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若泠

佛系写手

【一期婶】空牵挂 7

OOC

私设如山



城市染上黑色,帝都酒店灯火辉煌,一辆辆豪车井然有序的在酒店门口停下,驶离。白色的迈巴赫就这样出现在众位前来参与酒宴的人们的视野中,刚刚从银色法拉利上下来的三条钰挽着鹤丸笑的意味深长。想起几个小时前丰臣珏纠结座驾的时候,“阿珏,我记得你去年入手了一辆白色迈巴赫啊。”三条钰笑容浅浅,“既然是参加的织田疏谷的婚宴,作为前未婚妻的你当然不能太低调,不然,别人会说,织田家的选择很准确。”

车门被佣人打开,丰臣珏一身黑色大振袖缓缓走下车,身侧跟着一身手工定制的黑色西装的一期一振。丰臣珏无视众人的目光以及窃窃私语,安静的走进宴会厅。

“阿珏太会装逼了。”一身白色花嫁LO裙的三条钰对身侧同样一身白西装的鹤丸吐槽道。

“小钰,你也很像砸场子的好么?”鹤丸一脸黑线,在别人婚宴上穿花嫁,也就三条钰这个护短的做的出来。

“谁让阿珏不穿。”三条钰盯着织田疏谷身侧的新娘各种不爽,“他是不是长得有点像……”

“松尾良。她是松尾良的表妹,石井惠子。”丰臣珏拿着香槟轻言提醒,“我毕竟是丰臣家家主,太搞事不太好。”笑容人畜无害。

“这不是丰臣珏小姐么?”话音未落,石井惠子便款款走来,“家兄多谢你照顾了。”

“不必。”感受到身侧一期不安的情绪,丰臣珏眸中笑意全无。

“丰臣家主的这振一期一振还真是俊俏。”石井惠子似是什么都没有觉察到般,“不止丰臣家主可否赠与我?”

气氛跌至零度,丰臣珏摩挲着手指的酒杯,笑的意味深长,“呐,这么想要么?”

“不止丰臣珏小姐可否割爱?”石井惠子得寸进尺。

长久的沉默,久到所有人觉得,丰臣珏又要大跌颜面的时候,丰臣珏抽出一期一振的本体,“呐,惠子桑,你最骄傲的就是你的脸蛋了吧?”冰冷的刀刃靠近石井惠子的脸颊,轻描淡写的说到。

“阿珏,不要太过分了。”织田疏谷轻声呵斥道。

“过分对么?”丰臣珏笑着把刀刺了过去,织田抓住了刀。

“真没意思。”丰臣珏看着织田流血的双手冷冷评价。然后静静地擦拭着刀刃上的血迹。灵力也缓缓的注入,一期感受到了丰臣珏无尽的悲凉。一期握住丰臣珏擦拭着刀的手,看着石井惠子,“一期一振,无论何时,都只会是丰臣珏的刀,还请石井小姐见谅。”听着一期一振握住自己的手,语气温柔且坚定的说出真心,丰臣珏不自觉的反握住一期一振的手。

“不过是一振被玷污的付丧神,正好和不自爱婚前就怀孕的女人凑一对。”石井惠子气急败坏口不择言的说到。

“啪”三条钰一巴掌扇了过去,石井惠子不敢相信的看着三条钰。

“看什么看,即使成为织田家的少妇人,也希望石井小姐记住,自己怎么爬上来的。”三条钰语气霸道。

“三条钰,你不要太过分。”织田疏谷脸黑着。

“唰”一杯酒泼到织田疏谷的身上,鹤丸笑着眼中却带着狠意,“抱歉啦,是不是吓到了你了,织田桑?”

丰臣珏看着护着自己的三条钰和鹤丸,“织田桑,三条钰和鹤丸国永是我朋友,还请织田桑多谅解。”言下护短之意不言而喻,“至于石井桑。”丰臣珏甩手两巴掌,“第一巴掌,你侮辱了我,第二巴掌,你侮辱了一期。我希望石井小姐好好记住什么叫做谨言慎行。”

一期一振看着握着自己的手微微颤抖的丰臣珏坚决的说辞,心不自觉的有些疼痛。这个女子,终究有多少时光都是这样,克制着悲伤,坚定地反击。因为无人保护,即使伤痕累累,也不认输。也明白了为什么三条钰那么会搞事,丰臣珏都会纵容着,因为,三条钰对丰臣珏的真心。

“嘛,丰臣珏,果然应该听你话不该来的。”三条钰看着站着端庄的丰臣珏笑着嘲讽道,“果然如你所说般无趣至极。”

“那我们走吧。”丰臣珏恢复笑容,柔声开口。然后从容的立场,只剩下懵圈的宾客们。

下了一天雨停了,晚风轻柔的吹起,“因为小女子打扰了三条小姐的雅兴。”丰臣珏俏皮的开口,“所以想吃啥我请。”

“丰臣珏,还记得我们上学的时候最喜欢吃小吃了么?”三条钰笑嘻嘻的开口。

“真没追求。”丰臣珏有些无奈,但仍旧应允。

“我就是这么没追求的人,你才知道啊。”仿佛知道丰臣珏的吐槽,三条钰自甘堕落。

“一期,我跟你说,等会去的地方绝对超乎你想象。”看着三条钰的笑容,丰臣珏和一期一振的说明道。

“阿鲁基还真是宠着三条小姐呢。”一期一振也随意了许多。

“放心,我也宠你。”丰臣珏看着一期一振似乎放松下来的情绪,调侃道。两人的手却没有松开。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