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若泠

佛系写手

【一期婶】空牵挂 5

OOC

私设如山


又是一天清晨,丰臣珏因为发泄出来了积压了太久的情绪,睡得很沉。安静下来的丰臣珏褪去了算计心机,睡容恬静。

“阿珏竟然还没起啊。”三条钰吃着早餐,一脸鄙夷,但眸中却是欣慰。

“小钰这么在乎阿珏,我很难过啊。都不念叨我了。”鹤丸一脸痛彻心扉悲鸣道。

“放心啦,阿珏是姐妹,鹤球是爱人了。”三条钰揉揉自家鹤丸安慰道,“啊,这个超级好吃。”让夹起一筷子事物喂到

“恩,果然小钰对我最好了。”鹤丸配合的吃下食物夸赞到。

“啪!”餐厅的拉门被人拉开狠狠的合上,“大早上,请不要在别人家秀恩爱。”丰臣珏穿着睡衣,低气压的开口。

“阿珏,你不是没有人疼爱,内分泌失调吧。”三条钰浮夸的开口。

“三条钰,我听说伯父给你准备了不少结婚对象啊。”丰臣珏气定神闲的吐槽,然后吃着自己的早饭。完全不顾桌子另一端气急败坏的三条钰。

吃完早饭,丰臣珏并没有回到现世,而是回到房间换好衣服,坐在长廊喝茶。宛若没有工作一般。三条钰没有过多询问,而是带着鹤丸继续搞事去了。丰臣珏也没有阻止还让烛台切送去些点心。

“大将,三条小姐她?”药研有些疑惑,一般审神者不都应该待在自己的本丸么。

“她呀,开心就好。”丰臣珏喝了一口杯中茶,“那样纯真的人,在我们这样的家族很少了。”

灵力突然产生波动,刀剑都慌慌张张的跑过来,果然,阿珏也是一个搞事的主。三条钰看着慌乱的本丸,默默吐槽。灵力很快便平稳了下来。丰臣珏稳稳放下茶盏,“看来时之政府搞定了啊。”

“阿珏,你做了什么?”三条钰瞅准时机凑过去。

丰臣珏笑而不语,示意都她过去。审神者的房间和原本无异,只是背面的那堵墙换成了拉门,“一期,你去把门拉开。”丰臣珏看着惴惴不安的付丧神,坏心眼的开口。

“好。”一期虽然心中有些恐惧,但,仍旧应声行动。

拉门拉开,雨水铺面而来,“啊,我忘了,现世在下雨。”丰臣珏打开手机看了下天气预报,极度无力。

“这是哪?”一期按着古朴的屋顶是蓝色的建筑的,有些愣住。

“丰臣家老宅。”三条钰冲过雨水中,在长廊若有所思,“阿珏,我记得,你不住在这啊。”

“因为祖父走后,一个人住在这太寂寞了。”丰臣珏倒是没有避讳,“没觉得,他们很适合这间院落么?”丰臣珏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建筑笑道,“我觉得,我给这些屋子找到了合适的主人,并且我也打算搬回老宅,不然总有些人,惦记着。”

“阿鲁基,我们为付丧神,出现在现世。”一期一振小心翼翼的压抑着想要了解丰臣珏的心情出声。

“这里是内院,我都用灵力布置了结界,出了我和小钰,其他人都看不见也进不来的。”丰臣珏看着一期一振欲言又止的模样解释道。

“哇,真好,我也要住。”三条钰兴趣满满的开口,“对了,我记得老宅有锻造室,阿珏。”

“三条钰,你作为三条家的大小姐,待在我家像什么啊。”丰臣珏简直心累。

“父亲说,我跟着你能学到很多东西。”三条钰一本正经。

“随便你,不过你先跟你父亲说好。”看着三条钰一脸兴奋,丰臣珏,除了妥协还能怎样。然后就看到三条钰拉着鹤丸去挑房间。

“三日月,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丰臣珏看着欢乐的三条钰垂下眼眸,一期也习惯性跟上,“啊,一期,你不用。算了,一起来吧。”看着一期有些失神的样子,丰臣珏有些无奈。

眼前的建筑很古朴,不算华丽,但足够精致,天蓝色的屋顶一瞬间恍惚了一期一振的眼睛,然后,他看件丰臣珏笑了,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回到了大阪城。丰臣珏带三日月和一期去的地方是一处僻静的宅子。

“这是我祖父生前的住处。”丰臣珏拉开拉门介绍到。然后走进屋子,放好垫子示意三日月和一期一振坐下,取出檀香,置入香炉点上。清洗茶具,然后紧紧泡茶。

宅子很宽广,用架子屏风隔开各个生活空间。一侧架子上摆放着老人喜欢的瓷器与玉器。一侧的架子上摆放着各类书籍。屏风上是精美的刺绣。还有一侧,放着刀架。许是氛围过于清冷,至始至终,无人出声。

“我一直觉得这间屋子不会再有人住了。”丰臣珏看着架子后面的桌案语气温和,“三日月宗近,可以拜托你住在这里,替我照顾好这些事物?”

“即是小姑娘的希望,我自然不会推辞。”三日月明白这里对丰臣珏的意义,他历经千年,太多人把他置于高阁,仰望他,崇敬他,可是,第一次,遇到一个人,把他当做家人,他不想打破这一切。

“谢谢三日月。”丰臣珏眼眶有些泛红,但还是笑了。打点好这件事,丰臣珏便和一期一振离开了。

“阿鲁基。”一期一振想要说些什么安慰她,却发现言语是如此匮乏。

“一期一振,我真的很开心。”丰臣珏笑容灿烂,“对了,药研作为我的近侍,我打算让他搬来和我住,一期尼,你怎么想昵?”

“啪”一期一振感觉大脑中一根弦断裂,呆愣在在原地。感觉无尽的黑暗又一次袭来。

“并且药研是短刀,之前也就是放在卧房的吧。”丰臣珏似是没察觉到什么接着开口。

“阿鲁基。”一期一振言辞慌忙,“我……”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看着丰臣珏的笑容没法发出声音。

“一期,有什么想法说出来就好。我会听的。”丰臣珏握住他的手,看着金色的眼睛,认真的传达着自己的心情。

“阿鲁基,我当近侍。”过了很久,一期一振把头偏到一边开口。

“可以。”丰臣珏看着一期终于说出想说的话很是欣慰,“那就让药研睡在我房间旁边的屋子吧,这样你在我屋子里面陪着我也安心点。”

一期看着丰臣珏笑容,突然觉得自己被丰臣珏看透了一般。

“呐,一期,我知道你的顾虑,但是,因为他人的错误对我存有偏见,是不是不公平啊。”丰臣珏牵起一期的手走在一期前面打趣道,“不过没关系,我会陪你慢慢改变的。”

一期不知道,丰臣珏说这话的时候,在心中想的其实时,脸好烫,幸好头发够长。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