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若泠

佛系写手

【一期婶】空牵挂 6

OOC

丰臣珏坐在房间处理政府公文,雨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大将,有客人。”药研扣门开口。丰臣珏放下笔,有条不紊的起身,披着外套,“一期,你陪我去看看吧。”取出两把折扇交于青色发色的男子手中。

穿过庭院,来到本丸门口,看着大门打开,一个衣着黑色留袖和服的女子撑着油纸伞,身侧站着长发由黑至白的付丧神。

“弦语婶婶,好久不见。”丰臣珏微微欠身,“请进屋歇息。”

两人对坐在桌前,付丧神立于各自身侧,长廊上撑起的伞雨滴滑落,桌上的热茶袅袅升烟。

“这些年,你变了不少。”弦语看着披着外套的阿珏评价道,“但是终究无法逃离命运。”

“弦语婶婶还真是一针见血。”丰臣珏全然不以为意。

“做好觉悟了么。”弦语看着丰臣珏身侧的一期一振,似是感叹。

“恩。”丰臣珏似是而非的应道。

“对了,织田疏谷今天结婚,我是来帮忙送请柬的。”弦语虽有些无可奈何可还是来说明正事。

“他连婶婶都请动啊。”丰臣珏语气变得些许烦躁,“我拒收了,我让小钰帮我拒收了,婶婶这里,我只能收下了。”

“你应该明白,这是织田家的意思。”弦语轻轻将请柬推过去,语气听不出一丝情感。

“我知道。”丰臣珏手指紧紧扣住桌面。

“顺便,给你指条明路。”弦语有些心疼的提醒,“三条钰应该会带鹤丸去,所以,我看你身侧的近侍就很不错。”

“我知道了,婶婶先去歇息吧,我找下小钰。”丰臣珏打开打通的门。

“你竟然将两世连接?”弦语呆愣,“你的灵力?”

“放心,丰臣珏最多的就是灵力了,并且没有连接,严格来说是扩建,平时时之政府工作还在本丸。”丰臣珏狡黠的笑着解释道,“对了,叔叔很帅气哦,比我小时候见面时更有人情味了。”

“丰臣珏,这是我男人,你不许有想法。”弦语拍案而起。

丰臣珏没有理会,而是让一期去安排房间。自己跑去找三条钰。

“弦语,阿珏只是开玩笑的。”数珠丸声音温柔响起,“她的命定之人,不是已经出现了么。”默默向一期一振的方向微微颔首。示意一期一振带路。

“不知道到弦语殿和数珠丸殿想住在哪出?”一期一振开口询问。

“本丸就好。”弦语轻咳一声,恢复平静。

另一边,“什么,织田家竟然找到了弦语婶婶?”三条钰听完丰臣珏的述说一脸呆愣,“我记得当年传言不是说丰臣弦语被神隐了么?”

“是被神隐了,但是是活着的那种,家人还是可以见面的。”丰臣珏玩着三条钰的长头发沉闷的解释道。

“阿珏,既然织田家想做的这么绝,那就去吧。”三条钰抢过头发,坚定开口。

丰臣珏看着眼前人坚定的眼眸,突然觉得,面对也没什么好怕的,“好的,我去,我先去工作了。”

看着丰臣珏明显低落的心情还有三条钰担心的目光,鹤丸戳戳三条钰,“小钰那个织田家是怎么回事啊。”

三条钰掐回去,鹤丸哇哇直叫,三条钰松手后,继续锻造着,但手指却在颤抖,“织田疏谷,丰臣珏的前婚约者,也是丰臣珏第一个孩子的父亲,但因为丰臣珏老爷子去世,丰臣珏过度悲伤且过去拼命,丰臣珏昏倒在了自己的工作上,失去了孩子。并且织田家因为丰臣老爷子去世而想靠这桩婚约吞掉一部分丰臣家,丰臣珏便解除了婚约。”三条钰敲击的声音越发的狠了。

“小钰,不要哭。”鹤丸突然抱住三条钰安慰道。

“丰臣珏曾经和我一样,但是,那几年,她真的太苦了。”三条钰想着那个时候的丰臣珏每天都在不停地应酬谈判出国收购,那时候,自己的父母总是会把阿珏喊道家中,阿珏却不似原来般单纯,一直在克制什么。直到三条家帮助丰臣珏解决了案子的启动资金,丰臣珏才仿佛卸下了什么。

一期一振在锻刀炉外,听着三条钰的述说,三条钰语气平静的反而更让人觉得悲伤。对于一个女生,失去孩子,被心爱之人抛弃,一步步走到今天,她突然明白初次见面丰臣珏的胆魄,因为她曾经失去所有,所以,对于绝望感同身受,所以,对于付丧神的不安深深理解。

“一期尼,我找你很久了。”丰臣珏撑着伞站在廊下,微笑开口,

一期一振觉得,自己就这样被雨中的坚韧的带着温柔笑意的丰臣珏的晃了眼,原来人类,也有这样的温柔。

“阿鲁基,什么事情。”一期一振也笑了。

“陪我去现世吧。”丰臣珏本惴惴不安,觉得这振刀应该会拒绝自己,却在看到一期一振笑容的瞬间,语气变得不再迟疑。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