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若泠

佛系写手

【一期婶】空牵挂 10

OOC

私设如山




“早啊,一期尼。”丰臣珏坐在床上披着外褂戴着眼镜敲着电脑键盘开口。

“阿珏,你都这样了还要工作啊。”跟在一期后面的三条钰有些无奈。

“发烧而已。”丰臣珏合上电脑,接过一期端来的汤药,乖乖的服用,“好苦,药研难道有事对我怀恨在心。”放在空碗,丰臣珏吐槽道。

“哈哈哈,小姑娘还是个小孩子呢。”听到丰臣珏的抱怨,三日月眉眼温和。

屋子里面开着地暖,还被三条钰和鹤丸架起来被炉,明明二月天气回暖了些许。导致三日月等千年老刀都凑过来取暖。

“比起你们我们就很年轻啊。”丰臣珏有些无奈的看着赖在自己房间的三日月还有髭切,却不经意间看到拿着药碗出门的一期,“一期尼,帮我问咪酱要些山楂糕。”

“是,主上。”一期转过身微微欠身。然后离开房间。

丰臣珏看着合上的房门有些头疼,“啊,小钰,一期尼生气了。”丰臣珏抱着坐在床边的三条钰抱怨。

“说出那样的话,一期生气也是正常的。”髭切绵软的声音响起。

“小姑娘莫不是不会和身边人正常相处?”三日月看着懊恼的丰臣珏提出疑问。

不是却是事实,丰臣珏的童年都是在老宅,在祖父的教诲下度过。很少与外人交往,唯一的好友就是三条钰,长大后身边的人基本都是一起共事的亦或是下属一类,丰臣珏在相处中都保持着微妙的距离。但是,接手了本丸后,自己对付丧神们,似乎太依赖亦或是太宠爱了。

“其实阿珏你只是不太习惯有人关心你。”三条钰揉揉丰臣珏的头发,“如果无法说出的话,我可以帮你解释的。”

“我觉得这样挺好的。”丰臣珏坐直了缓缓地开口,“有时候距离太近了反而是一种伤害,因为看的太清楚,反而发现与想象中的差距,毕竟我也只是一个卑劣的普通人类。”

房间再次陷入安静,三日月和髭切坐在被炉里面喝着茶,三条钰坐在矮沙发上看着书籍,鹤丸在旁边陪着,丰臣珏重新敲打着键盘,急促的凌乱的敲击声在房间响起。

过了很久,丰臣珏感觉到一阵困意,许是药效上来了,丰臣珏存好文档,放好电脑,然后缩在被子里昏昏沉沉。感受到门被拉开,一阵冷风吹入,丰臣珏有往被子里面缩了缩。

“近侍大人回来了啊。”三日月笑眯眯,“先让小姑娘好好休息吧。”

一期没有出声而是把山楂糕放在桌上,然后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着一些打印好的凌乱的文件,将其整理好收好。然后翻看。

“阿珏,你生病了,今天还是暂时不要出门工作。”一期一振看着在床上脸红发烫的却仍旧爬起来打算出门的丰臣珏劝阻道。

“没事的。”丰臣珏穿着鞋子努力站起来,往洗漱间走去。

“阿珏!”看着险些摔倒的丰臣珏,一期连忙上去扶住,“你还是休息几日比较好。”

“我不能休息。”丰臣珏努力甩开一起的手,“放开我。”

一期反而抓的更紧,然后把丰臣珏又抱回了床上,然后盖好被子,“阿鲁基你现在需要休息。”

“一期一振,你这是违背主命,你不过就是一把刀而已,竟然敢强制我。”丰臣珏看着自己被裹得严严实实无法动弹,生气的骂道。

“是,我不过就是一把刀而已,主上。”一期一振听到她的话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微笑的重复。

意识到自己的失言,丰臣珏有些害怕的看着眼前的一期一振,但是,一期一振并没有动粗而是放开了她,然后去找了药研和其他刀照顾她。但是在此期间,一期一振对他的态度跌至冰点。

“一期尼,抱歉。”一期一振从回忆着回神,看到丰臣珏睡着仍旧下意识抓住自己的衣角道歉着。

一期一振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将丰臣珏拽着衣角的手掰开放回被子里面,然后走出了房间。

“小姑娘不用再装睡咯。”三日月笑着提醒,却没有听到丰臣珏起身的动静,而是听到了微小的抽泣声。丰臣珏没有睁开眼睛,眼睛很快浸湿了枕头。

“哎。”三日月叹了一口气走出了房间去找一期。髭切走到床边,轻轻抚摸着丰臣珏无声安慰道。

“要我说,阿珏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三条钰有些无奈的开口,“当时织田疏谷不要你你也没哭啊。”

“一期尼能和那种家伙一样么?”丰臣珏趴在髭切怀里说到。

“其实吧,我觉得,你本丸好的付丧神那么多,你也没必要非要粘着一期啊。”三条钰搞事的语气的上线,“你看看髭切对你多温柔。”

一句话让髭切和丰臣珏同时僵硬,“三条钰,你不要欺负我家单纯的髭切。”丰臣珏连忙反应过来,护短到。

“他们这些千年老刀,有那振是单纯的。”三条钰笑意更浓,“要我说,髭切你喜欢阿珏么?”

“喜欢啊”髭切作为千年老刀也很会会过意来,笑嘻嘻的答道。

“鹤丸国永,管好你家的女人。”丰臣珏无奈的点名。

“小钰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依我看,咪酱也不错,没必要在一期那一棵树上吊死。”鹤丸添油加醋道。

“一期,别太欺负小姑娘。”三日月看着做厨房熬药的一期一脸安心的开口。

“我没有欺负她。”一期一振没有看三日月,而是继续煎着药。

“她哭了,你还没欺负她。”三日月看着认真的一期,“她知道错了,你就原谅她吧。”

“其实我没有怪过她,只是觉得,现在的这样的关系也没有什么不好。”一期语气还是温柔的,但是,却带着些寂寞。

“所以,即使其他刀把他抢走也无所谓了?”三日月意味深长的开口,“髭切可是难得有耐心照顾安慰一个人类。”

“如果主上喜欢……”

“我不喜欢。”丰臣珏语气微弱却坚定的开口,一期看着裹着棉袄扶着髭切的丰臣珏,“你怎么有跑出来了,不是要你好好休息么?”语气不自觉的急切了起来。

“一期一振,对不起。”丰臣珏努力一个人站直,深深的鞠了一个躬,“我侮辱你作为一振刀的荣耀,你一期一振不仅仅是一振刀,还是我重要的人。还有,公司这段时间的金融,谢谢你弟弟博多,他管理的很好。”

“所以你就为了说这番有的没的话让自己吹风?”一期一振语气冰块,“髭切,三条钰,鹤丸桑,你们还不拦着?”

“一期尼,我现在就回去躺着你别生气了。”丰臣珏摇摇晃晃的向一期走过去,摔在 一期怀里。

“你们谁看着药,我去送丰臣珏回去。”一期感受到丰臣珏乖乖的姿态也就只能既往不咎了。

在床上又躺了两日,丰臣珏渐渐有精神了起来。

“啊,一期尼,我今天可以上班了。”丰臣珏早起精神满满的开口。

“从今天开始我跟你一起去公司。”一期笑着整理文件,在丰臣珏病重期间他从三条钰那里了解了很多事情,“这样下次你生病的时候,你就可以不用担心工作了。”

“啊,好。”丰臣珏一时没反应过来傻傻应道。等回过神,一期已经和丰臣珏一期坐上了去公司的车上。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