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若泠

佛系写手

【压切婶】等待 1

目测可能会坑

私设如山

OOC





“他要走了。”宗三看着还在怄气的童梳说道。

“我知道了,二哥。”童梳语气清冷,翻看着书籍。

“不去说些什么么?”宗三有些担心、

“没什么好说的。”童梳回过头看着宗三忧愁的表情,“离别,太正常了,不是么?”

宗三看着童梳眸中的挣扎也不好说什么,沉寂了许久,也终是无奈的离去。回到客厅,看着端坐的长谷部,摇了摇头。长谷部看着那道楼梯,双手不自觉的握拳。

“你有什么话要留给童梳么?”江雪缓缓地开口询问。

“不要等我,当时的承诺,都还小,不用在意。”长谷部看着童梳无数次走下了奔到自己怀里面的楼梯,声音响亮,坚定的开口,他知道,她在楼梯的拐角处在偷听。然后致歉,离开了左文字家。伴随着长谷部渐行渐远的脚步声,童梳渐渐站起来,一步步走下楼,看着那道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野。童梳坐在最后一节的楼梯上,无声的抱膝,努力忍住因为过度悲伤发抖的身躯。宗三有些不自觉的想要上前安慰,江雪抬手拦住他,摇了摇头。等天黑吃晚饭的时候,童梳已经累到靠着楼梯沉沉睡去,宗三轻轻给童梳披好了薄毯,将童梳抱回了房间休息。

“小梳怎么了,醒醒。”长谷部看着在睡梦中默默流泪蜷成一团的童梳慌忙的喊道。童梳有些迷糊的睁开眼睛,却下意识的抓住长谷部的手,“长谷部,你又要走么?”

看着童梳惊慌失措的模样,长谷部抱紧她,“我不走了。再也不走了。”

过了好一会,童梳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试图缩回被子里面。却被长谷部制止了,“清醒了?要喝点热饮么?”

“好。”童梳默默开口。

看着长谷部在厨房的身影,童梳的大脑渐渐清晰,11月24日她被前男友甩了,然后转身遇到了压切长谷部,那个她心心念念了十几年的人。然后,长谷部为了安慰自己,陪自己去了甜品店吃了蛋糕,中途还出去了一趟,给自己送了束玫瑰花,吃完点心,拉着长谷部逛了许久,夜深了,自己不想回家,便被他带回来公寓。

“可能有些烫。”长谷部把热可可递过去,揉揉还在理思路的童梳。

“恩,谢谢。”童梳结果热可可,下意识的开口。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么?”长谷部语意不明的开口。

“什么什么打算?”童梳看着带着熟悉笑容盯着自己的男人有些疑惑。

“要和我结婚么?”长谷部看着童梳疑惑的眼睛,单刀直入的认真的开口。童梳有些惊慌,差点把手中的杯子扔出去,长谷部帮她接住,重新放在童梳的手心中,然后用自己的大手抱住童梳的双手,看着童梳的眼睛,“童梳左文字,你要和压切长谷部结婚么?”一字一顿,无比认真的开口。但是感受到握住自己的大手微微发抖,听出了长谷部声音中的紧张和不安,她突然想到了六年前的自己,那个只能在看着长谷部离开后抱着自己哭的自己,即使在他不在六年,她遇到过很多人,但是,她经常会幻想,如果,当年自己长谷部在离开前找自己时,自己下搂了,如果他和自己在分离前把话都说开没有遗憾的话,这六年,就不会这样颓废寂寞。如果在重来一次她想,她会下楼告诉他,自己会等他。这一次,她不想在等六年了,“好。”童梳看着漂亮的紫色双眸,像是受到了蛊惑亦或是鼓励一般,“童梳左文字要和压切长谷部结婚。”


【三明婶】近与远

昨天刀装问道后的脑洞

OOC 私设如山

昨天问爷爷喜欢我么,给了我金

单向暗恋长谷部的审神者最终被爷爷拐走神隐的故事

一发完



“长谷部,你愿意娶我么?”

“遵从主的意愿。”

无关情爱,只因为这是主命。看着长谷部的眼神,审神者知道,无论再多说什么,他都会答应,只因为自己是他的主。但仍旧不甘心的开口,“长谷部,你是因为喜欢我才答应的对么?”语气中带了一些恳求。长谷部看着乞求着什么的审神者,没有回答,而是默默转过身,回到了案台前处理公务,被审神者攥住的衣角因为距离,审神者缓缓松手,“长谷部,你出去吧。”长谷部看着低着头的审神者,张了张嘴,终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长谷部走出房间,缓缓合上拉门,看着拉门把自己和长谷部隔开,阿筠觉得自己又一次陷入无尽的黑暗,无力感侵蚀着自己,阿筠倒在地上,感受着地面的凉意,缓解心中的寒冷,眼泪顺着眼角滑下。

“小姑娘,该去吃饭了。”三日月拉开房门,看到蜷在地上,缩成一团的阿筠,音量渐渐变低,最近没有发出。三日月轻轻上前,俯下身,看着阿筠眼角的湿润,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口气,轻轻从旁边的柜子取出毯子,帮审神者盖好。然后离开了房间。然后在安静的回到餐厅吃饭。然后和往常一样坐在长廊上赏月。待烛台切和歌仙将厨房清理干净离去休息去,三日月眼睛弯了弯。

阿筠醒来的时候已经夜很深了,阿筠看了看身上的毯子,以为是长谷部回来了帮自己盖好的。心中泛出一丝喜悦。将毯子叠好放置在一边,阿筠感觉到自己有些饿了,便拉开门,往厨房走去。在厨房边上的长廊,三日月在喝茶赏月,“三日月,晚上凉意挺重的。”阿筠轻轻走到三日月身边蹲下开口。

“那小姑娘穿的这么单薄,若是生病了,会有人担心的。”三日月看着头发有些凌乱的阿筠笑着关心着,眸中藏住了真实的情谊。

“我不是睡过了,没有吃饭嘛。”阿筠不好意思的扒拉扒拉头发,“去吃饭碰碰运气。”

“这么说了,我也有些饿了。”三日月看着审神者迷迷糊糊的样子,将茶杯递到她手中,“更深露珠,喝口热茶暖暖吧。”

二人走到厨房,阿筠闻到了一股香味,便看到煤炉上放置的砂锅。阿筠打开盖子,便看到了一直在用小火保温的粥,“长谷部真贴心。”阿筠下意识感慨道,全然没注意到三日月一瞬间僵硬的笑容。阿筠拿出碗筷,洗净,盛了一碗递给了三日月,“你也暖暖。”阿筠双手握住三日月有些冷意的手笑着开口。

吃完饭,阿筠担心三日月的夜晚侦查,将三日月送入三条部屋,自己回到房间继续批改白天耽误的公文。三日月睡眠很浅,醒的愈发早,他去到厨房,煮好热水,泡好花茶,轻车熟路的拉开了阿筠的房门,看到阿筠趴在桌前,三日月把茶盏放在一边,准备动手给审神者盖上衣物,长谷部走了进来。三日月将衣物递到他手上,给了他一个眼神,便走了出去,长谷部看着房门再次缓缓的合上,走到身侧,将衣物给审神者披上,在指尖离开衣物的时候,一只手抓住了长谷部,审神者的眼睛晨起的蝴蝶般,轻轻的睁开,“你来了。”她抓住长谷部的手,安心的开口,留念的不舍放下。

“要喝花茶么?”长谷部抽出自己的手,慌忙的开口。他却没想到他的躲避却让审神者认为,是羞涩。审神者抱着玻璃杯,看着在水中绽开的花朵,舒心的笑了笑,“长谷部,我们结婚吧。”审神者觉得能这么关心她的刀剑男士,应该是爱着他的。

婚礼很简单,在本丸的樱花树下,审神者一身红衣,长谷部也穿着华服,二人立下了誓言。看着红装下带着满足笑容的阿筠,三日月看着面色平静的长谷部,眸中带着一丝担忧。阿筠看着成为自己婚刀的长谷部,她笑着问道,“你是因为我是主才答应我的么?”玩笑的调侃的语气。

“是。”长谷部看着审神者的笑容,诚恳的回答道。

“啪嗒啪嗒。”雨滴打落了下来,审神者看着长谷部礼貌到近乎冷漠的表情,想要试图说些什么,却只剩下无声的眼泪,但是审神者仍旧固执的抓住长谷部,“我是因为喜欢你才想嫁给你,如此便好。”她相信着,她可以焐热长谷部的心,让他不只是因为自己是主的身份为自己停留。但是长谷部却松开了手,“屋外雨大,还请主回去休息。”然后便平静撑起伞,等着审神者的行动。所谓相敬如宾,原来,如此痛苦。

看着在雨中对峙的一人一刀,三日月想要上前,却被石切丸拦住了,石切丸看了眼三日月,默默的摇了摇头。三日月知晓石切丸的意思,在那两人面前,自己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外人。三日月往本丸的厨房走去。一个人熬起了姜汤。然后在长谷部来厨房寻找取暖之物时,在姜汤里面放入几勺红糖,交给长谷部。审神者看着为自己端来姜汤的长谷部,心中又一次闪烁起了光亮,“长谷部,你其实是喜欢我的吧?”审神者笑着开口。

“主,喝完姜汤,就休息吧。”长谷部放下托盘,离开了房间。

阿筠看着窗外的月亮,心中的寒意愈发彻骨。长谷部仍旧睡在了近侍的房间,她想要抓住的,近在身边,却无法再近一步。阿筠突然想念起了半夜的茶香。她披好外卦,走出了房间。在长廊上,阿筠又一次看向了月亮,清冷的月光下,三日月却不在赏月了。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有些偏差,阿筠不自觉的摇了摇头,往前走去,来到厨房,一个人烧水,煮茶。看着烟雾在茶盏上升起,阿筠感觉到无比的孤独。

又是普通的一天,审神者继续着日复一日的工作,看着结缘前更加疏远自己的长谷部,她看着帮忙批改公文长谷部,喃喃开口,“长谷部,是不是不喜欢我。”

“是。”长谷部把整理好的公文放到审神者面前,神情认真,“对于我来说,你只会是我的主。”

看着长谷部认真的表情,审神者把那句,如果是其他审神者的要求你也会娶她么?压在了心底,她想,他会。

“今天三日月出阵?单独去阿津賀志山?”审神者烦躁的翻阅着出阵任务有些不可思议。

“他说他想回去看看。”长谷部继续整理着文件。

“我陪他一起去。”审神者猛地开口说道,然后便跑了出去,跟在光阵消失在了本丸。看着审神者的背影,长谷部的心里第一次有些不安。

“哈哈哈,小姑娘怎么跟来了?”三日月看着跟在自己身后的阿筠,表情丝毫看不出惊讶。

“总觉得,你要走了。”阿筠看着熟悉的绝美脸庞,心中的不安愈发明显,“要回去么?”

“小姑娘长大了已经不需要我了啊。”三日月看着远处的硝烟,轻声感叹道,“还记得第一次见你,你骑着马,追着我不放的身影。

“三日月,你记忆力,怎么会怎么好?”阿筠有些不可思议的开口。

“为什么呢?”三日月看着出现的敌人,表情变得严肃,“我不过只是个老爷爷罢了。”语气带着阿筠无法理解的哀叹。

纵使三日月满级带着金刀装,一振刀,对付战场上的所有敌人,也终究处在下风。看着三日月的伤痕肉眼可见的增多,阿筠只能站在三日月的身后,甚至拖累三日月。在下一波敌人出现前,阿筠拉住三日月,“我们逃吧。”

看着眸中全是担心的阿筠,三日月收起了刀,“好。”

可是终究能逃到哪里呢?没人知晓,但是当阿筠伸手抓住三日月的时候,三日月觉得,再也不想被松开了。在山洞里面,三日月生起了柴火,“天色有些晚了,审神者还是好好休息比较好。”三日月脱下自己的狩衣给阿筠披上。

“三日月,你说长谷部明明喜欢我,他为什么不承认呢。”阿筠为了给自己披衣服几乎把自己抱住的三日月闷闷开口。

“审神者为什么觉得是长谷部喜欢你?”三日月披好衣服后坐在一侧,看着阿筠笑着开口。

“他会在争吵后我睡着的情况下帮我披上毯子,会熬好粥避免我晚上饿到,会在早上泡好我喜欢的花茶,会在我淋雨后煮好姜汤……”阿筠一件件数着。

“如果我说,这些事情都是我做的。”三日月看着洞外刮进来的风,走到阿筠身边,抱住她开口。

“怎么可能。”许是过于惊讶,阿筠的声音带着些颤抖。

“我心悦你。”三日月轻声说完放开阿筠,眼神变得犀利的走出洞外,“所以这一次,我仍旧会保护你,不过阿筠这次可不要记错了啊。”

在阿筠心中,三日月距离自己一直都太过遥远,除了晚上路过长廊时能够看到赏月的三日月,二人经常结伴觅食,在没有过多地交集。但是,原来,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弄错了么,三日月一个人出去了,她感受到了灵力的巨大的波动,“检非违使。”她不安的开口,跑出了洞外,看着三日月褪下狩衣后白色的内着别鲜血染红,她想起了初次见面时,她对他说,“三日月宗近我等你很久了,我不会让你再次孤寂。”

“三日月!”阿筠喊道,“我到真名叫做吴筠。”

看到阿筠在山崖上奋力的报出自己的真名,三日月笑了,一骑绝尘的扫荡了敌人,然后来到了阿筠的身边,顾不得阿筠惊吓的表情,轻声在耳际开口,“我不会再给任何人可乘之机。”

在本丸整理文件的长谷部感受到了自己与审神者的灵力连接渐渐稀薄,消散。狐之助出现他面前,“第198023号本丸审神者,被三日月宗近神隐。”然后看着有些愣住的长谷部,“审神者走之前什么都没说,倒是三日月殿下说有句话给你,对于压切长谷部而已,谁是主都是一样的侍奉,而我只想要小姑娘。”


压切长谷部的刀装问答

吃婚宴的时候问。。。。

我问他愿意娶我么?金
因为爱我娶我么?失败
因为我是阿鲁基所以才娶我?金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金
你喜欢我么?绿

【压切婶】等待 序章

现代师生

OOC

私设如山





序章

街道上灯火辉煌,行人熙熙攘攘,圣诞树的灯饰装饰闪动着每个路人的眼睛,童梳左文字站在借口,穿着红色的大衣,宛若一段鲜艳欲滴即将绽放的玫瑰花,黑色如丝绸状的长发被打理的很顺畅,偏白的脸色在寒风更加没有血色。她看着身侧等待接自己的人渐渐的伴随着鲜花,礼物,拥抱,亲吻离去,依旧在等着。那个人出现了,走近了。

“你终于来了。”童梳看男人空空的双手,却没有抱怨,而是试图抱住那个人,却被不经意的推开了。童梳有些呆愣的站在原地,怔怔的开口,“怎么了?”

“我们分手吧。”男人看着眼前这位仍旧弄不清情况的大小姐不屑的开口。

童梳质疑的打量着眼前人,似是要确认什么一般,但看着男人确是毫无感情的甚至于嘲笑的目光后,童梳轻笑出声,“那就结束吧。”无视男人的震惊,童梳平静转身,往前走去。眼泪簌簌的落下,但再也没看男人一眼。

“你欺负完我们家姑娘就这样不管了?”一个人抱住童梳,语气平稳,带着威胁的气息的不言而喻。童梳抬起头看着煤灰色发色,紫色双眸的男子,“长谷部?”你为什么会在这?无视童梳的惊讶,长谷部抱住她,看着那个男人,大有你不道歉就别想活着回去的意思。

“呵。”那个男人看着长谷部和童梳亲密的举动,笑容变得讽刺,“童梳左文字,你不是说你和他很久不联系了么?果然,你是个贱人。”

长谷部听到男人的话语有些震惊的看着童梳,童梳听着男人刻薄的话语,抬手抹掉了眼泪,转身看着男子,“人你也见到了,有什么好不甘心的,你明明就是从头到脚都不如他。”童梳说完抬头亲吻了长谷部,宛若重复了千百次那样熟练。男人看着这番场景甩袖就走,童梳松开了长谷部,低着头,沉闷开口,“对不起,利用了你。”

看着底气不足的童梳,长谷部抬手摸了摸她的头,“本想今天看到男人对你的好就在不回来了。”在她耳机轻声说道,“可是,我看到你的寂寞与悲伤,小梳,我回来了,从今以后,我都会陪着你。”

听着长谷部一字一句说着衷情,她刚刚因为坚强止住的眼泪,再次流了下来,“你让我等太久了。”久到我快要忘记你,久到我把别人当成了你,久到即使我不幸福都不知道我的幸福到底在哪里。但是还是,“欢迎回来。”

长谷部以为自己会听到很多的抱怨,以为很多事情不复当年,却在听到童梳的话语后紧紧地抱住她,真的等了太久了。


【压切婶】呐,那你娶我吧 14

OOC

某种意义烂尾



“熟悉的天花板。”(此处为EVA借梗。)审神者睁开眼,语气平静。

“你还真是冷静,不想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么?”一侧穿西装的男子带着一丝嘲弄开口。

“至少我活着回来了,并且你们还不能动我,不是么?”审神者看多了虚张声势,感受到身体的变化,她大概猜到自己发生什么。

“你再也不能离开这里,永远无法回到现世。”西装男子嗤笑道。

“所以昵?”审神者声音冷漠,“你希望我求你?亦或是,你们让他们回到本体,就觉得我任你们摆布了?”话音未落,鹤丸便现形在西装男面前。

“你要做什么?”西装男终于变得没那么游刃有余了。

“什么都不做。”审神者在鹤丸的帮助下,坐了起来,“告诉我现下的情况就好。”

谈话进行了很久。

时之政府感受到了巨大的灵力波动,便派人查看,发现审神者身受重伤,但因为,审神者一半已为灵体,没法带回现世,便带到本丸,进行治疗。审神者睡了很久了,为了避免付丧神做出过激行为进行了简单的封印。

“长谷部昵?”审神者轻声询问。长谷部与自己的灵力关联很微弱,她有些担心。

“他去了一个地方。”西装男有些困难开口。

“织田信长么?”审神者没有惊讶,反而,很平静。经历了这么多轮回,执念也变得没那么重要了,可是,他还是放不下,自己还是没把他从泥沼中拉出来。

“是黑田如水。”西装男看审神者面色平静,便接着说下去。

“这样啊。你们想让我怎么做昵?”审神者笑着开口。

“放弃长谷部。”西装男话音未落,鹤丸的刀就抵上了西装男的脖子。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会放弃长谷部?”审神者扯了扯鹤丸的袖子,让他放下刀,“因为历史会改变,会波及很多无辜的人么?”

“这是为了大局。”西装男冷汗岑岑。

“那差点沦为你们棋子的吃枣何辜?那被我一次次的伤害的鹤丸何辜?那当年和我一起参与实验的人们何辜?”审神者强忍住眼泪,“那些人就不是生命么?付丧神的心就可以随意践踏么?”

审神者无法想象与自己缔结了缘的长谷部忆起当初却发现找不到自己的绝望,甚至会觉得懊恼,若是自己没出现,可能会更好。

“如果长谷部不愿回来,死的就是你。”西装男愤懑开口。

“我若放弃他选择活着,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结果都是,我放弃了他。”审神者笑魇如花,“我宁愿他活着,我离开。”

“阿鲁基觉得长谷部会回来么?”鹤丸在西装男走后笑着问道。

“会。”审神者答得更干脆,她看到了,自己倒下时,长谷部眸中的惊慌无措,她觉的,她不需要等太久了。

长谷部想了很久,他记起了过往,他知道,那些都不是他,但是又明确确是他,审神者遇见自己时的笑容,失去自己时的绝望。

“做好决定了么?”一个与自己相仿声音问道。

“我要陪着她身边。”长谷部坚定的开口。

“替我,替你自己,好好照顾她。”

审神者坐在长廊昏昏欲睡,突然本丸大门打开,一阵风刮过。

“压切长谷部,现已归来。我的刀刃现在只为现任主人而存在。”

“欢迎回来,我是一诺。”

无数次轮回“啪”的被打破,时间开始重新转动,上百载的过往瞬间流逝。

“阿鲁基,你的头发?”长谷部看着向自己奔过来的审神者头发一寸寸变白,担心开口。

“毕竟我等了你那么久啊。”审神者无所谓的笑着,“我现在虽然是半灵体,但是,时间还是不愿放过我啊。我变成这样。长谷部,你还愿意带我走么?”

第一次见面那句“呐,那你娶我吧。”还历历在目。

那时的长谷部,应该想不到现在的他会抱着审神者,“那你嫁我吧。”

“好”审神者没有半分迟疑。

“所以说,你终于把自己嫁出去了?”鹤丸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了打岔。

“鹤丸国永,你这是嫉妒,因为你拐不回来三日月。”审神者义正言辞。

“按照平安老刀的习俗,阿鲁基你不能这么轻易嫁的,不风雅。”歌仙默默吐槽。

“你就是单身嫉妒。”审神者不依不饶。

“大将,淑女点。”药研的声音让审神者迅速站直。

“药总,你要干嘛?”审神者试探出声。

“压切长谷部是国宝,所以,一期尼,大将的新娘教学就交给你了。”药研推了推眼镜。

“至于长谷部,拐走大将这件事,我们来手合吧。”咪酱笑眯眯。

“不带你们这样的啊喂!!!”审神者被一期尼拖走过程中凄惨的叫声在本丸久久无法散去。

“恩,活该,让他们秀恩爱。”吃枣一脸自作自受,“鹤球,我们也结婚吧。”




完结了。其实,展开还能说很多,但是,我觉得没必要了,伤害原谅的循坏往复只会一次次的折腾的审神者与所有付丧神的感情。审神者最后成为了半灵体,不老不死,时间的代价就是一头白发。她只能待在本丸,等待中审神者的时代结束,和长谷部一起,尘归尘土归土。

鹤丸会怨婶婶么?如果会,他就不会再记得一切的情况下一次次陪伴了,千年老刀那个不是刀精,他们见过太多人争抢,但是,一诺这样活得清楚明白,为了付丧神放弃自身的存在,许是太少。

一诺不是好人,她为了圆长谷部的梦颠覆历史,但是,她只是单纯的想证明,不是所有人都会背叛,抛弃。不仅是为了向长谷部证明。更是为了向所有付丧神证明自己的执意。

吃枣是一个我很喜欢的角色,任性肆意,却又护短。她没一诺那么空洞,一诺一生都在等长谷部,而吃枣从来不会等待,她是想要什么自己去争取的性格。并且很仗义。

玉作家族的话,其实也是时代的变迁的必然,总有人要牺牲,只不过玉作家族,时之政府担了保护历史的责任就可能会做出所谓大义的举动。

不知道自己在说啥。

接下来,会写啥,不知道呢。

【压切婶】呐,那你娶我吧 13

我已经不知到题目和本文有啥关系了

鹤丸某种意义上是男主,却不是审神者的恋人,应该不矛盾吧。。。

OOC

大阪城挖的想死

好冷

各种OOC



第一段过往说完,夜晚很静,院中灯火灯芯燃烧的偶尔传出的“啪”的声音都格外清晰。

压切长谷部的双手无意识的紧紧握住,仿佛,想要抓住什么。他该相信么?究竟怎样做才是正确的?

“听说长谷部第一个出阵的地方是本能寺?”三日月看着似乎陷入困扰夫人付丧神开口,“当时我听鹤丸提起可真是下了一跳,但是,也觉得终于改变了。”三日月平静的喝着茶,“茶凉了,哈哈哈,我们还是回屋继续说吧。”

屋内,审神者的鹤丸并没有睡,看着进屋的众人,“啊呀呀,终于冻得受不了了么?”

“阿鲁基现在怎么样了?”长谷部慌忙的开口。

“睡的很安稳。”鹤丸的话语让长谷部安心了下来。看到长谷部放松下来的面容,鹤丸却很认真的开口问了一个长谷部无法回答的问题,“压切长谷部,你觉得你是本丸的第几振压切长谷部昵?”

鹤丸国永,审神者的最早的一批刀,他已经不记得陪着审神者重复多少次,本丸的刀换过多少轮了,他一遍遍的陪着审神者,看着审神者被修改记忆,再次轮回,自己却作为审神者的监视者,知道一切,陪伴着,什么都做不了。所以,他第一次见到三日月时候,他能感受刀,这振刀,和他一样,背负了太多。

至于药研,他不知道药研怎么再一次次的清洗下留下的,所以,药研总是一次次的发现审神者的灵力濒临危险线。

“鹤丸,有些事,别说了。”药研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至少结果是好的。”

“嘛,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就是我其实是政府派来监视审神者的,为了避免审神者纵容刀剑改变历史,之前的长谷部去本能寺,选择了背叛,然后被我抹杀了。”鹤丸仿若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般开口。

“所以,我把刀刃真的刺向过你,对么?”嘶哑的声音从房门边,审神者倚着房门艰难开口,长谷部连忙冲上前去陪在审神者身边。

鹤丸没有说话,审神者困难的支撑着自己的身体走向鹤丸,她拒绝了长谷部试图搀扶自己的动作,挪到了鹤丸身前,“鹤丸,你告诉我,我是不是捅伤了你,你告诉我。”她拽着鹤丸的衣领,努力寻找着伤口,鹤丸的肩侧,胸前,错综复杂的伤口刺痛了审神者的眼睛。鹤丸试图说些什么,却发现,什么都说不出口。只能扶住审神者,不让她倒下去。长谷部在一旁脸色晦涩不明。他试图宽慰什么,却觉得,若是一开始没遇到审神者,或许会更好。

“三日月,药研,你们也都知道对不对?”审神者近乎崩溃的开口问道。

审神者一直觉得即使锻不出长谷部,也没问题,因为她有鹤球,有药研,还有鹤球家的老相好三日月。可是,她突然觉得,自己或许不应该存在。每一次,她刺向鹤丸的时候的,鹤丸该有多疼啊,而三日月知道自己可能会伤到鹤丸却仍旧没有对她冷眼相待,真是温柔啊。

“小要,你冷静下!”吃枣一把拉过眼神开始涣散的审神者大声吼道。

“吃枣?你也骗了我对么?”审神者笑了,“但是无所谓啦,至少,你没受伤。鹤丸,我累了,扶我回去吧休息吧。”向往常一样,审神者依赖者鹤丸。

鹤丸感觉审神者有些不对劲,但是,也明白,若是拒绝,只会让审神者情绪更加不稳,便和往常一样走到审神者身边,扶住她。长谷部看着审神者也不自觉地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

却,鹤丸感觉自己的手被审神者抓住塞了什么东西,然后被审神者用力拽去,“鹤丸,对不起。”这时审神者倒在地上前在鹤丸耳际说的最后一句话。

“阿鲁基!”长谷部又一次没有抓住她。

【压切婶】呐,那你娶我吧 12

吃枣本体说我画风变了。。嗯,可能吧

OOC

各种意识流?

反正,很乱

夜静的让人发慌,没有人发出声音,吃枣将灵力注入长谷部的体内,长谷部却无意识的排斥着。

“呐,很疼么?”轻柔的声音在长谷部脑中响起。

“你是谁?”长谷部慌忙询问。

“一诺。”长谷部看到那个人影走过来坐到他身边,“你说过,意为,倾此一生,只此一诺。”

“我们见过?”长谷部想伸手抓住那道身影。

“我们相爱过,可惜,我和你都忘了,包括,一诺这个名字。”那个身影抱膝缩成一团。

“我不值得你如此喜爱,我不过是一柄被赐给连直属下臣都不是的不被人重视的刀。”长谷部想要安慰那个身影,却觉得自己早就没有资格。

“我会找到你的。”身影仿佛受了什么刺激一般,“我不会让你再说出这样妄自菲薄的话语。所以,请一定不要放弃。有人一直在等你。”

“恩。”长谷部想,最后那个身影应该笑了吧,原来也有人会因为自己而欢喜悲戚啊,还真是想要回报这份情感昵。

“三日月,什么情况?”吃枣看着看着小要和长谷部牵着的手闪动着灵力的光芒慌忙问道。

“看来,小姑娘还是用自己的力量打破了一切啊。”三日月看着并排躺着的两人眼中全是暖意。

长谷部的伤口伴随着审神者的灵力输入缓缓愈合,虽然一人一付丧神没有意识,但是却无比默契。

“我第一次见到灵力可以使用的如此美丽。”吃枣感叹道。

“因为小姑娘已经算是半个神了。”三日月笑着开口,“玉作家最成功的试验品么,还真是让老爷爷我惊讶了。”

“试验品是什么意思?”吃枣语气有些颤抖。

“玉作家只有灵力最强大的巫女才能继承玉作的姓氏,据老头子听说,三年前,上一任玉作,叛逃了。但家族内部已经没有灵力过于强大的巫女了所以选择对普通人进行试验。”三日月轻叹口气,是个比小姑娘还天真的孩子啊,事实,她究竟能承受多少昵。

“不可能,我家是世代守护这个世界的家族,不会做出这种事的。”吃枣反驳道。

“那边的付丧神,是叫压切长谷部吧,既然醒了有兴趣听老头子说些往事么?”三日月看了一眼床榻上的人,幽幽开口。

“阿鲁基她?”长谷部有些迟疑,但是,他需要有人告诉他答案。

“让她睡吧。”三日月有些心疼的看着小姑娘,“她等你太久了。”

三日月没有把说话的地方选择会客厅,而是选在院中的樱花树下,“看来你们会说很久。”烛台切端了些点心出来。

“咪酱我们先去歇息吧。”婶婶家的鹤丸笑嘻嘻的拉走烛台切。

“所以先从哪里说起昵?”三日月笑了笑,确认没有闲人之后语调轻快。但是,“长谷部又想知道什么?”目光认真,仿佛在确认长谷部的真意。

“全部。”长谷部坚定开口。

“那就先从小姑娘第一次拥有压切长谷部开始吧。”三日月看了看杯中茶。

三日月宗近被誉为天下五剑,所以,也是前几振被时之政府通过实验获得的,而在阿津賀志山的这振三日月宗近是在东京博物馆那振三日月的第一振复制体,所以他知道得阿津賀志山后来发生的很多事情。

那是审神者第多少次被随意治疗后丢到战场三日月记不清了,但是,他记得那个女生的眼神,不是恨意,而是求生的欲望。所以当审神者使压切长谷部现形时,三日月觉得理所应当,因为那种不甘心,那种想要证明自己的心情,太相似了。

可是,“你不会离开的我,对吧?”少女在打败一体时间溯行军后又一次不经意的开口。

“恩。”长谷部随意的应声,谁知道,这个人类会使用自己多久昵。他早就对人类失去了信心。

可是,为什么,当他看到倒在地上的少女时却没能忍住现形昵?即使这样眼中都不曾绝望的人死在这里太不值得了,大概,是这样。

“你饿么?”少女笑着开口,仿佛身处的地方不存在危险。

“你不怕么?”长谷部看着少女真诚的眼神,声音有些没底气。

“我不想死。”少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你是刀吧,你见过很多在死亡面前的恐惧,我觉得,真到那一刻,我也会恐惧,可是,现在一切都未知不是么?我们还有选择,那为什么不选择过得好点昵?”

“你不会死的。”长谷部闷闷开口,不知道为什么,他不希望少女死。或许,只是太久没见过活得如此坦然的人类了。

“长谷部,你不是爱上她了吧?”三日月的声音让正在给少女盖好坛子的长谷部手一抖,但很快还是整理好了毯子,拉着三日月走到远处。

“长谷部,你爱上她了。”三日月又说了一遍已陈述的语气开口。

“我不会爱上人类的。”长谷部语气坚决。

只是为什么自己会越来越多的挡住攻向少女的敌人昵?为什么自己会害怕少女受伤昵?

“我喜欢你。”一日,少女歼灭敌人,笑着向长谷部伸出了手,“所以,你喜欢我么?”

答案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只记得,后面的敌人十分强大,压切长谷部将自己的部分灵力化作耳坠戴在了少女的耳垂上,“如果,你动用这份力量就会死,你还会选择保护我么?”压切长谷部在战乱中给她带好耳坠。“我想我会的,因为我只有你了。”少女眉眼弯弯。仿佛拥有了世界上最宝贵的宝物。

时机渐渐成熟,时之政府要带走少女了,分开时“我叫一诺,你叫什么,到时候我真的成为审神者,我一定会召唤你的。所以,请你一定记得我。”

“压切长谷部。我会的。还有保护好自己。”长谷部看着少女离去感受到身上灵力的改变,笑了。如果,真的可以再见的话,我想我会告诉你,我喜欢你。

第一段回忆完。。。。

第二段,关于之前的鹤丸被捅。。。。

然后,恩,我好想快点完结啊,可是设定越写越多啊。。。

【压切婶】呐,那你娶我吧 11

OOC

私设如山 

有鹤三日鹤

自古弓兵多挂逼


阿津賀志山因为会掉落很多稀有的刀剑,所以几乎处处是战场,所以黑烟漫布,沿路有很多黑色的时间溯行军,仿若没看见他们一行人一般。

“小要为什么他们都不攻不过来啊 ?”吃枣笑眯眯的开口,她知道,小要的秘密绝非很简单。

“灵力的构成来源不同。”审神者很平静,“无论是三日月还是我。”

荒芜的战场仿若没有尽头,“到了。”审神者伸出手似乎触摸着什么,注入灵力。一座宽阔的院落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就是灵力波动的来源么?”吃枣思索了下开口。

“大概,具体情况还要问三日月。”审神者淡定的走进院子,“这是我家鹤丸和阿津賀志山大佬三日月宗近的婚房,欢迎大家。”

沉默……

“哈哈哈哈,小姑娘又说笑了,大家快进来吧。”三日月笑着打破了尴尬。

宽敞的会客厅,袅袅檀香让来人安定心声,悠悠清茶也很快送到了吃枣的手中,“小要家的烛台切?”看清楚递茶的人吃枣吓到了。

“淡定,这就是我家本丸第二个秘密根据地。”审神者躺在榻榻米上不成模样,“三日月,看来鹤球往你这送了不少东西啊。”默默吃起了点心,“鹤丸国永,我在本丸要吃点心你都扣着,尼玛,这里这里这么多好吃的?你个重色轻友的混蛋!”

“小姑娘要是有喜欢的带点回去吧,鹤丸也是怕我一个人无法照顾好自己,才经常带些新鲜玩意给我这个老爷爷。”三日月笑着安抚。

“算啦。”审神者无奈的开口,“毕竟你是老爷爷啦。”

“对了,园中新开了很多花小姑娘不去看看?”三日月看了眼吃枣。

“也对,长谷部,你还没来过吧。”审神者心领神会的拉着人出去了,“吃枣你和三日月慢慢谈啊。”

天色早已暗了下来,审神者坐在廊边,“呐,长谷部,我以为你不会回来的,我很高兴,但是,我是没有未来之人。”她将陪在身侧的长谷部脸掰过了看着长谷部仿若可以蛊惑人心的双眸开口。

天色的黑暗让审神者觉得有些不安,“啪。”一个清脆声音传入审神者大脑,审神者大脑一阵剧痛,等审神者反应过来,长谷部已经趴在审神者身上。

结界破了,不可能。难道,是时之政府?

来不及反应,一群黑色的身影的就冲了过来,长谷部强忍伤痛回击着,等审神者反应过来,长谷部已经身形不稳的往地上倒去,“不要啊!”审神者冲上去扶住长谷部情绪崩溃。

“如果,你动用这份力量就会死,你还会选择保护我么?”压切长谷部给她带好耳坠开口。

“如果是为了保护你,我会。”一诺抚摸着耳坠,感觉一股温暖的力量从耳坠传来。

审神者摘下耳坠,随着灵力的注入的耳坠变成了一把弓,用灵力具象出箭矢射出。一切结束了。审神者因为灵力消耗过大有些站不稳,正想放松下来,却看到躺在一边的长谷部,“呐,长谷部,我也可以保护你了。”审神者抓住长谷部的手喃喃。

“你想让我看什么?”吃枣看着拦着自己的三日月质问道。

“小姑娘的灵力构成。”三日月依旧笑着,但语气却十分认真。

“什么意思?”吃枣一些愤怒。

“玉作家族,时之政府最开始的推手的几大家族,利用人与刀剑的缘分强行召唤刀剑进行复制研究,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玉作家下一任玉作……”三日月轻声阐述着。

“不要说出那个名字。”吃枣慌忙打断,“还有你说的那些我全部不知道。我不知道啊。”

“我相信吃枣。”审神者拖着长谷部艰难的走到三日月面前,示意他别了,“帮我治疗长谷部吧。至于我……”审神者感受到自己已经无法控制的灵力,“那群人快来了吧。”

“不会哦。”三日月扶过审神者,“因为吃枣在啊,他们不会来的,知道打不过玉作家的巫女的。”然后结果审神者家鹤丸捡回来的耳坠,小心翼翼的给审神者带上,“你会休息一段时间的,放心,不会有人再来打扰你的,因为,你已经不是人了。”这是审神者晕倒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小要竟然笑了?还有什么叫做不是人了?”吃枣一把揪住三日月问道。

“吃枣审神者,先给大将和长谷部进行治疗才是当前最重要的事情。”婶婶家的药研打断谈话。。




下面,会提到婶婶的过去,还有设定,还有三日月怎么遇到婶婶的,,,很多事情呀交待昵

【压切婶】呐,那你娶我吧 10

54副本开启

战斗都是浮云

审神者的的伤势好的很快,没过几日,长谷部出阵回来便能看到审神者在本丸蹦来跑去了。

“长谷部回来了啊。”审神者看了一眼回来的部队,“长谷部,没受伤吧,休息半个小时,你继续带队出去。”完全不担心长谷部累着。

“谨遵主命。”长谷部单手放在胸干脆开口。

“这次没抢到誉啊,部部,多抢点好伐,这样你升级快。”审神者把长谷部的手扒了下来,伸手捏捏他脸。

“阿鲁基,我。。。”长谷部有些无奈,但是又不好拒绝。

“知道啦,不捏了,吃点点心补充下体力吧。”审神者把自己桌上吃了一半的点心推了过去。

“那个,阿鲁基,鹤丸昵?”长谷部扫视了一下房间开口。

“恩,你去开下左边的柜子。”审神者笑的神秘。长谷部虽然疑惑却还是打开了柜子,看到鹤丸在里面,两付丧神面面相觑。

“真的好像正室不在家丈夫找了小三然后正室又突然回来逮到小三的剧情啊。”审神者走过去看了看两刀,面无表情的吐槽。

“阿鲁基,按照剧情设定怎么的也是长谷部的是小三啊。”鹤丸从柜子蹦出了一脸不满。

“你那一脸明明是我先的的表情是什么鬼啊,狗血偶像剧看多了?”审神者回到原位吐槽,“我过两天去阿津賀志山,我还不想被你老相好打,所以说,乖乖继续处理公务吧。”审神者把公文扔了过去。

长谷部听到两人的对话默默缩小存在感,“把吃的带走吧,好好休息下。”审神者也没阻拦,就让长谷部离开了。

“你要带长谷部去阿津賀志山。”鹤丸看着拉门管好陈述。

“恩。”审神者恩了一声。

“我呢?”鹤丸似是随意的开口。

“鹤球,你在乱想什么啊。”审神者抬起头笑着开口,“药研和你这次都要和我一起的啊。”

鹤丸沉默了,药研么?不会轻易告诉自己原因的人啊。鹤丸知道不是阿津賀志山的灵力出了问题,但是为了掩饰真相,甚至直接把长谷部带在身边么,长谷部练度愈发高了,如果……自己还能制止么?

看着沉默不语的鹤丸,审神者想开口询问,却发现无法发出声音,有些事情已然改变,她和鹤丸之间都有了秘密。但是,她相信他,“鹤丸,我不会有事的,如果出事了,我也相信,鹤丸把我带回本丸。你是我唯一的近侍啊。”鹤丸看到审神者仍旧在看公文,仿佛是自己有了幻听一般,但是,他明明确确知道,审神者对他的信任从未改变。

阿津賀志山被审神者们称为疯人院。吃枣和审神者也来了很多了,“嘛,没想到你会带长谷部来。”吃枣看了看审神者的队伍编制笑嘻嘻。

“哦,那你还不是带鹤丸来了。”审神者径直路过吃枣,安静踏入战场。

“我靠,别随便开副本好吧。”吃枣嘴上抱怨道但是脸上却笑得可开心了。挥起刀就冲上去,“小要,你给我看好血啊喂。”

“哦,我是术士不是牧师好伐?”审神者边吐槽边用灵力控制 了几只溯行军使他们的行动变缓,然后让两家的鹤丸上去一通杀。

“啊,小要,你家长谷部才是牧师吧?”吃枣看了看审神者家的刀的站位十分无力。

“这叫骑士。”审神者默默用灵力聚成了一支箭像吃枣身后扔去,“长谷部,你去支援石切丸吧,他机动不太够,我这边药研也看着的昵。”

箭从吃枣耳边呼啸而过,吃枣却很淡定的歪了歪头,“啊,你这箭别又削掉我一撮头发。”审神者听完笑了笑即使投入战斗。

“靠,城管!!小要,说好的你脸白遇不到城管的昵?”吃枣骂道。

“万一有膝丸你不就是赚了么?”审神者看起来很淡定但手心已经开始冒着冷汗。

“你其实很担心长谷部吧 ,城管都是按照队里面练度最高的出对应的强度,我们这次好几个满级的。”吃枣杀到审神者身边轻声开口。审神者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

暗箭在所有人没注意到时候刺了过来,“唰!”一身蓝色狩衣付丧神打飞那把箭,“哈哈哈哈,小姑娘过来了啊。”

“三日月,你说好只在王点出现的设定昵?”审神者吐槽到。

“哈哈哈哈,那都是小事。”三日月默默腹诽,在他的地盘上让这位审神者出事了那振鹤丸不得和他决裂啊。

“咦,小要,你这里怎么有只爷爷,你不领回去么?”吃枣一脸好奇。

“恩,他是阿津賀志山所有三日月的合体?反正就是,他走了这地就没三日月了,而我有遇不到除他之外的三日月。”审神者思考了下开口,随便KO掉了最后一只溯行军,“鹤球他男人,阿津賀志山最近出现的问题,有些严重啊。”

“小姑娘还真是敏锐昵。”三日月笑容没有丝毫破绽。

“谈谈吧,各种事情,三日月。”审神者难得的放下身上所有的警惕,“你会愿意告诉我的吧。”

“不怕回不来么?”三日月似有若无的严肃问道。

审神者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你?”

“难得小姑娘带来朋友过来看望我这个老人家,先去的我的住处吧。”三日月笑意更浓了。

恩,谈什么,恩,真真假假的事情

【压切婶】呐 那你娶我吧 9

OOC

都会变好的

然后后。鹤三日鹤?谁攻谁受无所谓啦,幸福发糖就好。

看着屋外的雪花,看来灵力真的出了问题,安排出阵名单,审神者定下了和吃枣去阿津賀志山的日期。

“长谷部,你转过去。”审神者看了看出阵人员,拽拽长谷部。

长谷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是转过去,审神者走过去,踮着脚帮长谷部理了理背后的蝴蝶结,“长谷部蛮高的啊。”轻声感慨,然后靠着他背上,“平安的回来啊。”声音闷闷的传出。

“阿鲁基偏心哦~”乱拖长语气嬉笑。

“那把你从我这里顺走的小裙子全部还回来啊。”阿鲁基站直身子勾过乱的肩膀。

“该出发了。”一期温柔的拎走的乱,顺便揉了揉审神者的头发。

“恩,一期尼拜托啦。”审神者安心的开口。

看着出阵部队消失,审神者抱紧鹤丸,“鹤球啊,阿津賀志山有你老相好不会有事的吧。”一本正经的吐槽到。

“喂,你说清楚,我老相好?”鹤丸努力拍掉审神者的爪子。

“三日月啊。”审神者孜孜不倦的继续抱。

“哦,那个老流氓啊。”鹤丸有些无奈,“你被扒拉我了行不?”

“那是美人!美人懂不懂?美人做事那叫做幽默风趣。”审神者一本正经,“因为你看着就很暖啊,冬天沉迷鹤球的披风。”然后接着颓废在软乎乎的披风里面。

“阿鲁基,我一直想问你,你不是喜欢长谷部么?”鹤丸放弃了挣扎,把披风分给了审神者一半,两人并排坐着。

“对啊。”心满意足的审神者尽可能的缩在披风里面,然后一脸你问这问题你是白痴么的眼神看着鹤丸。

“那你应该知道,我们这种千年老刀是很注意传统的,你这么和我亲热,还有夸别的刀漂亮长谷部可能会不开心的哦。”鹤丸一本正经洋洋得意的开口。

“哦。”审神者用一脸鹤丸你是坏掉了么眼神,“鹤丸国永,和我说传统啊,那是不是有了肌肤之亲我就得嫁啊?”审神者戳戳鹤丸的腰,“你娶么?”

“我有相好好不好?”鹤丸一脸惊恐的跑开。

“反正我锻不出来也捞不到三日月,对吧?”审神者笑眯眯。

“所以说,大将,你今天的工作做好了么?至于鹤丸国永调戏大将嘛,我想我的弟弟很乐意和鹤丸手合的。”药研的声音默默穿来。审神者立马爬起来往房间奔去,“药总我错啦!!!”

所以长谷部回来再手入室看到了在修复且没有加速符的鹤丸,23h。这就是后话啦。

审神者麻溜的在药研的监督下开始工作,极化的药研好可怕,审神者一边工作一边后悔把药研极化。

“大将,我不会乱说的。”药研声音低沉却温和,“但是阿大将,至少要保证自己看起来没问题我才能瞒得住啊。”

“药研,对不起。”审神者依旧在处理公文。

“大将的灵力的情况不允许你再次受伤,但是阿津賀志山又必须去。”药研思索着,“不然吃枣的疑惑大将是无法打消的,虽然阿津賀志山确实有些问题,但主要问题还是那里……”药研压低了声音。

阿鲁基震惊的抬起头,“药研,你?”

“毕竟我是随身携带的短刀,并且,大将很相信我啊。”药研笑笑,“如果想去阿津賀志山并且不让别人发现你身体的异样,我会想办法的,大将这两天还是努力工作,正常休息比较好。”药研默默拿起审神者的手机,开始删东西。

长谷部出阵回来,就看到审神者扑倒自己怀里,“长谷部,药研他不是人(药总:我本来就不是人啊。。)。他把我助眠的东西给删了,我晚上要失眠啦。”

“那阿鲁基可以让长谷部陪着啊,我前两天看阿鲁基抱着长谷部谁的可香了。”深知自己弟弟目的的一期尼笑着开口。

一句话,让抱着的两人都成功僵硬,“呃,没事的,我是能睡着的,我会努力的。”审神者站出长谷部的怀抱生硬开口,然后一抬头,“长谷部,你那是什么表情啊啊啊啊啊”

“阿鲁基真的会睡不好么?”长谷部十分认真的开口。

“啊,可能会困难。”看着长谷部又认真又担心的表情,审神者挠挠眼神飘忽。

“如果我可以的,我会陪着阿鲁基直到阿鲁基入睡的。”长谷部,你为什么这么有干劲啊,审神者有些无力,鹤球,说好的传统昵?(鹤球表示,手入室好无聊啊。

“啊,那就拜托你了。”审神者的声音毫无气势。

“话说,长谷部陪着审神者入睡应该就会有肌肤之亲了吧。”鲶尾搞事的声音响起,“早上阿鲁基不是说有肌肤之亲阿鲁基就可以嫁了么?”

“哈?”审神者眉毛抽动。场面一度尴尬。

药研,于是大将这就可以嫁了,突然不爽

一期笑容僵住,我该不该说前几天他俩就在一起睡过了

长谷部,啥?阿鲁基嫁人?嫁谁?我么?樱吹雪

“该吃晚饭了。”咪酱及时救场。众人听到话后纷纷跑路,看着散去的背影,“我倒是想嫁,他倒是得愿意娶啊。”喃喃嘀咕了一句,然后看了一眼还呆在原地长谷部,伸出手,“长谷部,我们也过去吧。”

就如同当时她倒在地上,长谷部向她伸出了手一般。

审神者突然感觉心口一瞬间的刺痛,但还是冲着长谷部笑了,拉过了那位付丧神的手。