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若泠

佛系写手

【压切婶】等待 1

目测可能会坑

私设如山

OOC





“他要走了。”宗三看着还在怄气的童梳说道。

“我知道了,二哥。”童梳语气清冷,翻看着书籍。

“不去说些什么么?”宗三有些担心、

“没什么好说的。”童梳回过头看着宗三忧愁的表情,“离别,太正常了,不是么?”

宗三看着童梳眸中的挣扎也不好说什么,沉寂了许久,也终是无奈的离去。回到客厅,看着端坐的长谷部,摇了摇头。长谷部看着那道楼梯,双手不自觉的握拳。

“你有什么话要留给童梳么?”江雪缓缓地开口询问。

“不要等我,当时的承诺,都还小,不用在意。”长谷部看着童梳无数次走下了奔到自己怀里面的楼梯,声音响亮,坚定的开口,他知道,她在楼梯的拐角处在偷听。然后致歉,离开了左文字家。伴随着长谷部渐行渐远的脚步声,童梳渐渐站起来,一步步走下楼,看着那道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野。童梳坐在最后一节的楼梯上,无声的抱膝,努力忍住因为过度悲伤发抖的身躯。宗三有些不自觉的想要上前安慰,江雪抬手拦住他,摇了摇头。等天黑吃晚饭的时候,童梳已经累到靠着楼梯沉沉睡去,宗三轻轻给童梳披好了薄毯,将童梳抱回了房间休息。

“小梳怎么了,醒醒。”长谷部看着在睡梦中默默流泪蜷成一团的童梳慌忙的喊道。童梳有些迷糊的睁开眼睛,却下意识的抓住长谷部的手,“长谷部,你又要走么?”

看着童梳惊慌失措的模样,长谷部抱紧她,“我不走了。再也不走了。”

过了好一会,童梳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试图缩回被子里面。却被长谷部制止了,“清醒了?要喝点热饮么?”

“好。”童梳默默开口。

看着长谷部在厨房的身影,童梳的大脑渐渐清晰,11月24日她被前男友甩了,然后转身遇到了压切长谷部,那个她心心念念了十几年的人。然后,长谷部为了安慰自己,陪自己去了甜品店吃了蛋糕,中途还出去了一趟,给自己送了束玫瑰花,吃完点心,拉着长谷部逛了许久,夜深了,自己不想回家,便被他带回来公寓。

“可能有些烫。”长谷部把热可可递过去,揉揉还在理思路的童梳。

“恩,谢谢。”童梳结果热可可,下意识的开口。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么?”长谷部语意不明的开口。

“什么什么打算?”童梳看着带着熟悉笑容盯着自己的男人有些疑惑。

“要和我结婚么?”长谷部看着童梳疑惑的眼睛,单刀直入的认真的开口。童梳有些惊慌,差点把手中的杯子扔出去,长谷部帮她接住,重新放在童梳的手心中,然后用自己的大手抱住童梳的双手,看着童梳的眼睛,“童梳左文字,你要和压切长谷部结婚么?”一字一顿,无比认真的开口。但是感受到握住自己的大手微微发抖,听出了长谷部声音中的紧张和不安,她突然想到了六年前的自己,那个只能在看着长谷部离开后抱着自己哭的自己,即使在他不在六年,她遇到过很多人,但是,她经常会幻想,如果,当年自己长谷部在离开前找自己时,自己下搂了,如果他和自己在分离前把话都说开没有遗憾的话,这六年,就不会这样颓废寂寞。如果在重来一次她想,她会下楼告诉他,自己会等他。这一次,她不想在等六年了,“好。”童梳看着漂亮的紫色双眸,像是受到了蛊惑亦或是鼓励一般,“童梳左文字要和压切长谷部结婚。”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