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若泠

佛系写手

【一期婶】空牵挂 4

私设如山

OOC



“息妁,你说有多少人是真的站在我这边呢?”丰臣珏看着窗外的风景,背对着空荡荡的会议室,轻笑出声。

“家主。息妁不敢妄言,但至少,我是站在家主这边的。”息妁小声的应道。

“是么?”丰臣珏的声音微不可查。然后转过身,“你先下去吧。”

看着息妁离去的身影,丰臣珏的眼神晦涩莫深,“呐,三条钰,你觉得昵?”通话接通。

“哈哈哈,是小姑娘,小姑娘这身打扮还真是不同凡响呢。”传来的却是三日月的声音。

“多谢夸奖。”丰臣珏打开屏幕,微笑开口。心里想着却是,这帮人偷听多久了。

“阿珏,今天咪酱煮了好多好吃的。”三条钰举着团子出现在屏幕里面。

“这是阿鲁基工作的地方么?”五虎退抱着老虎有些怯生生看着。

“大将,工作加油啊。”厚也跑过了凑热闹。

“恩,既然咪酱煮了很多你们今天就多吃点吧,这两天出阵远征先停下,养伤比较重要。”丰臣珏边打开电脑编辑文件边懒懒答道,“退,今天本丸天气我看还不错,你把老虎都晒晒,毛色会好点。”

“阿珏你还真是忙。”三条钰看着丰臣珏敲着键盘忿忿的评价。

“小钰你这算是窥探丰臣家最高机密了哦。”丰臣珏笑着怼到,“对了,小钰,药研昵?”

“药总在陪弟弟们呢。”三条钰抱着暖暖的茶杯。

“三条钰,我感觉你快被我家老爷子带成养老模式了。”丰臣珏有些无奈,但话音未落。

“我很像小姑娘的祖父么?”看着丰臣珏有些恍惚的表情,三日月语气温柔。

“大概。”丰臣珏匆忙应道,“我这边还有事情,先离开了。”

“阿珏,不会哭了吧。”三条钰看着急急忙忙断掉联络的丰臣珏,喃喃开口。

“我很像她的祖父么?”三日月沉思着什么,轻声开口。

等到丰臣珏忙完工作,早就忘了上午联系的时候发生的事情。会到本丸的时候,天已将黑了。

“我回来了。”丰臣珏打开本丸大门。

“欢迎回来。”温柔的带着暖意的笑容三日月轻声开口。

“还真是……”丰臣珏呆愣住了。

“阿珏,你是傻了么?”三条钰笑嘻嘻的打断。

“啊,小钰啊,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走啊。”丰臣珏笑着嫌弃。

“咪酱说今晚有欢迎新阿鲁基的晚会啊。为了好吃的,我当然要留下了。”三条钰从背后拿出碗筷,“不准赶我哦。”

“也就是你蹭饭还拖家带口。”丰臣珏看了眼和三条钰一起搞事的鹤丸极度无奈。

“你这是嫉妒,嫉妒我有人要。”三条钰给过去一个大大的白眼。

“行行行,我嫉妒行吧,快去吃饭吧,对了,一期尼呢?”丰臣珏看着搞怪的三条钰,问起了另外一个人。

“一期尼在房间处理公务。”药研出声回答道。

丰臣珏听后,“我先去看下他,你们先吃吧。”便走去房间。房间的门没有关,一期一振穿着内番服,但因为伤还没好,外套只是披在身上。端坐在桌前。丰臣珏小心翼翼的挪过去,“阿鲁基无需这么小心翼翼。”一期一振放下笔墨,移到桌边,语气温和。

“你伤还没好,就不要忙这些事啦。”丰臣珏不好意思的笑笑,然后快步走到桌边,翻看着已经处理好的公文,“一期尼的字真好看。”情不自禁的感慨道。

“这是我应做的本分。”一期一振仍旧恭恭敬敬。

“恩,这么说也没错啦,但是,我确实得到了好处,所以,谢谢你。”丰臣珏敏锐察觉到自家一期一振的情绪的微妙,但是,还是保持了平常的心情真诚的感谢。

感受到了一期一振听到这话的震惊与惶恐,丰臣珏有些无奈,在心中叹了一口气,“你先去吃饭吧,剩下的我自己处理就好。”

“那阿鲁基?”一期似乎想说什么,却,“我知道了。”

“一期一振,我给你一个任务吧。”丰臣珏笑意狡黠。

“请说。”正欲离开的一期一振浑身一震,却仍旧没有拒绝。

“什么都可以么?”丰臣珏的笑意已经渐渐消失。

“恩。”一期一振迟疑了许久,艰难的应道。

看着如此踟躇不安的一期一振,丰臣珏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口气,“一期尼,等会你用完餐,可以带份回来么。不要太油腻就行了。”

一期一振连忙应声离去了。

丰臣珏看着本丸的月亮,思绪万千。一期一振吉光藤四郎,短刀名匠粟田口吉光所作唯一的太刀,可说是吉光的最高杰作。现为皇家御物,本应高贵优雅,却,变得如此维诺谦卑。但,骨子里面的温柔,还没丢,幸好。若是祖父还在,想必不会轻易放过松尾良。自己究竟该怎么守护这一切昵?

“小姑娘,想哭就哭吧。”三日月从门边进来。

“说好的太刀晚上瞎昵?”丰臣珏不忘吐槽,却还是扑进了蓝发付丧神的怀里。

一期带着饭回屋时,便看到三日月抱着丰臣珏安慰道。心中仿若投下一枚石子,振起阵阵涟漪。

“阿珏太久没哭了,当时丰臣爷爷去世的时候。丰臣家濒临危机。丰臣珏,自始至终带着那副笑容。”三条钰靠在门边,看着一期有些动容的的情绪,“阿珏就拜托你们了。”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