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若泠

佛系写手

【一期婶】空牵挂 2

OOC



一期一振仿若困在黑暗中许久,无边无际,无时无刻。他的温柔在这座本丸成为了最大的弱点。他,轻易的相信了松尾良是丰臣家的人,付出了所以信任。

“一期一振,你真的很好看,不愧是皇家御物。”那是松尾良想向粟田口的短刀下手时,一期一振挡在弟弟们前面,那个男人捏着他的脸,嘲弄的评价着。

“既然不想取悦我,那就去出阵吧。”松尾良看着高傲的刀剑们,轻笑开口。

无缝出阵,受伤也不会被治疗。渐渐地,本丸的黑暗气息越来越来严重,而一直为了弟弟们出卖自己身体的一期,受到了侵蚀最严重。可,粟田口的刀们,仍旧越来越少,留下的,也是伤痕累累。

“卧槽,松尾良,你顶着丰臣的姓氏做什么昵?”三条钰在听到丰臣珏说松尾良也在做审神者后,替自己姐妹过来打探了一眼。

“不是很清楚么?丰臣珏,她不是应该叫做丰臣理奈么?”松尾良一脸不屑。

“还真是无耻啊。”三条钰收起折扇,笑容满面,语气冰冷。

“那你又奈我何?三条钰,你们这些本家出身的正统继承者也只会高高在上的斥责别人罢了,听说,你和你的鹤丸早就睡过了啊。”松尾良猥琐笑到,“千年老刀的滋味咋样啊?”

“看来,你真的无可救药。”三条钰倒不生气。

三条钰走后,一切并没有好转,反而开始变本加厉,一期在绝望中放了一场大火,但是时之政府并没有治罪,反而松尾良很快的就消失在了本丸。然后,收到时之政府的消息,他们会有一位新的审神者。那时的一期一振,已经灵力不支,回归本体。

丰臣珏在本丸门外时,每把刀对人类对极度不信任。今剑刺伤了她。所有刀都在试探。可是丰臣珏什么的都没有做。只是,挨下来那把刀,倒在了三日月的怀里。在睡梦中,无节制的挥霍着灵力。

一期一振感受到了熟悉的温度触感,仿若碰触着千年前那位大人一般。温柔,细致。但是他,已经不敢再去信任。

夜深了,他想要亲自见一面审神者,却,还是带着当时剩下纵火的用品,他想着,如果真的又一次欺骗,那就结束吧。

结果,却在月色下,看到,那位女子,泪流满面。

“你为什么会哭昵?”看着丰臣珏哭了许久,一期一振迟疑的问道。

“一期一振吉光藤四郎,毁于大阪城的火灾,你到底是有多绝望,才会用这种你十分恐惧的方式结束这一切?”丰臣珏慢慢忍住抽噎,静静开口。

温柔,细致。宛若丰臣珏使用灵力的方式一般。

“你不害怕么?”一期一振看着这个只顾着担心他的女子。

“害怕?”丰臣珏思索了下,“你可是我们丰臣家的刀,不是会保护我的么?”

“是啊。”看着丰臣珏认真的模样,一期一振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心中轻松了许多。

“你不睡么,你伤才好吧。”看着一期一振放松下来的表情,丰臣珏觉得有些困了,“夜里凉,来回跑也容易受凉,壁橱里面有新的被褥,自己搬出来休息吧。”然后缩进被子里面,沉沉睡去。

第二日,丰臣珏醒的很早,“大将,一期尼他?”药研看着还在休息的一期一振寻问道。

“就让他睡吧,我现世今天早上还有会议,你替我留在本丸。”丰臣珏打走出房门,“三条钰的本丸今天应该会搬到附近,又不懂的就去问她就好。”

“哈哈哈,小姑娘醒的真早啊。”三日月已经在长廊上坐着泡茶了。

“毕竟现世有很多事情要管,我又不像三条钰,有父母带着管理学习。”丰臣珏倒是无所谓,但,“对了,三日月爷爷,今剑有喜欢的东西么,我今天去现世给他带回来。”

“小姑娘就不要太操心了,把事情处理好,然后回来养伤才是正事。”三日月有些担心的开口。

“那好吧。”丰臣珏撇撇嘴,向餐厅走过去。

“咪酱,你是好人,你是天使。”丰臣珏看到咪酱做好的早饭双眼放光。

“阿鲁基你的伤口还是不要太激动。”烛台切也有些担心。

“我这是高兴。”丰臣珏乖乖坐在椅子上强调,“对了,这些是小判还有甲州金,昨天忘了给你们了,短刀们喜欢的零食,老人家喜欢的茶点,还有酒啊,食材啊,厨具啊,本丸需要的生活用品啊之类的,你看着买。”审神者掏出自己的钱包递过去。

然后快速的吃完早饭,便和狐之助,回到了现世。

一期一振睡得很沉,醒来时已是晌午。

“一期尼醒了。”陪在一期一振床榻边的五虎退跑去喊其他短刀。

“一期尼,好久不见,我是药研藤四郎。”药研看着还在床榻上睡得晕乎乎的太刀,心中的担忧散去了些许。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