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若泠

佛系写手

【一期婶】空牵挂 8

OOC

夜黑了下来,本丸灯火通明,弦语烹煮着清茶,数珠丸与她相对,二人静默无言,茶香蔓延整间屋子,仿若时间停止了一般静谧。忽而一盏灯闪了一下,让人误以为是错觉,但弦语笑着饮下杯中茶,迅速起身。

本丸的院中已出现很多黑影,带头的,“珠子,你说阿珏是有多放心啊。”弦语看着眼熟的面孔笑道,“小良子,好久不见啊。”语气轻佻,恍若真的打招呼一般,但话音未落,数珠丸便拔出刀,“若此事无法避免……”语气淡然的说道,但手中刀丝毫没有迟疑。

药研在丰臣宅护着其他刀剑,毕竟松尾良带来的伤害太大,那些暗无天日的日子带来的恐惧,让短刀们瑟瑟发抖。三日月也一改悠闲的日常,安抚着今剑。不在本丸的他们,只能努力的按捺住心中的恐惧与恨意。

数珠丸虽然为天下五剑,但终究势单力薄,“这样你就满足了吗”数珠丸理了一下因为受伤而破掉的衣角,语气冰冷。看到数珠丸受伤,弦语立即结印,护着数珠丸。

“药研哥,数珠丸大人和弦语大人真的可以撑过去么?”五虎退怯怯的说到,但很快他们感受到一阵金光笼罩着本丸,三日月也发现自己的本体消失不见。

“话说还真是热闹啊,真把我瞎了一跳。”鹤丸看着本丸的战斗轻眯起双眸。

“松尾良,敢动我丰臣珏的刀,是做好相当的觉悟了么?”丰臣珏理了理匆忙赶回来有些松垮的发髻,慢条斯理的开口,然后侧身拔出刀,击了过去。看着丰臣珏已经厮杀了过去,鹤丸也没有迟疑。

“一期,你在害怕么?”看着在一侧手有些抖的一期,三条钰语气清冷。

一期一振垂下双眸,不知道作何回答,他在看到男人的时候,竟然恐惧的无法的行动。

“所以一期,你还是跟着我比较好。”松尾良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出混战,来到一期身边,托起一期下巴,油腻腻的开口。但随即,松尾良那只手便被丰臣珏砍伤,松尾良吃痛的松开,“谁允许你动我的刀的?”丰臣珏刀尖指着松尾良的脖子,脸色阴冷。但松尾良却笑了,“阿珏!”三条钰语气急切,丰臣珏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感觉到耳际吹过一阵风。

一期一振看到有人乘机偷袭丰臣珏下意识的出手了。

一期一振的加入使战斗结束的更快,很快,松尾良很狼狈的跑走了。丰臣珏倒在院中,看着本丸的夜景,长叹了一口气。

“你们怎么回来了?”弦语戳戳躺在地上毫无形象的丰臣珏开口。

“在吃小吃的时候,感受到了本丸的灵力的波动。”丰臣珏有气无力的开口,“呐,三日月,我感觉伤口又裂开了。”看着赶来的蓝色狩衣的付丧神,丰臣珏语气软了下来,“疼。”

“啊,本丸的刀们,我打包了很多小吃带回来哦,有小龙虾,烤鸡翅,烤鱿鱼,烤猪蹄,卤鸭脖,炸鸡肉,还有布丁,酒酿,冰糖葫芦,桂花糕……”三条钰如数家珍的开口,把抱着的大袋子交给跑来的药研,“大家分着吃吧。”

“怪不得你不打架。”弦语顺手拿了几串咬着感慨道,“你可比阿珏能打多了。”

众刀看着他们吃着不停也渐渐围了上来,开始叽叽喳喳,“阿鲁基好厉害啊。”“哇,这个好辣啊”“这是酒么?好甜的酒。”

丰臣珏躺着地上笑笑,突然,一振长发短刀走到她身侧,“阿鲁基,对不起。”今剑似乎有些紧张,一直攒着衣角。

“没关系。”丰臣珏看着局促的小天狗,打算爬起来揉揉他头发。但,“痛痛痛,药研,你有止痛药么?”

丰臣珏便被三条钰还有弦语扶到房间,给伤口重新包扎上药。

“一期,很担心小姑娘么?”三日月看着沉默的一期笑的意味深长。

“丰臣珏,她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昵?”一期看着月亮轻声感慨。坚韧,强大,温柔,但是也会难过,真心的笑,搞事,撒娇。

“小姑娘很真实。”三日月看着陷入思考一期评价道,“也许,还暂时无法信任人类,但是,至少不要伤害她。”

“我知道。”一期看着自己的双手,想着在宴会上,自己抓住她的手,想着离开宴会时,她抓着自己的手狂奔。或许一期自己并不知道,在想这些事时,他的表情,有多么温柔。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