤球他男人,阿津賀志山最近出现的问题,有些严重啊。”

“小姑娘还真是敏锐昵。”三日月笑容没有丝毫破绽。

“谈谈吧,各种事情,三日月。”审神者难得的放下身上所有的警惕,“你会愿意告诉我的吧。”

“不怕回不来么?”三日月似有若无的严肃问道。

审神者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你?”

“难得小姑娘带来朋友过来看望我这个老人家,先去的我的住处吧。”三日月笑意更浓了。

恩,谈什么,恩,真真假假的事情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