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若泠

佛系写手

【一期婶】空牵挂 16

OOC

私设如山

结局

可能有番外





丰臣珏走在病床上看着窗外的风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是她掌权丰臣家以来最长的的一次休假,她很久没有这样安静清闲的心情了。门被推开一阵风吹过,丰臣珏转过头看着来人,微笑开口,“小钰你来了啊”语气轻柔,并向三条钰身后的鹤丸微笑示意,“鹤丸还真是形影不离啊。”

“你以为你都和你家那位一样。”三条钰拉出椅子坐下剥开床边的蜜柑递给丰臣珏,“不过一期一振竟然真的镇得住那帮人。”

丰臣珏知道三条钰再说什么,她住院的这段时候,一期一振替她管理者丰臣家,所面临的的处境不言而喻,“我把丰臣家的家主章印给他了。”丰臣珏仿佛说着随手送了什么礼物一般云淡风轻。

“什么!”三条钰听后惊讶的叫出声。但是却很快的反应过来,“阿珏你这是绝对嫁了?”

“已经嫁了。”丰臣珏看着懵逼的三条钰笑着开口,“我醒过了第二天就和一期一振递交了结婚申请。”

“你真是够低调。”三条钰看着这么多天和以往一样并无不同的丰臣珏吐槽道。

“有些事自己和亲人朋友知晓。就够了。”丰臣珏抬手揉了揉三条钰,“鹤丸,最近一期给你布置的功课完成了么?”

“一期跟你说了啊。”鹤丸挠挠头眼神飘忽。

“鹤丸,什么功课?”三条钰询问道,丰臣珏笑了笑。

“啊,我想起来我还有些事。”鹤丸顾左右而言他,跑了出去。

看着三条钰追过去后门边出现的熟悉的身影,丰臣珏不自觉的笑出了声音,一期走近病房看着丰臣珏笑的模样也轻笑了起来。

“阿珏,可以出院了。”等笑声平复,一期拉过她的手给她带上戒指。

“恩。”丰臣珏轻声应声,然后又滚进了被子里面,“啊,还没休息够啊。”

一期隔着被子轻轻抚摸着丰臣珏,“回家你也可以休息,因为现在,我都会陪着你。”所以你想停下来休息的时候,我可以替你接着走,帮你准备好休息完的下一个出发点。

“一期一振,还记得第一次见面,你要杀我哎。”丰臣珏探出头看着一期认真的双眸缓缓笑着调侃。看着一期一振有些无奈的表情,丰臣珏抓住一期的手,“一期,我给你下达一个主命吧。”

“恩。”一期看着丰臣珏的眼睛闪着精光,装作认真严肃的听着。

“作为丈夫,你要帮我挑一辈子鱼刺啊。”丰臣珏还没说完便笑着倒在了一期一振的怀里。一期没有推开她,而是抱住她,在她耳畔说着,“好。”


【一期婶】空牵挂 15

OOC

私设如山




织田家主突然出现,掀起轩然大波。织田夫人看着电视屏幕上眼熟的人,感觉呼吸有些困难。织田家主不仅重申了自己作为织田家第一权柄的事实,还顺便把织田夫人与松尾原树害死丰臣玥语的事实递出了罪证,当时还有城郊拿出府邸的爆炸案件。

三条钰找到织田疏谷时,织田疏谷还在陪着未婚妻谈情说爱,看到三条钰来找自己,织田疏谷让石井惠子先离去,待新茶重新泡好,织田疏谷缓缓开口,“不知三条小姐找我何事?”

“丰臣珏跟你母亲走了。”三条钰看着丝毫不在意的织田疏谷语气低至冰点。

“与我何干?”织田疏谷瞄了不远处黑影,眼神变得有些飘忽。

“带我去织田本宅。”三条钰放在茶盏话音未落,鹤丸的刀就已经架在了织田疏谷的脖子上。织田疏谷有些慌乱,“你们要做什么?”

“带我们去织田本宅。”一期一振声音冰冷的响起,“你因为你的家族伤害了她一次了,你别想再有第二次。”一直温柔的蜜色的双眸带着些杀意。

看着眼前人的愤怒,织田疏谷语气软了下来,“我带你们去。”

架着织田疏谷,一行人坐上了去织田本宅的车,地址其实三条钰很清楚,但是想要打开大门,还是带着织田家的少爷比较方便。车辆顺利的驶入了大门,驶向主宅。

“那是烟?!”三条钰看着主宅上的星星火光和灰色的烟雾惊讶开口。

车辆驶至主宅门口停下,一行人下了车,织田疏谷看着浓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跑离了院落。一期一振看着被浓烟火光笼罩的别墅,感觉到又回到了那片黑暗之中。鹤丸察觉到一期的恐惧,“我会把丰臣珏带回来的。”

“不。”一期声音带着些许颤抖,“我一起去。”

“一期,你说什么?”三条钰看着声音有些虚的一期,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我说,一起去。”一期想到了初次见面的泪水,宴会上的牵手,本丸遭遇袭击时的护短,生病时的道歉,东京塔回来后的依赖,他看着三条钰的眼睛缓慢却坚定的开口,“我不会在同样的情况下丢失我最重要的存在第二次,我要把阿珏带回来。”然后再也不会让她一个人去面对一切。

看着一期坚定的目光,三条钰突然明白弦语婶婶口中所说的命运,丰臣珏和一期一振,注定相互拯救,“好,但是,不仅要救回阿珏,你也不可以受伤。”三条钰抓住一期的手,“我就把阿珏交给你了。”

然后一起走进了大火。

丰臣珏似乎做了很长的梦。梦里面,她一直在一个人行走,从皑皑白雪走到炎炎夏日,周围的空气变得干燥,炙热,丰臣珏觉得自己呼吸有一些困难,她艰难的睁开了眼睛看着周围的火光。身为审神者的她灵力自发形成了一个结界护着了她,但是丰臣珏知道,撑不了太久。一期一振的灵力感应十分的近,不能让一期进入到火场,自己得出去找他,丰臣珏默默爬起来,往记忆中的出口慢慢走去。

“你竟然还没有死?!”织田夫人哀怨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丰臣珏看着有些狼狈的织田夫人,没有说话,而是继续走着,织田夫人冲了过来,丰臣珏躲闪不及,倒在了地上,看着试图再次站起来的丰臣珏,织田夫人狠狠冲了上来,掐住了丰臣珏的脖子。丰臣珏试图掰开织田夫人的手,却因为太久没有进食和受了伤没有太多的力气。

织田夫人的手突然松开,丰臣珏倒在地上,看着织田夫人倒地后出现的一期一振,丰臣珏恍若做梦一般,“是你么?一期?”

“是我。”一期收好刀,露出先容,向丰臣珏伸出了手。

丰臣珏获得肯定的答案后,笑着再次晕倒过去。

“啊,一期,你找到阿珏了?”三条钰看着抱着丰臣珏在火海里面跑回来的一期,“阿珏怎么了?”

“受了很严重的伤。”一期看着面色发白,身子还在微微发抖的丰臣珏担心的开口,“我们赶快出去。”

鹤丸和三条钰对视了一眼,“小钰负责开路,我负责断后。”鹤丸速度的下了决定,“一期,你护好丰臣珏。”


【一期婶】空牵挂 14

OOC

私设如山




“城郊一处宅邸烧毁。”丰臣珏看着新闻默念道,织田夫人终究忍不住了么。

看着安逸温馨完整的本丸,丰臣珏眸中晦暗了些许。有些地方,她决不允许任何人破坏。觉察到丰臣珏带着一些阴鸷之气,一期右手抚过丰臣珏的头顶,平稳着她的情绪。感受到一期的担心,丰臣珏伸手拉下了一期的手,双手握住,“不会有事的。”丰臣珏看着蜜色的双眸语气温柔。

吃完早饭丰臣珏便难得把弦语和三条钰一起喊进去房间,还不让刀剑随侍。丰臣珏简单的交代了一切,“弦语,无论何时,这座本丸,就交给你保护了,即使我不可能回来。至于小钰,到时候,不能再任性啦,要好好学习管理,还有,不要告诉他们。”丰臣珏笑容温暖,宛若安排平日的日课一般。三条钰和弦语什么都没有说,丰臣珏走出房间。

“阿珏。”一期一振想要跟上。

“一期尼,最近又有新弟弟来了不是么,好好照顾弟弟吧。”丰臣珏笑着不动声色的拉开距离,“如果一期你真的不放心的话,那,可以可以给一根金穗穗给我么?”

丰臣珏接过一期递过来的金丝,两段缠在两人小拇指上,丰臣珏用灵力隐去金线,“这样无论在哪里,你都会知道了。”丰臣珏看着小拇指动了动笑着开口。便去了现世。

“家主,织田夫人想见你。”息妁看到只身来到公司的丰臣珏笑着开口。

“樱田息妁,你在我身边多久了?”丰臣珏看着面容姣好的女子笑盈盈的开口。

“回禀家主,五年了。”息妁被丰臣珏的目光盯着有些心虚,但仍旧毫不慌乱。

“我自己去织田家就好。”丰臣珏整理好文件,签好字递给息妁,“去处理文件吧。”

看着息妁的离去的背影,丰臣珏缓缓起身,拨通电话。

“织田家主,您无碍吧?”

“那接下来的事情就麻烦您了。”

挂断电话,丰臣珏看着落地窗外自己脚下的风景,“果然,一个人看这样的风景,还是会寂寞呢。”平时这样失落的自己的被一期看到,必会递上一杯奶茶,给自己披上衣服或者毯子,然后陪着自己。

“吧嗒”窗外开始下雨了。

丰臣珏套上大衣,走出了办公室,织田家的车早就停在了楼下,丰臣珏平静的坐上车,看着窗外的雨景,内心却觉得无比平静。

织田家的别墅和织田家主还在的时候一样繁华,庞大。

“久疏问候,织田伯母。”走进大门看着坐在沙发上的贵妇人,丰臣珏微微欠身。然后走到沙发前,优雅坐下,没有丝毫慌乱。

“早上的新闻想必你已经看到了。”织田夫人看着纹丝不动的丰臣珏缓缓开口。

“是我棋差一招。”丰臣珏承认的干脆,“但是即使这样织田的家主之位也应该是织田疏谷吧?”看着织田家瓷器上面华美的花饰,微微笑着。

“樱田息妁你用的应该很顺手吧。”织田夫人看着眼前有些瘦弱却气场强大的丰臣珏,轻声调笑道。

“这还得多谢樱田家给我送啦这么得力的助手。”丰臣珏放下杯盏,“所以,你的目的很清楚你要的不止是织田家还有丰臣家。”丰臣珏抬起双眸看着对面珠光宝气的妇人,“胃口这么大,不怕吃坏肚子么?”

看着丰臣珏尖锐的眼神,织田夫人倒是不屑,“我觉得你还是等熬过了这几天再数落我吧。”便有几个黑影出现在丰臣珏面前。丰臣珏轻笑,然后很平静跟着黑影走了下去。

丰臣珏已经消失了两天了,连灵力都在渐渐变得微弱。

“再等等。”面对三条钰还有一期等刀剑想去救人的呼声,弦语一次次的拒绝。

“这是第四天,我看你还能撑多久。”织田夫人看着伤痕累累仍旧不松口的丰臣珏,狠狠的开口。没有丰臣家族的家主专用章印,很多事情都会变得麻烦。织田夫人刚想动手泄气,却被来人急急忙忙的喊了出去。看着织田夫人慌乱的脚步,丰臣珏嘴角微不可察的笑了,然后晕倒在了地上。

看着电视屏幕上的织田家主,“小钰,阿珏就交给你了。”弦语语气平稳却带了一丝急切。听到弦语的话语,三条钰便带着鹤丸奔向了织田家。没有注意到一起离开的还有那位青色发色的付丧神。


【一期婶】空牵挂 13

OOC
私设如山

众人回到本丸夜已经很深了,三条钰已经换下来衣服,,“所以说你们把我这里当做婚房啊。”丰臣珏极度无奈。
“我父亲说很着你可以学到很多事情。”三条钰理直气壮的开口。附带着鹤丸点点头。
看着认真的三条钰,丰臣珏实在没法拒绝,便也随着她去了。看着蹦蹦跳跳走掉的三条钰,丰臣珏看着夜空中的弦月,“弦语婶婶,喝酒么?”瞥过身侧的人影开口。
“好。”看着思绪缠身的丰臣珏,弦语沉下眼眸缓缓开口。
丰臣珏接过酒杯后便一言不发,一杯接着一杯,晚风清凉,丰臣珏倚在长廊上的柱子上,看着远处,一期一振没见过这样的丰臣珏,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只是默默陪着。
“弦语婶婶,你说喜欢终究是什么呢?”丰臣珏举起杯盏,轻笑感慨,“若是当初的我定会抢婚吧,可以看着他那副模样,突然觉得,这些年,对不起的只有自己。”
“阿珏,你还爱他么?”弦语看着丰臣珏有些泪眼朦胧的,迟疑的开口。
“怎么会?”丰臣珏笑意嫣然,“我丰臣珏心中所求的,何曾被人夺走过。”丰臣珏看向一期,“所以,这一次,我不会连你也丢了。”然后倒在长廊上,一期连忙上前扶住了。
“一期。”丰臣珏看着温和付丧神轻声喊道。
“我在。”一期扶稳她,应道。
温柔安定的应答令丰臣珏无比安心,“一期”“一期”“一期”……
不停地唤着,紧紧的抱住一期,一期觉得自己的胸口有些被浸湿,一期想要开口,感受到有人拍了拍自己肩膀,一期抬头看着弦语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陪着她。”用唇语说到,便离开了。
一期抱着哭泣的丰臣珏在月下坐了许久,待丰臣珏的情绪的问稳定后,丰臣珏慢慢坐直了起来,安静的站直,离开。
“阿珏,我在。”一期看着单薄的身影,不知道为何,情不自禁的开口。听到了一期的声音,丰臣珏停了脚步,安静了许久,久到一期觉得丰臣珏不会再开口,“一期,陪我回去吧。”月光下,丰臣珏转身,微笑的向一期伸出了手。一期看着眼眶发红努力微笑的丰臣珏,站了起来跑过去抱住了丰臣珏。
天亮了,丰臣珏觉得头有些痛大概是宿醉,日光透过玻璃折射进屋子,床的一侧躺着的付丧神温柔的目光让丰臣珏有些愣住,鬼使神差的伸出了手想要试图确认真假。“早,阿珏。”丰臣珏连忙收起手,看着温暖笑意的一期,轻声说,“早。”
当两人穿戴整齐出现在餐厅的时候,弦语眼神意味深长的在两人之间瞄来瞄去。
“非常遗憾,盖棉被纯睡觉。”丰臣珏无视弦语婶婶痛心疾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淡定开口。丰臣珏早就在醒来之后梳理了昨晚后来的发生的情况。不过就是自己不撒手,一期就陪着自己睡了一晚罢了,不过,必须得承认,有人陪伴的睡眠确实安定了不少。
“呐,一期,今晚可以还拜托你么?”丰臣珏早上在房间的时候问道。
“什么?”一期一振打理好自己的衣服有些疑惑。
“陪我睡觉。”丰臣珏语出惊人,“我觉得你有安神的功效。”
听到丰臣珏的请求,一期有些呆愣,装作苦恼的思考了一下,却看到丰臣珏严肃认真的表情,忍不住笑出了声,揉了揉丰臣珏才打理好的头发,“可以啊。”
丰臣珏想着自己早上的窘境,不自觉的嘴角上扬,“家主有媒体想问下你对于三条小姐和付丧神的结婚的事情的看法?”息妁打进办公电话开口。
“挺好的,我可能也会嫁给付丧神。”丰臣珏按了免提看了眼在一侧忙的一期,“我觉得这并不是这个错误的选择,毕竟他们足够忠诚。”
丰臣珏突然看着陪伴着自己的一期心里却泛出一丝隐隐的不安。一期似乎意识到什么,回过头,给丰臣珏一个安稳的笑容。

【一期婶】空牵挂 12

OOC

私设如山


本丸灯火温暖,丰臣珏刚走进去,便接住了药研递过来的花茶,今剑递过来的点心。看着阿珏抱着花茶,吃着点心。跟着一起过来的三条钰顺手也分到了一些点心,“你家刀刀们也太贴心了。”

“你不是天天住在这么?”丰臣珏看着三条钰满足的表情有些无奈的递过杯子,“小心吃,别噎着。”

丰臣珏便跟着短刀们坐在长廊上,听他们说出阵还有远征遇到的事情,一期去房间拿好毯子也跟了上去帮丰臣珏披上,然后从厨房拿来新的茶水和点心,放在长廊上,把热水递到丰臣珏手中。然后便帮忙回到房间处理时之政府的公务了。

天色暗了下来,晚餐咪酱他们准备好了,鸣狐过来喊短刀他们去吃饭的时候丰臣珏没有跟着一起去,而是回到了房间,“一期尼,该去吃饭了。”丰臣珏敲敲门开口。

“我快要处理好了,阿珏你先过去吧。”一期尼抬头看了看裹着毯子的丰臣珏笑着开口。

“这些应该是我处理的。”丰臣珏走到桌边拿起还没处理的文件,唰唰唰开始动笔,不顾一期尼的阻止,“处理好了我们一起过去吃饭。”

看着丰臣珏和一期都没过来吃饭以为出了什么事情的咪酱,看着两人坐在一起处理公文,也没有出声,而是回到厨房把饭菜预留好。因为是两人一起处理速度快了很多,没过多久,便处理完了。丰臣珏转转脖子和手腕起身准备出门去吃饭,被一期拉住了,“先把外套穿好。”一期拿出大衣递给丰臣珏。丰臣珏看了一期认真的表情,接过大衣乖乖穿好。

“啊,咪酱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丰臣珏来到餐厅,看着桌上的菜肴,满意的开口。速度的坐下,开吃。一期看着很速度的丰臣珏,笑了笑没说话,而是舀了一碗汤放在丰臣珏面前,给她噎着的时候备用。

结束了晚餐,丰臣珏叮嘱了刀刀们早些休息,说明了晚上的出门的情况,“放心啦。”弦语看着惴惴不安的丰臣珏开口。自从上一次丰臣珏晚归本丸被袭击,丰臣珏就很少晚归。

“弦语婶婶拜托你了。”丰臣珏看着没有一开始很久没见的时候的端庄形象,穿着家居服,头发随意的披着的弦语有些不信。

“阿珏,我虽然现在看起来不靠谱了点,但是好歹在审神者这件事上是你前辈。”弦语看懂了丰臣珏的不信任,吐槽到,便把丰臣珏推出门。

用“一期和鹤丸都带着管制刀具没法做地铁。”的理由打消了三条钰想要坐轨道交通的想法,一行人终于出发去了东京塔。

橘色的灯光下,东京塔格外美丽,但是,“小钰,东京塔上面的爱心灯光不是12月才会有么?”丰臣珏站在东京塔附近看着心虚的三条钰吐槽。

“这些都不是重点啦。”三条钰敷衍道,“我们上去吧。”

管制刀具不能上塔的因素因为丰臣珏和三条钰的担保,也最终放行了。升到了东京塔的展望台,灯光突然全灭,无数的蜡烛的一盏盏亮起,“这个活动不是一个月只有一次在满月夜的时候才会,并且灯光也不会灭啊。”丰臣珏分析道,却发现三条钰和鹤丸都不见了。

“一期,我家小钰被带坏了啊。”丰臣珏有些无力的看着蜡烛和远处的景吐槽道,原来三条钰再会搞事也不会这样啊。一期安慰的揉揉她的头,“等一会看看吧,也许她只想给我们一个惊喜呢。”

音乐突然响起,“这是婚礼进行曲?”丰臣珏突然意识到什么,看到三条钰穿着婚纱重新出现了,身侧是一身白西装的鹤丸国永。

“三条钰,你这样做,你父母知道么?”丰臣珏声音低沉,“你忘了是三条家唯一的继承人么?”

“所以我没有选择神隐小钰啊。”鹤丸看着被丰臣珏严肃语气有些吓到了的小钰帮忙开口。

“三条钰,你偷换国宝,现在还私自嫁刀。”丰臣珏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不对,但仍旧说了下去,一期也被丰臣珏话语中的讯息震惊,“这份觉悟,你做好么?”

“阿珏,从我把真正的鹤丸国永调换出来我就做好了这份觉悟。”三条钰拦着想帮助自己说话的鹤丸坚定开口。三条钰作为锻造师第一次见到鹤丸的本体就深深的爱上了,然后锻造了无数的鹤丸的仿刀,用尽办法进行了掉包。不过有谁会相信,真正的鹤丸会陪着一个小女生改变这一切呢?

“我知道了。”丰臣珏知道自己改变不了三条钰,“那,鹤丸你呢?你能接受千年以后,三条钰老去逝世,独留你在世上么?”

“到那时我会碎刀的。”鹤丸玩世不恭的金色双眸难得出现了认真与执意。一期看着这样的鹤丸不自觉的握紧了刀。

知晓鹤丸和三条钰的执念后,丰臣珏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那就祝福你们新婚快乐了啊。”

“阿珏,那你呢?”三条钰摇了摇嘴唇,“还忘不了他么?”

“忘不了和还爱着不是同一个概念。”知道三条钰接下来想说什么,丰臣珏笑着开口,“我会试着走出来的。”

回去的路上,丰臣珏让息妁又派了一辆车给那对新婚夫妇,自己和一期坐在车上,“一期,今天的事情你是知道的吧。”丰臣珏语气平静。

“三条小姐怕你不同意。”一期慌忙解释道。

“没事。”丰臣珏看着有些慌乱的一期笑出了声音,但很快停了下来,目光看着窗外,用微不可查的声音说着,“真好啊,有相伴一生的人。”却没发现,自己再说这句话的时候,一期看着自己认真温柔的目光。

【一期婶】空牵挂 11

OOC

过渡章




熟悉的公司大楼,一直是一个人走进这座大楼的丰臣珏第一次身侧有了其他人。无视或探寻或八卦的目光,丰臣珏平静的和一期走进电梯,升至大楼的顶端。丰臣珏的办公室有着巨大的落地窗,但是除了三条钰没有人知晓,丰臣珏曾经无比恐高。息妁已经在办公室外侧的秘书室报道了。丰臣珏看着玻璃门内的息妁,微微颔首示意息妁出来。

丰臣珏坐在办公桌前,看着息妁,“一期一振从今天开始是我的特别助理,息妁,你今天先帮助他处理一些公司的基本事物。”然后便打开电脑示意一期一振和息妁出去。

“一期一振君,这是说服了家主了?”息妁把一期一振带到自己的办公室,泡好咖啡递过去。

“恩。”一期一振微笑中带着疏离开口。

丰臣珏生病那段时间,一期一振便擅自来到公司,找到息妁学习相关事务,虽然是千年以前的刀,但是学习能力并不弱,很快便懂得了一些关键性的事物处理方法。

丰臣珏画着图纸,丰臣家最近新拿下了一块地,需要规划。这件事,丰臣珏总是亲力亲为。一期隔着玻璃看着带着笑意的丰臣珏,泡好茶推门过去,将茶放在桌上。

“一期尼,你瞒着我做了不少事啊。”丰臣珏看着微笑着不动声色的男子。

“无论作为近侍还是作为刀剑。”一期看着电脑上自己昨日画好的规划图,面色平静的开口,“帮助主人处理事务解决困难都是自身职责。”

“是么?”丰臣珏轻叹了一声,“你设计规划的很好。不过还有一些实际问题,我跟你说下。”丰臣珏将电脑转了一个角度,和一期一振开始讨论图纸。

三条钰在看到丰臣珏和一期离开后,也和鹤丸开始了搞事的进程。

一直忙到下午,三条钰和鹤丸来到丰臣珏公司,看到丰臣珏在开会,一期就坐在身侧最近的位置,三条钰就在丰臣大楼顶楼和鹤丸坐在椅子上等着。

“小钰。”丰臣珏开完会听说三条钰来了,便猜到她又去了顶楼,看到三条钰和鹤丸窝在一起,丰臣珏哑然失笑,无奈的动手把三条钰喊醒。

“阿珏?”三条钰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开口,“你会议开好了?”

“恩,你和鹤丸找我什么事情?”丰臣珏看着鹤丸把披在三条钰身上的斗篷重新穿在身上。

“阿珏,我们去东京塔吧。”三条钰像是想到了什么,抓住丰臣珏的手说道。

“我先得问下息妁今晚有没有饭局。”丰臣珏打开手机发讯息询问息妁。

息妁很快便回了。没有安排。丰臣珏看着三条钰,“没约,不过我得先回办公室把今天的工作做个总结收尾。”然后便在三条钰抓住自己不放之前抓住一期一振下楼回办公室,锁门。

息妁看着跟着丰臣珏被关在门外的三条钰,习惯性的递上茶水点心。

丰臣珏飞速的敲打的键盘,是不是还拨打电话确认着什么。一期一振帮忙纠着错处。结束了最后一个字,丰臣珏关上电脑。躺坐在椅子上,一期一振在旁边收拾东西。丰臣珏看着还在忙碌的一期一振,第一次感受到一种温暖的在胸口蔓延。

“阿珏,可以走了么?”一期一振拎着包,向她伸出手。丰臣珏知道,只要伸出手,就可以抓住。她伸出了手。

走出公司,丰臣珏坐在车上,“晚上会比较晚回本丸,我先回去一趟,免得药研还有爷爷不放心。”

“阿珏,你没救了。”三条钰看着丰臣珏愈发温柔的眉眼吐槽到。

“那你可以先去东京塔啊。”丰臣珏无所谓般开口,“我还要回本丸吃些东西。也不知道咪酱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

“我跟你一起回去吃。”三条钰一听到咪酱立马改口。鹤丸看着三条钰轻易倒戈的模样有些无奈的宠溺的摇摇头。

“阿珏,顺便回本丸多加点衣服。”一期看了看丰臣珏单薄的春装说到。

“是。近侍大人。”丰臣珏看着一期担心的目光笑着应声道。


【一期婶】空牵挂 10

OOC

私设如山




“早啊,一期尼。”丰臣珏坐在床上披着外褂戴着眼镜敲着电脑键盘开口。

“阿珏,你都这样了还要工作啊。”跟在一期后面的三条钰有些无奈。

“发烧而已。”丰臣珏合上电脑,接过一期端来的汤药,乖乖的服用,“好苦,药研难道有事对我怀恨在心。”放在空碗,丰臣珏吐槽道。

“哈哈哈,小姑娘还是个小孩子呢。”听到丰臣珏的抱怨,三日月眉眼温和。

屋子里面开着地暖,还被三条钰和鹤丸架起来被炉,明明二月天气回暖了些许。导致三日月等千年老刀都凑过来取暖。

“比起你们我们就很年轻啊。”丰臣珏有些无奈的看着赖在自己房间的三日月还有髭切,却不经意间看到拿着药碗出门的一期,“一期尼,帮我问咪酱要些山楂糕。”

“是,主上。”一期转过身微微欠身。然后离开房间。

丰臣珏看着合上的房门有些头疼,“啊,小钰,一期尼生气了。”丰臣珏抱着坐在床边的三条钰抱怨。

“说出那样的话,一期生气也是正常的。”髭切绵软的声音响起。

“小姑娘莫不是不会和身边人正常相处?”三日月看着懊恼的丰臣珏提出疑问。

不是却是事实,丰臣珏的童年都是在老宅,在祖父的教诲下度过。很少与外人交往,唯一的好友就是三条钰,长大后身边的人基本都是一起共事的亦或是下属一类,丰臣珏在相处中都保持着微妙的距离。但是,接手了本丸后,自己对付丧神们,似乎太依赖亦或是太宠爱了。

“其实阿珏你只是不太习惯有人关心你。”三条钰揉揉丰臣珏的头发,“如果无法说出的话,我可以帮你解释的。”

“我觉得这样挺好的。”丰臣珏坐直了缓缓地开口,“有时候距离太近了反而是一种伤害,因为看的太清楚,反而发现与想象中的差距,毕竟我也只是一个卑劣的普通人类。”

房间再次陷入安静,三日月和髭切坐在被炉里面喝着茶,三条钰坐在矮沙发上看着书籍,鹤丸在旁边陪着,丰臣珏重新敲打着键盘,急促的凌乱的敲击声在房间响起。

过了很久,丰臣珏感觉到一阵困意,许是药效上来了,丰臣珏存好文档,放好电脑,然后缩在被子里昏昏沉沉。感受到门被拉开,一阵冷风吹入,丰臣珏有往被子里面缩了缩。

“近侍大人回来了啊。”三日月笑眯眯,“先让小姑娘好好休息吧。”

一期没有出声而是把山楂糕放在桌上,然后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着一些打印好的凌乱的文件,将其整理好收好。然后翻看。

“阿珏,你生病了,今天还是暂时不要出门工作。”一期一振看着在床上脸红发烫的却仍旧爬起来打算出门的丰臣珏劝阻道。

“没事的。”丰臣珏穿着鞋子努力站起来,往洗漱间走去。

“阿珏!”看着险些摔倒的丰臣珏,一期连忙上去扶住,“你还是休息几日比较好。”

“我不能休息。”丰臣珏努力甩开一起的手,“放开我。”

一期反而抓的更紧,然后把丰臣珏又抱回了床上,然后盖好被子,“阿鲁基你现在需要休息。”

“一期一振,你这是违背主命,你不过就是一把刀而已,竟然敢强制我。”丰臣珏看着自己被裹得严严实实无法动弹,生气的骂道。

“是,我不过就是一把刀而已,主上。”一期一振听到她的话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微笑的重复。

意识到自己的失言,丰臣珏有些害怕的看着眼前的一期一振,但是,一期一振并没有动粗而是放开了她,然后去找了药研和其他刀照顾她。但是在此期间,一期一振对他的态度跌至冰点。

“一期尼,抱歉。”一期一振从回忆着回神,看到丰臣珏睡着仍旧下意识抓住自己的衣角道歉着。

一期一振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将丰臣珏拽着衣角的手掰开放回被子里面,然后走出了房间。

“小姑娘不用再装睡咯。”三日月笑着提醒,却没有听到丰臣珏起身的动静,而是听到了微小的抽泣声。丰臣珏没有睁开眼睛,眼睛很快浸湿了枕头。

“哎。”三日月叹了一口气走出了房间去找一期。髭切走到床边,轻轻抚摸着丰臣珏无声安慰道。

“要我说,阿珏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三条钰有些无奈的开口,“当时织田疏谷不要你你也没哭啊。”

“一期尼能和那种家伙一样么?”丰臣珏趴在髭切怀里说到。

“其实吧,我觉得,你本丸好的付丧神那么多,你也没必要非要粘着一期啊。”三条钰搞事的语气的上线,“你看看髭切对你多温柔。”

一句话让髭切和丰臣珏同时僵硬,“三条钰,你不要欺负我家单纯的髭切。”丰臣珏连忙反应过来,护短到。

“他们这些千年老刀,有那振是单纯的。”三条钰笑意更浓,“要我说,髭切你喜欢阿珏么?”

“喜欢啊”髭切作为千年老刀也很会会过意来,笑嘻嘻的答道。

“鹤丸国永,管好你家的女人。”丰臣珏无奈的点名。

“小钰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依我看,咪酱也不错,没必要在一期那一棵树上吊死。”鹤丸添油加醋道。

“一期,别太欺负小姑娘。”三日月看着做厨房熬药的一期一脸安心的开口。

“我没有欺负她。”一期一振没有看三日月,而是继续煎着药。

“她哭了,你还没欺负她。”三日月看着认真的一期,“她知道错了,你就原谅她吧。”

“其实我没有怪过她,只是觉得,现在的这样的关系也没有什么不好。”一期语气还是温柔的,但是,却带着些寂寞。

“所以,即使其他刀把他抢走也无所谓了?”三日月意味深长的开口,“髭切可是难得有耐心照顾安慰一个人类。”

“如果主上喜欢……”

“我不喜欢。”丰臣珏语气微弱却坚定的开口,一期看着裹着棉袄扶着髭切的丰臣珏,“你怎么有跑出来了,不是要你好好休息么?”语气不自觉的急切了起来。

“一期一振,对不起。”丰臣珏努力一个人站直,深深的鞠了一个躬,“我侮辱你作为一振刀的荣耀,你一期一振不仅仅是一振刀,还是我重要的人。还有,公司这段时间的金融,谢谢你弟弟博多,他管理的很好。”

“所以你就为了说这番有的没的话让自己吹风?”一期一振语气冰块,“髭切,三条钰,鹤丸桑,你们还不拦着?”

“一期尼,我现在就回去躺着你别生气了。”丰臣珏摇摇晃晃的向一期走过去,摔在 一期怀里。

“你们谁看着药,我去送丰臣珏回去。”一期感受到丰臣珏乖乖的姿态也就只能既往不咎了。

在床上又躺了两日,丰臣珏渐渐有精神了起来。

“啊,一期尼,我今天可以上班了。”丰臣珏早起精神满满的开口。

“从今天开始我跟你一起去公司。”一期笑着整理文件,在丰臣珏病重期间他从三条钰那里了解了很多事情,“这样下次你生病的时候,你就可以不用担心工作了。”

“啊,好。”丰臣珏一时没反应过来傻傻应道。等回过神,一期已经和丰臣珏一期坐上了去公司的车上。 



【一期婶】空牵挂 8

OOC

夜黑了下来,本丸灯火通明,弦语烹煮着清茶,数珠丸与她相对,二人静默无言,茶香蔓延整间屋子,仿若时间停止了一般静谧。忽而一盏灯闪了一下,让人误以为是错觉,但弦语笑着饮下杯中茶,迅速起身。

本丸的院中已出现很多黑影,带头的,“珠子,你说阿珏是有多放心啊。”弦语看着眼熟的面孔笑道,“小良子,好久不见啊。”语气轻佻,恍若真的打招呼一般,但话音未落,数珠丸便拔出刀,“若此事无法避免……”语气淡然的说道,但手中刀丝毫没有迟疑。

药研在丰臣宅护着其他刀剑,毕竟松尾良带来的伤害太大,那些暗无天日的日子带来的恐惧,让短刀们瑟瑟发抖。三日月也一改悠闲的日常,安抚着今剑。不在本丸的他们,只能努力的按捺住心中的恐惧与恨意。

数珠丸虽然为天下五剑,但终究势单力薄,“这样你就满足了吗”数珠丸理了一下因为受伤而破掉的衣角,语气冰冷。看到数珠丸受伤,弦语立即结印,护着数珠丸。

“药研哥,数珠丸大人和弦语大人真的可以撑过去么?”五虎退怯怯的说到,但很快他们感受到一阵金光笼罩着本丸,三日月也发现自己的本体消失不见。

“话说还真是热闹啊,真把我瞎了一跳。”鹤丸看着本丸的战斗轻眯起双眸。

“松尾良,敢动我丰臣珏的刀,是做好相当的觉悟了么?”丰臣珏理了理匆忙赶回来有些松垮的发髻,慢条斯理的开口,然后侧身拔出刀,击了过去。看着丰臣珏已经厮杀了过去,鹤丸也没有迟疑。

“一期,你在害怕么?”看着在一侧手有些抖的一期,三条钰语气清冷。

一期一振垂下双眸,不知道作何回答,他在看到男人的时候,竟然恐惧的无法的行动。

“所以一期,你还是跟着我比较好。”松尾良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出混战,来到一期身边,托起一期下巴,油腻腻的开口。但随即,松尾良那只手便被丰臣珏砍伤,松尾良吃痛的松开,“谁允许你动我的刀的?”丰臣珏刀尖指着松尾良的脖子,脸色阴冷。但松尾良却笑了,“阿珏!”三条钰语气急切,丰臣珏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感觉到耳际吹过一阵风。

一期一振看到有人乘机偷袭丰臣珏下意识的出手了。

一期一振的加入使战斗结束的更快,很快,松尾良很狼狈的跑走了。丰臣珏倒在院中,看着本丸的夜景,长叹了一口气。

“你们怎么回来了?”弦语戳戳躺在地上毫无形象的丰臣珏开口。

“在吃小吃的时候,感受到了本丸的灵力的波动。”丰臣珏有气无力的开口,“呐,三日月,我感觉伤口又裂开了。”看着赶来的蓝色狩衣的付丧神,丰臣珏语气软了下来,“疼。”

“啊,本丸的刀们,我打包了很多小吃带回来哦,有小龙虾,烤鸡翅,烤鱿鱼,烤猪蹄,卤鸭脖,炸鸡肉,还有布丁,酒酿,冰糖葫芦,桂花糕……”三条钰如数家珍的开口,把抱着的大袋子交给跑来的药研,“大家分着吃吧。”

“怪不得你不打架。”弦语顺手拿了几串咬着感慨道,“你可比阿珏能打多了。”

众刀看着他们吃着不停也渐渐围了上来,开始叽叽喳喳,“阿鲁基好厉害啊。”“哇,这个好辣啊”“这是酒么?好甜的酒。”

丰臣珏躺着地上笑笑,突然,一振长发短刀走到她身侧,“阿鲁基,对不起。”今剑似乎有些紧张,一直攒着衣角。

“没关系。”丰臣珏看着局促的小天狗,打算爬起来揉揉他头发。但,“痛痛痛,药研,你有止痛药么?”

丰臣珏便被三条钰还有弦语扶到房间,给伤口重新包扎上药。

“一期,很担心小姑娘么?”三日月看着沉默的一期笑的意味深长。

“丰臣珏,她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昵?”一期看着月亮轻声感慨。坚韧,强大,温柔,但是也会难过,真心的笑,搞事,撒娇。

“小姑娘很真实。”三日月看着陷入思考一期评价道,“也许,还暂时无法信任人类,但是,至少不要伤害她。”

“我知道。”一期看着自己的双手,想着在宴会上,自己抓住她的手,想着离开宴会时,她抓着自己的手狂奔。或许一期自己并不知道,在想这些事时,他的表情,有多么温柔。

【一期婶】空牵挂 7

OOC

私设如山



城市染上黑色,帝都酒店灯火辉煌,一辆辆豪车井然有序的在酒店门口停下,驶离。白色的迈巴赫就这样出现在众位前来参与酒宴的人们的视野中,刚刚从银色法拉利上下来的三条钰挽着鹤丸笑的意味深长。想起几个小时前丰臣珏纠结座驾的时候,“阿珏,我记得你去年入手了一辆白色迈巴赫啊。”三条钰笑容浅浅,“既然是参加的织田疏谷的婚宴,作为前未婚妻的你当然不能太低调,不然,别人会说,织田家的选择很准确。”

车门被佣人打开,丰臣珏一身黑色大振袖缓缓走下车,身侧跟着一身手工定制的黑色西装的一期一振。丰臣珏无视众人的目光以及窃窃私语,安静的走进宴会厅。

“阿珏太会装逼了。”一身白色花嫁LO裙的三条钰对身侧同样一身白西装的鹤丸吐槽道。

“小钰,你也很像砸场子的好么?”鹤丸一脸黑线,在别人婚宴上穿花嫁,也就三条钰这个护短的做的出来。

“谁让阿珏不穿。”三条钰盯着织田疏谷身侧的新娘各种不爽,“他是不是长得有点像……”

“松尾良。她是松尾良的表妹,石井惠子。”丰臣珏拿着香槟轻言提醒,“我毕竟是丰臣家家主,太搞事不太好。”笑容人畜无害。

“这不是丰臣珏小姐么?”话音未落,石井惠子便款款走来,“家兄多谢你照顾了。”

“不必。”感受到身侧一期不安的情绪,丰臣珏眸中笑意全无。

“丰臣家主的这振一期一振还真是俊俏。”石井惠子似是什么都没有觉察到般,“不止丰臣家主可否赠与我?”

气氛跌至零度,丰臣珏摩挲着手指的酒杯,笑的意味深长,“呐,这么想要么?”

“不止丰臣珏小姐可否割爱?”石井惠子得寸进尺。

长久的沉默,久到所有人觉得,丰臣珏又要大跌颜面的时候,丰臣珏抽出一期一振的本体,“呐,惠子桑,你最骄傲的就是你的脸蛋了吧?”冰冷的刀刃靠近石井惠子的脸颊,轻描淡写的说到。

“阿珏,不要太过分了。”织田疏谷轻声呵斥道。

“过分对么?”丰臣珏笑着把刀刺了过去,织田抓住了刀。

“真没意思。”丰臣珏看着织田流血的双手冷冷评价。然后静静地擦拭着刀刃上的血迹。灵力也缓缓的注入,一期感受到了丰臣珏无尽的悲凉。一期握住丰臣珏擦拭着刀的手,看着石井惠子,“一期一振,无论何时,都只会是丰臣珏的刀,还请石井小姐见谅。”听着一期一振握住自己的手,语气温柔且坚定的说出真心,丰臣珏不自觉的反握住一期一振的手。

“不过是一振被玷污的付丧神,正好和不自爱婚前就怀孕的女人凑一对。”石井惠子气急败坏口不择言的说到。

“啪”三条钰一巴掌扇了过去,石井惠子不敢相信的看着三条钰。

“看什么看,即使成为织田家的少妇人,也希望石井小姐记住,自己怎么爬上来的。”三条钰语气霸道。

“三条钰,你不要太过分。”织田疏谷脸黑着。

“唰”一杯酒泼到织田疏谷的身上,鹤丸笑着眼中却带着狠意,“抱歉啦,是不是吓到了你了,织田桑?”

丰臣珏看着护着自己的三条钰和鹤丸,“织田桑,三条钰和鹤丸国永是我朋友,还请织田桑多谅解。”言下护短之意不言而喻,“至于石井桑。”丰臣珏甩手两巴掌,“第一巴掌,你侮辱了我,第二巴掌,你侮辱了一期。我希望石井小姐好好记住什么叫做谨言慎行。”

一期一振看着握着自己的手微微颤抖的丰臣珏坚决的说辞,心不自觉的有些疼痛。这个女子,终究有多少时光都是这样,克制着悲伤,坚定地反击。因为无人保护,即使伤痕累累,也不认输。也明白了为什么三条钰那么会搞事,丰臣珏都会纵容着,因为,三条钰对丰臣珏的真心。

“嘛,丰臣珏,果然应该听你话不该来的。”三条钰看着站着端庄的丰臣珏笑着嘲讽道,“果然如你所说般无趣至极。”

“那我们走吧。”丰臣珏恢复笑容,柔声开口。然后从容的立场,只剩下懵圈的宾客们。

下了一天雨停了,晚风轻柔的吹起,“因为小女子打扰了三条小姐的雅兴。”丰臣珏俏皮的开口,“所以想吃啥我请。”

“丰臣珏,还记得我们上学的时候最喜欢吃小吃了么?”三条钰笑嘻嘻的开口。

“真没追求。”丰臣珏有些无奈,但仍旧应允。

“我就是这么没追求的人,你才知道啊。”仿佛知道丰臣珏的吐槽,三条钰自甘堕落。

“一期,我跟你说,等会去的地方绝对超乎你想象。”看着三条钰的笑容,丰臣珏和一期一振的说明道。

“阿鲁基还真是宠着三条小姐呢。”一期一振也随意了许多。

“放心,我也宠你。”丰臣珏看着一期一振似乎放松下来的情绪,调侃道。两人的手却没有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