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若泠

佛系写手

许墨 破碎

刀子,虐,OOC,私设如山

私设许墨在故事最后去世,你一个人生活多年


又一次梦见那幅场景,那个身影在雨中,全身湿透,眼神失神,想要抓住他,想要抱紧他。努力的跑过去,却发现,画面与那个人如玻璃碎裂一般,崩塌在自己眼前。铺天盖地的绝望与黑暗瞬间笼罩侵蚀着梦境。

你醒了,看着有些阴沉的天气,你知道,会是和梦中一样的雨天,你不知道那个身影是谁,但是,那个人看向自己空洞无助的眼光,无故的让自己心如刀绞。这个梦,出现的次数太多了,可能最近压力太大了吧,你自嘲道。安静的走到衣柜前,像做了千百次一般,穿上黑衬衫,白色风衣。然后给自己准备了简单的早餐。打开电视看着新闻,周棋洛的新作品么?你还记得你第一次见他的场景,那时自己和他真的很简单的笑着。新闻人的天性使你你想着或许,自己可以拿下他的新作品专访,然后鬼使阴差给周棋洛发了短信。厨房的电器陆续传来加热完毕的声音,你一个人坐在桌前吃着早餐,看着对面的椅子,却觉得,有些空落落的。可能因为是新房子吧,很多痕迹都消失了。自己为什么会搬来这个房子,你有些疑惑,却不愿深究。

你按照约定的时间到了华锐公司,魏谦看到你的到来,连忙带你去见了总裁,你站在李泽言面前,安静沉稳的汇报工作,分析利弊,平静,理性,带着标准的笑容。李泽言看着你的打扮举止以及笑容,沉默不语。你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报告有疏忽之处还希望总裁能帮我指出?”你微笑依旧,不卑不亢。李泽言看了沉稳的你,“还需要我帮你指出不对的地方么?你已经不出初出茅庐的新人了。”语言仍旧犀利。“我知道了。”你没有反驳。李泽言深深看了一眼,“报告书留下吧,我看了以后给你答复。”你交了报告就离开了办公室,李泽言看着你的白色身影眉头紧皱。

出来华锐的大楼,打开手机,发现周棋洛回复自己可以。你却没有太多的激动与兴奋,而是平静的发送讯息说明接下来的安排。然后撑起伞走在路上。你不知不觉走到一个街道,觉得很眼熟,一辆车向一家三口奔去,你冲过去推开人们。好疼啊。你想到了梦中人的微笑,看着自己的右腿,却笑了。原来,自己还会痛么?你倒在的路上。

醒来的时候,看着白色的天花板,还有一侧的警察,“学长,你来了。”你没有一丝不安。白起没有说话,你知道他生气了。但是你能怎么办呢。你安静的听着医生的描述,还好,只是骨折,你默默庆幸。医生和护士叮嘱完便走了。“这次伤好以后搬到我那里。”白起语气严肃,“或者李泽言那里。”

“为什么?”你依旧在笑。

“因为……”白起看着你的笑容,无法继续说下去。

“我精神不稳定对么?”你看着白起欲言欲止的表情,云淡风轻的说出口,仿若躺在这里的不是你自己一般。白起看着平静的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白起学长,我最近经常梦见一个人。”看着白起晦涩不定的神色,你反而安定了下来,“你知道那个人那个人是谁么?”

“你梦里面的人,我怎么知道。”白起语气冰冷。

“是啊,你不知道。”你笑的凄惨起来,“那李泽言和你的电脑里面为什么会有那个人的照片和档案?”你看着说着保护你却瞒住一切的人,“我做不到的事情有很多,但是我想要做到的,不管用什么方法,我都会做到。你说,我像不像他?”

看着你失神涣散的瞳眸,还有绝望的眼泪,白起紧紧抱住你,“那这是一场梦。一切都结束了。你不要这样。”

“我曾经失去记忆,他说,一切都会想起来的。”你推开白起,“所以我想起来了。”

李泽言在门外听到你和白起的对话,双眸阴沉下来。离开了医院。

之后,你被留在了医院,确切说,为了保障你的安全,把你监视软禁了起来,得知这个讯息后的你,没有哭闹,依旧平静。看着病床前的医生护士每天来来往往,你依旧每天看书,拿着一只钢笔做着批注,带着微笑。你知道你要想办法逃离,该怎么办呢?

“李泽言,我想去趟研究所。”你看着在门外交流病情的总裁,你缓缓开口,“如果可以,你陪我一起去。”你提出来邀请。李泽言想要拒绝,“把我困在这里也终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你笑着谈判,“他是理智的,我既然那么像他,不会想不开。”看着你真诚的笑容,李泽言同意了。

你去了许墨了研究室,看着那些瓶瓶罐罐,那个身影,那段时光,还有那个笑容都逐渐清晰,“我可以摔玻璃制品么?”你笑着看着透明的器材开口,“我只摔这些空的。”然后拿起一个器皿,看着阳光折射出的彩色,你想到,天边的花瓣与彩虹,“啪。摔落在地上,玻璃碎片飞溅。然后又重新拿起一个新的,你想起了他说的那家酿葡萄酒的小店,你们后来一起去了,你记得,那时候他对你笑了,“啪”再次摔落。玻璃碎片溅到你的腿上,你没感受到疼痛,又一次拿起了,然后甩下,飞舞的玻璃,你仿佛看到了那次他和说的海风与夜色。你看着满地的碎片,“我要回家。”你看着立在一侧的李泽言,“我想我需要休息。”

李泽言以为你已经放下了,剩下的只需要给你时间冷静,也不愿刺激你,便同意了。你回到熟悉的房内,想到了,这是他的房间,在很久以前,他就笑着搬来自己隔壁在自己的惊讶中说这概率越小的事件一旦发生就会给人一种命中注定的感觉。后来,你们决定在一起,你便搬了过来。你便住了这么些年。

你翻出记忆中的药物,看着那些白色的药片,你想起来漫天的萤火虫,想起了他给你说的画家和蝴蝶的故事,想起他问你,如果他真的要走,你会舍不得么?你曾经以为自己的就是那只蝴蝶,却发现,自己原来是画家。

“许墨,你说你贪得无厌,想占有的我的一切,却只借走了一个周末,你说过,眼睛才是最终误导我们的东西,可是,我现在看到的你难道是假的么?”你的眼前又一次出现那个身影,却又瞬间破碎,“许墨,如果只有在梦里你才不会消失,我愿意陪你一梦千年,我其实比你更贪得无厌。”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