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若泠

佛系写手

【三明婶】近与远

昨天刀装问道后的脑洞

OOC 私设如山

昨天问爷爷喜欢我么,给了我金

单向暗恋长谷部的审神者最终被爷爷拐走神隐的故事

一发完



“长谷部,你愿意娶我么?”

“遵从主的意愿。”

无关情爱,只因为这是主命。看着长谷部的眼神,审神者知道,无论再多说什么,他都会答应,只因为自己是他的主。但仍旧不甘心的开口,“长谷部,你是因为喜欢我才答应的对么?”语气中带了一些恳求。长谷部看着乞求着什么的审神者,没有回答,而是默默转过身,回到了案台前处理公务,被审神者攥住的衣角因为距离,审神者缓缓松手,“长谷部,你出去吧。”长谷部看着低着头的审神者,张了张嘴,终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长谷部走出房间,缓缓合上拉门,看着拉门把自己和长谷部隔开,阿筠觉得自己又一次陷入无尽的黑暗,无力感侵蚀着自己,阿筠倒在地上,感受着地面的凉意,缓解心中的寒冷,眼泪顺着眼角滑下。

“小姑娘,该去吃饭了。”三日月拉开房门,看到蜷在地上,缩成一团的阿筠,音量渐渐变低,最近没有发出。三日月轻轻上前,俯下身,看着阿筠眼角的湿润,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口气,轻轻从旁边的柜子取出毯子,帮审神者盖好。然后离开了房间。然后在安静的回到餐厅吃饭。然后和往常一样坐在长廊上赏月。待烛台切和歌仙将厨房清理干净离去休息去,三日月眼睛弯了弯。

阿筠醒来的时候已经夜很深了,阿筠看了看身上的毯子,以为是长谷部回来了帮自己盖好的。心中泛出一丝喜悦。将毯子叠好放置在一边,阿筠感觉到自己有些饿了,便拉开门,往厨房走去。在厨房边上的长廊,三日月在喝茶赏月,“三日月,晚上凉意挺重的。”阿筠轻轻走到三日月身边蹲下开口。

“那小姑娘穿的这么单薄,若是生病了,会有人担心的。”三日月看着头发有些凌乱的阿筠笑着关心着,眸中藏住了真实的情谊。

“我不是睡过了,没有吃饭嘛。”阿筠不好意思的扒拉扒拉头发,“去吃饭碰碰运气。”

“这么说了,我也有些饿了。”三日月看着审神者迷迷糊糊的样子,将茶杯递到她手中,“更深露珠,喝口热茶暖暖吧。”

二人走到厨房,阿筠闻到了一股香味,便看到煤炉上放置的砂锅。阿筠打开盖子,便看到了一直在用小火保温的粥,“长谷部真贴心。”阿筠下意识感慨道,全然没注意到三日月一瞬间僵硬的笑容。阿筠拿出碗筷,洗净,盛了一碗递给了三日月,“你也暖暖。”阿筠双手握住三日月有些冷意的手笑着开口。

吃完饭,阿筠担心三日月的夜晚侦查,将三日月送入三条部屋,自己回到房间继续批改白天耽误的公文。三日月睡眠很浅,醒的愈发早,他去到厨房,煮好热水,泡好花茶,轻车熟路的拉开了阿筠的房门,看到阿筠趴在桌前,三日月把茶盏放在一边,准备动手给审神者盖上衣物,长谷部走了进来。三日月将衣物递到他手上,给了他一个眼神,便走了出去,长谷部看着房门再次缓缓的合上,走到身侧,将衣物给审神者披上,在指尖离开衣物的时候,一只手抓住了长谷部,审神者的眼睛晨起的蝴蝶般,轻轻的睁开,“你来了。”她抓住长谷部的手,安心的开口,留念的不舍放下。

“要喝花茶么?”长谷部抽出自己的手,慌忙的开口。他却没想到他的躲避却让审神者认为,是羞涩。审神者抱着玻璃杯,看着在水中绽开的花朵,舒心的笑了笑,“长谷部,我们结婚吧。”审神者觉得能这么关心她的刀剑男士,应该是爱着他的。

婚礼很简单,在本丸的樱花树下,审神者一身红衣,长谷部也穿着华服,二人立下了誓言。看着红装下带着满足笑容的阿筠,三日月看着面色平静的长谷部,眸中带着一丝担忧。阿筠看着成为自己婚刀的长谷部,她笑着问道,“你是因为我是主才答应我的么?”玩笑的调侃的语气。

“是。”长谷部看着审神者的笑容,诚恳的回答道。

“啪嗒啪嗒。”雨滴打落了下来,审神者看着长谷部礼貌到近乎冷漠的表情,想要试图说些什么,却只剩下无声的眼泪,但是审神者仍旧固执的抓住长谷部,“我是因为喜欢你才想嫁给你,如此便好。”她相信着,她可以焐热长谷部的心,让他不只是因为自己是主的身份为自己停留。但是长谷部却松开了手,“屋外雨大,还请主回去休息。”然后便平静撑起伞,等着审神者的行动。所谓相敬如宾,原来,如此痛苦。

看着在雨中对峙的一人一刀,三日月想要上前,却被石切丸拦住了,石切丸看了眼三日月,默默的摇了摇头。三日月知晓石切丸的意思,在那两人面前,自己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外人。三日月往本丸的厨房走去。一个人熬起了姜汤。然后在长谷部来厨房寻找取暖之物时,在姜汤里面放入几勺红糖,交给长谷部。审神者看着为自己端来姜汤的长谷部,心中又一次闪烁起了光亮,“长谷部,你其实是喜欢我的吧?”审神者笑着开口。

“主,喝完姜汤,就休息吧。”长谷部放下托盘,离开了房间。

阿筠看着窗外的月亮,心中的寒意愈发彻骨。长谷部仍旧睡在了近侍的房间,她想要抓住的,近在身边,却无法再近一步。阿筠突然想念起了半夜的茶香。她披好外卦,走出了房间。在长廊上,阿筠又一次看向了月亮,清冷的月光下,三日月却不在赏月了。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有些偏差,阿筠不自觉的摇了摇头,往前走去,来到厨房,一个人烧水,煮茶。看着烟雾在茶盏上升起,阿筠感觉到无比的孤独。

又是普通的一天,审神者继续着日复一日的工作,看着结缘前更加疏远自己的长谷部,她看着帮忙批改公文长谷部,喃喃开口,“长谷部,是不是不喜欢我。”

“是。”长谷部把整理好的公文放到审神者面前,神情认真,“对于我来说,你只会是我的主。”

看着长谷部认真的表情,审神者把那句,如果是其他审神者的要求你也会娶她么?压在了心底,她想,他会。

“今天三日月出阵?单独去阿津賀志山?”审神者烦躁的翻阅着出阵任务有些不可思议。

“他说他想回去看看。”长谷部继续整理着文件。

“我陪他一起去。”审神者猛地开口说道,然后便跑了出去,跟在光阵消失在了本丸。看着审神者的背影,长谷部的心里第一次有些不安。

“哈哈哈,小姑娘怎么跟来了?”三日月看着跟在自己身后的阿筠,表情丝毫看不出惊讶。

“总觉得,你要走了。”阿筠看着熟悉的绝美脸庞,心中的不安愈发明显,“要回去么?”

“小姑娘长大了已经不需要我了啊。”三日月看着远处的硝烟,轻声感叹道,“还记得第一次见你,你骑着马,追着我不放的身影。

“三日月,你记忆力,怎么会怎么好?”阿筠有些不可思议的开口。

“为什么呢?”三日月看着出现的敌人,表情变得严肃,“我不过只是个老爷爷罢了。”语气带着阿筠无法理解的哀叹。

纵使三日月满级带着金刀装,一振刀,对付战场上的所有敌人,也终究处在下风。看着三日月的伤痕肉眼可见的增多,阿筠只能站在三日月的身后,甚至拖累三日月。在下一波敌人出现前,阿筠拉住三日月,“我们逃吧。”

看着眸中全是担心的阿筠,三日月收起了刀,“好。”

可是终究能逃到哪里呢?没人知晓,但是当阿筠伸手抓住三日月的时候,三日月觉得,再也不想被松开了。在山洞里面,三日月生起了柴火,“天色有些晚了,审神者还是好好休息比较好。”三日月脱下自己的狩衣给阿筠披上。

“三日月,你说长谷部明明喜欢我,他为什么不承认呢。”阿筠为了给自己披衣服几乎把自己抱住的三日月闷闷开口。

“审神者为什么觉得是长谷部喜欢你?”三日月披好衣服后坐在一侧,看着阿筠笑着开口。

“他会在争吵后我睡着的情况下帮我披上毯子,会熬好粥避免我晚上饿到,会在早上泡好我喜欢的花茶,会在我淋雨后煮好姜汤……”阿筠一件件数着。

“如果我说,这些事情都是我做的。”三日月看着洞外刮进来的风,走到阿筠身边,抱住她开口。

“怎么可能。”许是过于惊讶,阿筠的声音带着些颤抖。

“我心悦你。”三日月轻声说完放开阿筠,眼神变得犀利的走出洞外,“所以这一次,我仍旧会保护你,不过阿筠这次可不要记错了啊。”

在阿筠心中,三日月距离自己一直都太过遥远,除了晚上路过长廊时能够看到赏月的三日月,二人经常结伴觅食,在没有过多地交集。但是,原来,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弄错了么,三日月一个人出去了,她感受到了灵力的巨大的波动,“检非违使。”她不安的开口,跑出了洞外,看着三日月褪下狩衣后白色的内着别鲜血染红,她想起了初次见面时,她对他说,“三日月宗近我等你很久了,我不会让你再次孤寂。”

“三日月!”阿筠喊道,“我到真名叫做吴筠。”

看到阿筠在山崖上奋力的报出自己的真名,三日月笑了,一骑绝尘的扫荡了敌人,然后来到了阿筠的身边,顾不得阿筠惊吓的表情,轻声在耳际开口,“我不会再给任何人可乘之机。”

在本丸整理文件的长谷部感受到了自己与审神者的灵力连接渐渐稀薄,消散。狐之助出现他面前,“第198023号本丸审神者,被三日月宗近神隐。”然后看着有些愣住的长谷部,“审神者走之前什么都没说,倒是三日月殿下说有句话给你,对于压切长谷部而已,谁是主都是一样的侍奉,而我只想要小姑娘。”


评论(10)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