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若泠

佛系写手

【一期婶】空牵挂 1

暗黑本丸,虐

我是后妈

OOC

丰臣珏看着破败萦绕着黑暗气息的本丸,微微头疼了一下。

“阿珏,你真的要接手么?需要我带刀陪你去么?”三条钰带着自家鹤丸有些担心的寻问。

“这是松尾良做的事,作为曾经他的妹妹,最后一次给他收尾。”丰臣珏平静的看着落地窗的风景,“小钰,,我觉得,我自己带着近侍刀去,更有诚意不是么?”

“松尾良么?”三条珏重复了一遍。

“我把他和松尾原树,都剔除家谱了。”丰臣珏轻声吐露出的信心表明了女子清洗家族内部的决心。

“大将,在害怕么?”药研的身影唤回了丰臣珏的思绪。

“是啊。药研,明明当初政府找来的时候我还那么坚决昵。”丰臣珏自嘲的笑了笑。然后和药研一起推开了本丸的大门。

“唰。”一把刀刺伤丰臣珏的胸口,持刀的是今剑,红色的双眸已经不再纯粹,而变得浑浊。。

“哈哈哈,这就是政府新派来的审神者么。”伴随着的还有三日月的近乎嘲笑和威胁的声音。

感受到身侧药研想要拔刀的想法,“呐,三日月,既然这么恨,为什么,不让今剑再刺的深一点昵。”丰臣珏握住刀柄逼到三日月身前开口,不自觉散发的灵力围绕在丰臣珏的周围。

“你是那位大人的?”三日月感受到丰臣珏的灵力,语气有些迟疑。

“丰臣秀吉么?”丰臣珏笑了,“看来三日月宗近大人还不算太老啊。”她步伐有些摇晃,倒在了三日月宗近的身上,“三日月,能见到你,我很高兴。”

“先扶大将去治疗吧。”药研及时开口,“失血过多即使是大将也是很危险的。”

丰臣珏安静的躺在榻上,但灵力却仍旧在不断散出。温和的治愈着这片本丸。浑浊的黑气渐渐消散,一切的变得清明,万屋复苏。

刀剑身上的伤口也都缓缓愈合,沉睡在本体的刀剑也都醒了过来。灵力注入刀剑的过程并不霸道,而是如潺潺流水般流入刀剑身体,温柔缠绵。

“温柔即是强大么?”三日月在长廊看着一切,轻声感慨。

“药研,她是什么样的人?”骨喰看着在一旁待了很久的药研,缓缓开口。

“强大,温柔,背负着巨大责任的人。”药研推了推眼镜,“一期尼,还没好么?”

一期一振,曾是最受宠的刀,各种意义上。

“恩。”骨喰应声道。

夜深了,众刀也都去休息了,药研睡在丰臣珏隔壁的房内。

丰臣珏的拉门在本丸所有事物都陷入夜晚的沉寂中拉开。浓厚的血腥气瞬间漫布了整个房间。

“你果然来了,一期一振吉光藤四郎。”丰臣珏眼睛都没睁开,声音却带着笑意,或是因为,千年的渊源,“你是打算把我也烧毁么?”

松尾良虐刀的事情之所以会闹刀丰臣珏跟前,就是因为,这位一期一振,在本丸放了一把大火。

“被察觉了昵。”一期一振仿若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

“还真是蓝切黑啊。”丰臣珏边感慨边从床榻爬起来。看到的却不是那身华丽的带着温柔笑意一期,还是充满血污,眼神充斥着绝望与恨意,拿着作案工具的手在发抖的一期。她忘记了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很诧异,是不是还很嫌弃?”一期一振努力不在意的笑着。

“是心疼。”丰臣珏看着一期一振仍旧温柔金色的双眸,泪流满面。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