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若泠

佛系写手

【压切婶】呐,那你娶我吧 14

OOC

某种意义烂尾



“熟悉的天花板。”(此处为EVA借梗。)审神者睁开眼,语气平静。

“你还真是冷静,不想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么?”一侧穿西装的男子带着一丝嘲弄开口。

“至少我活着回来了,并且你们还不能动我,不是么?”审神者看多了虚张声势,感受到身体的变化,她大概猜到自己发生什么。

“你再也不能离开这里,永远无法回到现世。”西装男子嗤笑道。

“所以昵?”审神者声音冷漠,“你希望我求你?亦或是,你们让他们回到本体,就觉得我任你们摆布了?”话音未落,鹤丸便现形在西装男面前。

“你要做什么?”西装男终于变得没那么游刃有余了。

“什么都不做。”审神者在鹤丸的帮助下,坐了起来,“告诉我现下的情况就好。”

谈话进行了很久。

时之政府感受到了巨大的灵力波动,便派人查看,发现审神者身受重伤,但因为,审神者一半已为灵体,没法带回现世,便带到本丸,进行治疗。审神者睡了很久了,为了避免付丧神做出过激行为进行了简单的封印。

“长谷部昵?”审神者轻声询问。长谷部与自己的灵力关联很微弱,她有些担心。

“他去了一个地方。”西装男有些困难开口。

“织田信长么?”审神者没有惊讶,反而,很平静。经历了这么多轮回,执念也变得没那么重要了,可是,他还是放不下,自己还是没把他从泥沼中拉出来。

“是黑田如水。”西装男看审神者面色平静,便接着说下去。

“这样啊。你们想让我怎么做昵?”审神者笑着开口。

“放弃长谷部。”西装男话音未落,鹤丸的刀就抵上了西装男的脖子。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会放弃长谷部?”审神者扯了扯鹤丸的袖子,让他放下刀,“因为历史会改变,会波及很多无辜的人么?”

“这是为了大局。”西装男冷汗岑岑。

“那差点沦为你们棋子的吃枣何辜?那被我一次次的伤害的鹤丸何辜?那当年和我一起参与实验的人们何辜?”审神者强忍住眼泪,“那些人就不是生命么?付丧神的心就可以随意践踏么?”

审神者无法想象与自己缔结了缘的长谷部忆起当初却发现找不到自己的绝望,甚至会觉得懊恼,若是自己没出现,可能会更好。

“如果长谷部不愿回来,死的就是你。”西装男愤懑开口。

“我若放弃他选择活着,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结果都是,我放弃了他。”审神者笑魇如花,“我宁愿他活着,我离开。”

“阿鲁基觉得长谷部会回来么?”鹤丸在西装男走后笑着问道。

“会。”审神者答得更干脆,她看到了,自己倒下时,长谷部眸中的惊慌无措,她觉的,她不需要等太久了。

长谷部想了很久,他记起了过往,他知道,那些都不是他,但是又明确确是他,审神者遇见自己时的笑容,失去自己时的绝望。

“做好决定了么?”一个与自己相仿声音问道。

“我要陪着她身边。”长谷部坚定的开口。

“替我,替你自己,好好照顾她。”

审神者坐在长廊昏昏欲睡,突然本丸大门打开,一阵风刮过。

“压切长谷部,现已归来。我的刀刃现在只为现任主人而存在。”

“欢迎回来,我是一诺。”

无数次轮回“啪”的被打破,时间开始重新转动,上百载的过往瞬间流逝。

“阿鲁基,你的头发?”长谷部看着向自己奔过来的审神者头发一寸寸变白,担心开口。

“毕竟我等了你那么久啊。”审神者无所谓的笑着,“我现在虽然是半灵体,但是,时间还是不愿放过我啊。我变成这样。长谷部,你还愿意带我走么?”

第一次见面那句“呐,那你娶我吧。”还历历在目。

那时的长谷部,应该想不到现在的他会抱着审神者,“那你嫁我吧。”

“好”审神者没有半分迟疑。

“所以说,你终于把自己嫁出去了?”鹤丸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了打岔。

“鹤丸国永,你这是嫉妒,因为你拐不回来三日月。”审神者义正言辞。

“按照平安老刀的习俗,阿鲁基你不能这么轻易嫁的,不风雅。”歌仙默默吐槽。

“你就是单身嫉妒。”审神者不依不饶。

“大将,淑女点。”药研的声音让审神者迅速站直。

“药总,你要干嘛?”审神者试探出声。

“压切长谷部是国宝,所以,一期尼,大将的新娘教学就交给你了。”药研推了推眼镜。

“至于长谷部,拐走大将这件事,我们来手合吧。”咪酱笑眯眯。

“不带你们这样的啊喂!!!”审神者被一期尼拖走过程中凄惨的叫声在本丸久久无法散去。

“恩,活该,让他们秀恩爱。”吃枣一脸自作自受,“鹤球,我们也结婚吧。”




完结了。其实,展开还能说很多,但是,我觉得没必要了,伤害原谅的循坏往复只会一次次的折腾的审神者与所有付丧神的感情。审神者最后成为了半灵体,不老不死,时间的代价就是一头白发。她只能待在本丸,等待中审神者的时代结束,和长谷部一起,尘归尘土归土。

鹤丸会怨婶婶么?如果会,他就不会再记得一切的情况下一次次陪伴了,千年老刀那个不是刀精,他们见过太多人争抢,但是,一诺这样活得清楚明白,为了付丧神放弃自身的存在,许是太少。

一诺不是好人,她为了圆长谷部的梦颠覆历史,但是,她只是单纯的想证明,不是所有人都会背叛,抛弃。不仅是为了向长谷部证明。更是为了向所有付丧神证明自己的执意。

吃枣是一个我很喜欢的角色,任性肆意,却又护短。她没一诺那么空洞,一诺一生都在等长谷部,而吃枣从来不会等待,她是想要什么自己去争取的性格。并且很仗义。

玉作家族的话,其实也是时代的变迁的必然,总有人要牺牲,只不过玉作家族,时之政府担了保护历史的责任就可能会做出所谓大义的举动。

不知道自己在说啥。

接下来,会写啥,不知道呢。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