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若泠

佛系写手

【压切婶】呐,那你娶我吧 12

吃枣本体说我画风变了。。嗯,可能吧

OOC

各种意识流?

反正,很乱

夜静的让人发慌,没有人发出声音,吃枣将灵力注入长谷部的体内,长谷部却无意识的排斥着。

“呐,很疼么?”轻柔的声音在长谷部脑中响起。

“你是谁?”长谷部慌忙询问。

“一诺。”长谷部看到那个人影走过来坐到他身边,“你说过,意为,倾此一生,只此一诺。”

“我们见过?”长谷部想伸手抓住那道身影。

“我们相爱过,可惜,我和你都忘了,包括,一诺这个名字。”那个身影抱膝缩成一团。

“我不值得你如此喜爱,我不过是一柄被赐给连直属下臣都不是的不被人重视的刀。”长谷部想要安慰那个身影,却觉得自己早就没有资格。

“我会找到你的。”身影仿佛受了什么刺激一般,“我不会让你再说出这样妄自菲薄的话语。所以,请一定不要放弃。有人一直在等你。”

“恩。”长谷部想,最后那个身影应该笑了吧,原来也有人会因为自己而欢喜悲戚啊,还真是想要回报这份情感昵。

“三日月,什么情况?”吃枣看着看着小要和长谷部牵着的手闪动着灵力的光芒慌忙问道。

“看来,小姑娘还是用自己的力量打破了一切啊。”三日月看着并排躺着的两人眼中全是暖意。

长谷部的伤口伴随着审神者的灵力输入缓缓愈合,虽然一人一付丧神没有意识,但是却无比默契。

“我第一次见到灵力可以使用的如此美丽。”吃枣感叹道。

“因为小姑娘已经算是半个神了。”三日月笑着开口,“玉作家最成功的试验品么,还真是让老爷爷我惊讶了。”

“试验品是什么意思?”吃枣语气有些颤抖。

“玉作家只有灵力最强大的巫女才能继承玉作的姓氏,据老头子听说,三年前,上一任玉作,叛逃了。但家族内部已经没有灵力过于强大的巫女了所以选择对普通人进行试验。”三日月轻叹口气,是个比小姑娘还天真的孩子啊,事实,她究竟能承受多少昵。

“不可能,我家是世代守护这个世界的家族,不会做出这种事的。”吃枣反驳道。

“那边的付丧神,是叫压切长谷部吧,既然醒了有兴趣听老头子说些往事么?”三日月看了一眼床榻上的人,幽幽开口。

“阿鲁基她?”长谷部有些迟疑,但是,他需要有人告诉他答案。

“让她睡吧。”三日月有些心疼的看着小姑娘,“她等你太久了。”

三日月没有把说话的地方选择会客厅,而是选在院中的樱花树下,“看来你们会说很久。”烛台切端了些点心出来。

“咪酱我们先去歇息吧。”婶婶家的鹤丸笑嘻嘻的拉走烛台切。

“所以先从哪里说起昵?”三日月笑了笑,确认没有闲人之后语调轻快。但是,“长谷部又想知道什么?”目光认真,仿佛在确认长谷部的真意。

“全部。”长谷部坚定开口。

“那就先从小姑娘第一次拥有压切长谷部开始吧。”三日月看了看杯中茶。

三日月宗近被誉为天下五剑,所以,也是前几振被时之政府通过实验获得的,而在阿津賀志山的这振三日月宗近是在东京博物馆那振三日月的第一振复制体,所以他知道得阿津賀志山后来发生的很多事情。

那是审神者第多少次被随意治疗后丢到战场三日月记不清了,但是,他记得那个女生的眼神,不是恨意,而是求生的欲望。所以当审神者使压切长谷部现形时,三日月觉得理所应当,因为那种不甘心,那种想要证明自己的心情,太相似了。

可是,“你不会离开的我,对吧?”少女在打败一体时间溯行军后又一次不经意的开口。

“恩。”长谷部随意的应声,谁知道,这个人类会使用自己多久昵。他早就对人类失去了信心。

可是,为什么,当他看到倒在地上的少女时却没能忍住现形昵?即使这样眼中都不曾绝望的人死在这里太不值得了,大概,是这样。

“你饿么?”少女笑着开口,仿佛身处的地方不存在危险。

“你不怕么?”长谷部看着少女真诚的眼神,声音有些没底气。

“我不想死。”少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你是刀吧,你见过很多在死亡面前的恐惧,我觉得,真到那一刻,我也会恐惧,可是,现在一切都未知不是么?我们还有选择,那为什么不选择过得好点昵?”

“你不会死的。”长谷部闷闷开口,不知道为什么,他不希望少女死。或许,只是太久没见过活得如此坦然的人类了。

“长谷部,你不是爱上她了吧?”三日月的声音让正在给少女盖好坛子的长谷部手一抖,但很快还是整理好了毯子,拉着三日月走到远处。

“长谷部,你爱上她了。”三日月又说了一遍已陈述的语气开口。

“我不会爱上人类的。”长谷部语气坚决。

只是为什么自己会越来越多的挡住攻向少女的敌人昵?为什么自己会害怕少女受伤昵?

“我喜欢你。”一日,少女歼灭敌人,笑着向长谷部伸出了手,“所以,你喜欢我么?”

答案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只记得,后面的敌人十分强大,压切长谷部将自己的部分灵力化作耳坠戴在了少女的耳垂上,“如果,你动用这份力量就会死,你还会选择保护我么?”压切长谷部在战乱中给她带好耳坠。“我想我会的,因为我只有你了。”少女眉眼弯弯。仿佛拥有了世界上最宝贵的宝物。

时机渐渐成熟,时之政府要带走少女了,分开时“我叫一诺,你叫什么,到时候我真的成为审神者,我一定会召唤你的。所以,请你一定记得我。”

“压切长谷部。我会的。还有保护好自己。”长谷部看着少女离去感受到身上灵力的改变,笑了。如果,真的可以再见的话,我想我会告诉你,我喜欢你。

第一段回忆完。。。。

第二段,关于之前的鹤丸被捅。。。。

然后,恩,我好想快点完结啊,可是设定越写越多啊。。。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