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若泠

佛系写手

【压切婶】呐,那你娶我吧 13

我已经不知到题目和本文有啥关系了

鹤丸某种意义上是男主,却不是审神者的恋人,应该不矛盾吧。。。

OOC

大阪城挖的想死

好冷

各种OOC



第一段过往说完,夜晚很静,院中灯火灯芯燃烧的偶尔传出的“啪”的声音都格外清晰。

压切长谷部的双手无意识的紧紧握住,仿佛,想要抓住什么。他该相信么?究竟怎样做才是正确的?

“听说长谷部第一个出阵的地方是本能寺?”三日月看着似乎陷入困扰夫人付丧神开口,“当时我听鹤丸提起可真是下了一跳,但是,也觉得终于改变了。”三日月平静的喝着茶,“茶凉了,哈哈哈,我们还是回屋继续说吧。”

屋内,审神者的鹤丸并没有睡,看着进屋的众人,“啊呀呀,终于冻得受不了了么?”

“阿鲁基现在怎么样了?”长谷部慌忙的开口。

“睡的很安稳。”鹤丸的话语让长谷部安心了下来。看到长谷部放松下来的面容,鹤丸却很认真的开口问了一个长谷部无法回答的问题,“压切长谷部,你觉得你是本丸的第几振压切长谷部昵?”

鹤丸国永,审神者的最早的一批刀,他已经不记得陪着审神者重复多少次,本丸的刀换过多少轮了,他一遍遍的陪着审神者,看着审神者被修改记忆,再次轮回,自己却作为审神者的监视者,知道一切,陪伴着,什么都做不了。所以,他第一次见到三日月时候,他能感受刀,这振刀,和他一样,背负了太多。

至于药研,他不知道药研怎么再一次次的清洗下留下的,所以,药研总是一次次的发现审神者的灵力濒临危险线。

“鹤丸,有些事,别说了。”药研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至少结果是好的。”

“嘛,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就是我其实是政府派来监视审神者的,为了避免审神者纵容刀剑改变历史,之前的长谷部去本能寺,选择了背叛,然后被我抹杀了。”鹤丸仿若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般开口。

“所以,我把刀刃真的刺向过你,对么?”嘶哑的声音从房门边,审神者倚着房门艰难开口,长谷部连忙冲上前去陪在审神者身边。

鹤丸没有说话,审神者困难的支撑着自己的身体走向鹤丸,她拒绝了长谷部试图搀扶自己的动作,挪到了鹤丸身前,“鹤丸,你告诉我,我是不是捅伤了你,你告诉我。”她拽着鹤丸的衣领,努力寻找着伤口,鹤丸的肩侧,胸前,错综复杂的伤口刺痛了审神者的眼睛。鹤丸试图说些什么,却发现,什么都说不出口。只能扶住审神者,不让她倒下去。长谷部在一旁脸色晦涩不明。他试图宽慰什么,却觉得,若是一开始没遇到审神者,或许会更好。

“三日月,药研,你们也都知道对不对?”审神者近乎崩溃的开口问道。

审神者一直觉得即使锻不出长谷部,也没问题,因为她有鹤球,有药研,还有鹤球家的老相好三日月。可是,她突然觉得,自己或许不应该存在。每一次,她刺向鹤丸的时候的,鹤丸该有多疼啊,而三日月知道自己可能会伤到鹤丸却仍旧没有对她冷眼相待,真是温柔啊。

“小要,你冷静下!”吃枣一把拉过眼神开始涣散的审神者大声吼道。

“吃枣?你也骗了我对么?”审神者笑了,“但是无所谓啦,至少,你没受伤。鹤丸,我累了,扶我回去吧休息吧。”向往常一样,审神者依赖者鹤丸。

鹤丸感觉审神者有些不对劲,但是,也明白,若是拒绝,只会让审神者情绪更加不稳,便和往常一样走到审神者身边,扶住她。长谷部看着审神者也不自觉地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

却,鹤丸感觉自己的手被审神者抓住塞了什么东西,然后被审神者用力拽去,“鹤丸,对不起。”这时审神者倒在地上前在鹤丸耳际说的最后一句话。

“阿鲁基!”长谷部又一次没有抓住她。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